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雨小说 > 婚约已至总裁求娶1001次 > 第1155章 温柔

第1155章 温柔

飘雨小说 www.pyxs.com,最快更新婚约已至总裁求娶1001次最新章节!

    傅城予一时怔住。

    或许,他是没想到萧冉会打电话给他;

    或许,他是没想到这么些年萧冉竟然还会用以前那个电话号码。

    眼见他怔住,悦悦立刻热情地伸出手来,帮他拿过手机递到他面前,道:“傅叔叔接电话……”

    慕浅暗暗给自己女儿竖了个大拇指,悦悦得到夸奖,立刻眉开眼笑,开心得左摇右晃,几乎就快要跳起舞来。

    傅城予是不怎么想当着慕浅的面接这个电话的,可是这会儿电话都已经被递到手里了,也没有别的办法,唯有接了起来。

    “傅城予,早。”那头那头传来萧冉那陌生又熟悉的声音。

    傅城予顿了顿,才道:“早。”

    互道早安之后,两个人像是都沉默了片刻,随后萧冉才又道:“昨天麻烦你了,找个时间请你吃饭,怎么样?”

    “举手之劳而已。”傅城予说,“你何必这么客气。”

    “那你就是不给面子咯?”萧冉忽然道。

    说这话时,她似乎又恢复了从前的状态,桀骜的,不屑的,带着一丝丝挑衅。

    这样的语调让傅城予想起了一些从前的画面,他忽然就控制不住地笑了起来,道:“怎么会?”

    “那你就是答应了?”萧冉说,“今天晚上,你有时间吗?”

    傅城予细思了片刻,才道:“应该没问题。”

    “好,那我就约定你了。”萧冉说,“晚上见。”

    “晚上见。”

    挂掉电话,傅城予忍不住有些失神,却瞬间想起慕浅还在这里,一下子抬起头来看她,却见慕浅竟然在低头认真地发什么消息,似乎根本就没有在意他。

    傅城予一时间也说不出自己是个什么心态,丢开手机,转头对上悦悦天真无邪的笑脸,心情似乎才明朗了两分。

    然而这两分还来不及扩展开来,慕浅的声音又从旁边传了过来,道:“恭喜你啊,你朋友单独约你吃饭呢!”

    傅城予转过头来看着她,微微拧了眉道:“你说什么呢?”

    “她不止跟你关系好啊,她和贺靖忱还关系还很亲呢。”慕浅晃了晃自己的手机,道,“可是她只约了你,没有约贺靖忱哎!”

    傅城予闻言都:“你怎么知道她不会约老贺?说不定给我打完电话她就会打给老贺。”

    慕浅忍不住笑出声来,道:“我只是说她没有约贺靖忱,你这么着急找补什么?”

    “我是不想听你捕风捉影,胡说八道。”傅城予说。

    “那你就错了,我这个人,一向是凭真凭实据说话的。”慕浅说,“我就是可以确定,她不会约贺靖忱,只会约你。”

    傅城予靠进沙发里里,看着她道:“凭什么这么说?”

    “因为我知道,贺靖忱昨天晚上就已经见过她了。”

    傅城予听了,目光微微一凝。

    慕浅说:“我听说,贺靖忱一向把萧冉当成自己亲妹妹的,你猜他们俩昨晚见面会说些什么?”

    傅城予没有回答。

    慕浅轻笑了一声,才又道:“昨天半夜他们俩见完面,今天一早萧冉就打电话约你,哎哟,真是巧得很呢。”

    傅城予转头看向旁边的悦悦,依然没有说话。

    慕浅又道:“我可不是故意来给你添堵的,我也是为你好,让你提前做好万全的准备嘛。”

    傅城予听了,头也不回地道:“那我还真是谢谢你了。”

    “不用客气。”慕浅挑眉道。

    傅城予顿了顿,忽然又回转头来看着她,道:“你该不会是因为我之前不小心嘴了霍二一句,故意来报复我来了吧?”

    慕浅脸上顿时就流露出天大的委屈,摊手道:“天哪,我怎么报复你?这些都是你的事情,事情都发生在你们之间,我做过什么吗?我只是站在一个旁边者的角度帮你分析分析,这是好心,你怎么能那么想我啊,我是那种人吗?”

    傅城予只是静静地看着她。

    慕浅见状,叹息了一声,才又道:“好吧,那我就再友情提示你一点——住在这间病房的女人,是你名义上的老婆,是你将来的孩子的妈,但也是你准备等孩子生下来后就划清界限的人——”

    “谁说我要跟她划清界限?”傅城予反问道。

    “不然呢?”慕浅说,“你早早地就已经把离婚这个决定做,不是要跟她划清界限,难不成是要跟她相亲相爱双宿双飞?”

    “她依然是孩子的妈妈。”

    “对,她是孩子的妈,可是跟你没什么关系,对吧?”慕浅说,“既然你已经把离婚这条路摆在她面前了,就真的没有必要做太多事情了。可你知道你现在做的事情是什么吗?你名义上是关心孩子,可是你的孩子还在她的肚子里,所以你关心的其实是她。”

    “所以呢?”

    慕浅翻了个白眼,道:“你到底懂不懂女人啊?她是做过你老婆的人,是跟你发生过关系的人,是怀了你孩子的人。女人的心可是很小的,装不下太多东西的,你这样时时刻刻关心她,陪着她,把她带在身边,你就没想过后果吗?”

    傅城予顿了顿,才又道:“是你想得太多了。”

    “还是你想得太少了?”慕浅微微挑了挑眉,道,“你知不知道,有一种残忍,叫温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