飘雨小说 > 末世之柳云 > 第98章 寻找出路

第98章 寻找出路

飘雨小说 www.pyxs.com,最快更新末世之柳云最新章节!

    被点评的男人此时像浇了一盆冷脚水般,从头到脚凉透了,他是愤怒没错,但是他压根没想为一句话把自己搭进去,何教授的话仿佛是压垮他的最后一根稻草,让他脸色变得煞白。双脚不由自主地后退了几步,想隐藏在人群中,但眼睛止不住地朝四周打量,就怕突然出现个什么就把他抓走了。

    “嗬嗬——来吧——来吧”何教授此时的声音就像恶魔一般,诱惑着对方。

    “啊——”只听一声惊呼,被何教授点名的男人身子一轻,瞬间消失在大家眼中。

    看到此情此景,没有一个人不露出惊恐的神情,因为男人就是活生生地消失在地下的,让不少人在第一时间就想到自己呆着的囚笼里还有这么一个机关,细思恐极,冷汗直流,纷纷抱作一团,似乎这样就能减轻恐惧了。

    顾晓峰没想到就在他眼皮子底下,何教授就敢从自己的队伍中带走人,心中大惊,这不是力量上的悬殊而是技术上的落差,若论异能实力何教授是比不上他的,但是论这种研究他终究是比不上何教授的。

    沉默许久后,何教授始终没有说话,或许他可能在暗处偷窥大家,或许……他已经在进行研究了,对此,众人更觉得是后一种,想到当初活生生的一个人现在说不定已经被切片了,顿时寒毛直竖,对何教授的危险程度上升到五颗星,但是现在没人想称其为教授,更想称其为疯子、变态!

    柳云握着方博的手一紧,方博立刻感知到了,他轻轻地回握了一下,柳云看到他眼中满满地都是对她的信任,心中暖暖的,身处囚笼中的些许烦躁也消散了,她对离得不远的顾晓峰说道:“顾少校,你有什么对策吗?”

    顾晓峰转过头来时眉头紧皱:“目前没有,但是多试试总会有办法的。”

    他倒是很诚实,但和她的想法不谋而合。

    “趁……趁这段时间……我们需要高效地研究办法。”大概是想到是需要被拖过去做实验的男人来给他们增加筹码的时间,顾晓峰不免露出悲色,但神情转瞬即逝,又恢复到他的面不改色。

    然而理想很美好,现实很残酷,多次都以失败告终,关在囚牢里的众人由刚开始的期待到最后的失望,希望一点点被磨掉了。

    “嗬嗬——想见到你们的同伴吗?”黑暗中再次传来何教授尖锐得如同磨砂般的声音。

    然而没有一个人说话,大家都知道上一个被抓走的人就是多嘴了一句。见没人说话,何教授的笑声再次响起,囚笼角落里一个壮汉以同样的方式消失在众人眼前,下场可想而知,连“救命”的声音都没有说完,仿佛被捏住了嗓子般没了声响,被抓走的人周围的人吓出一身冷汗。

    顾晓峰的脸色难看起来,尊称其为教授是看在他还是一个知识渊博的研究者,但是现在对方的所作所为已经无法让他再说服自己要去感化对方,这样的人即使是人才也不能留,他的危害比外头的丧尸更为可怕!

    面对面前固若金汤的牢笼,唯一能够出去的地方就只有脚下的机关,但是那机关只能被何教授开启,而开启的唯一目的还是要拿‘材料’,那么……

    “柳小姐,我想和你说件事。”这是柳云第一次看见顾晓峰如此正式的和她说话。

    …….

    “嗬嗬——”

    听见这个难听的声音,大家的鸡皮疙瘩都出来了,偏偏又不敢抱怨和发泄不满。

    “你不就是想找体格强健的人去做实验吗?我应该能符合你的要求。”顾晓峰改口的不仅是一个名称,更是一个信念,他打的就是以身试险的主意,如果真要从这里逃出去,只有自愿成为对方的实验品。

    何教授不再笑了,安静了许久才说道:“顾家小子,我本想让你活的时间长点的。”

    “可以用我的生命去换取大家的命。”

    虽然知道顾晓峰在演戏,但柳云却觉得如此深明大义、末世汤姆苏的形象让她分分钟抽搐着自己的嘴角,毕竟和顾晓峰一贯的风格大为迥异。

    “你倒是豁得出去,和顾家那个老小子不一样,但是……看看你保护的那些人,值得吗?”

    顾晓峰转头看过去,果真如此,除却他手里头的心腹,其他人都不知道实情,虽然他在演戏,但这些人的反应着实让他失望,可是他作为基地里有话语权的人不能因为自己内心的喜恶来决定他们的身死。

    “我还是那句话,我作为他们的带队长,怎么的也比他们的体格强壮些,或许会是你喜欢的体质。”顾晓峰为了让对方选他,直接抛出对方喜欢的诱饵。

    “嗬嗬——既然你自愿,那么就不要后悔。”何教授想到先前几个人都是无法支撑住实验的折磨,导致他的实验几乎没有半点进展,难得队伍里最强大的人主动要求‘上阵’,减少浪费时间的事情他自然乐意,至于其他人,如果这个实验成果,不是还有别的实验等着他们么,他可没答应顾晓峰要放了他们。

    随着“咔嚓”的机关响声,顾晓峰也被传输到实验室去了。

    队伍里最强大的男人也被拉出去‘切片’了,关在囚笼里的其余人更是惶惶不可终日,仿佛支撑他们唯一的信念土崩瓦解了,甚至有人放声大哭起来,早死晚死都是死,还不如好好发泄一下。

    看到顾晓峰临走前坚定的目光,柳云的某些信念有些摇摆,她一路走来都是把人往最自私的方向想,和同路人一起遇到危险时实力能隐藏多少就隐藏多少,和自己不相干的人几乎不救,就算少数情况下救的人也是再三斟酌后才出手的,然而顾晓峰今天舍己为人的做法让她不解,明明是基地高高在上的掌权人之一,明明是杀伐果断的实力强大者,为什么他愿意为了这些人将自己的生命置之度外?哪怕知道他在演戏,但如果要拿自己的生命去演戏,在场有谁能做到?她自认是做不到的。

    “姐姐,没事吧。”方博晃了晃柳云的胳膊,担忧道。当时,两个人讲话时他也在旁边,说实话听到顾晓峰要以身为铒的时候他头一次对这个一直看不惯的男人投以敬佩的目光。

    “没事,他已经到了一个地方停下来了。”柳云轻阖眼脸,她没有忘记顾晓峰交代过的事。

    时间追溯到一个小时前:

    “柳小姐,我想和你说件事。”顾晓峰很正式地跟柳云讲话。

    “什么事?”柳云正好也有了思路,想与之交流。

    “我试过自己的雷电异能,打在上面全部被吸收了,我想这个笼子应该坚硬无比,暂时是无法用外力打开的,而且笼子周围伸手不见五指,根本不知道外面是什么,所以我觉得离开这里的唯一途径就是何教授拉人进实验室的这条机关通道。”顾晓峰如是说道。

    柳云点点头,这正是她想说的。

    “现在需要一个人从这条机关通道里出去寻找出路。”顾晓峰平静地说着,“我在军队里面呆了十多年,侦查、反侦察这些很熟悉,所以我需要你配合我。”

    柳云的目光中净是震惊,饶是她想出这条机关通道是离开囚笼的唯一途径,但不到最后一刻她从没想过以身冒险,顾晓峰这话的意思不就是说他要做诱饵,自愿成为何教授的实验品。她咳嗽了一声,将喉咙里的干涩咳去:“你可能会死。”或者生不如死,从何教授放给他们看的屏幕中的画面就可以判断出来。

    “如果没有人出去探路,我们都会死。”顾晓峰深呼一口气,低声说道,“作为带队的我,有着必须承担的责任。”

    “所以,我需要你的帮助。”

    “需要我做什么?只要我能做到。”柳云心中忽然豪情万丈,和顾晓峰合作,也是在为自己寻求活路。

    “你的精神系异能能锁定具体的人吗?”

    “能。”柳云大概猜到他想干什么了。精神力除非同为精神系异能者且高于锁定者,一般情况下是不会被机器扫描出来的,是最稳妥的保障。

    “相距多远是锁定的极限?”

    “锁定的距离有限,印上烙印的话无论在哪儿我都能感应到。”柳云说了大半的实话,只是不知道顾晓峰是否会接受,想了想又说道,“烙印可以解除。”

    “那就在我的意识海中印上烙印。”顾晓峰知道被印上烙印的后果,只要自己能看见的、能接收到的信息,柳云都能知道,但是相处了一个多月,他还是愿意相信自己的直觉,相信柳云,她不会以此为要挟。

    柳云不是矫情的人,既然对方愿意,那么她就毫不含糊地将自己的一缕精神力驻扎在顾晓峰的意识海中,退出时柳云甚至多了似以往不同的紧张,可能是因为这次行动的重要性,也可能是因为顾晓峰意识海的强大,如果不是他自愿接受她的精神力,那么她想在他身上印上烙印很难。

    “这样子,如果你又消息传来我马上就会知道,同样,我有消息也会传给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