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雨小说 > 第九特区 > 第一七二四章 风云际会(盟主更)

第一七二四章 风云际会(盟主更)

飘雨小说 www.pyxs.com,最快更新第九特区最新章节!

    浦瞎子被刺杀,只过去了三个多小时后,勐罕重镇内就发生了一件,浦系军团近十年内都没有发生过的内部冲突事件。

    勐罕重镇北侧口。

    吴俊生,浦生,浦兴权,以及四十多名浦系重要军官,包括司令部内的一些官员,在巡防营的护送下,来到了戒严区域。

    北侧口的戒严区域,大概有两个连的兵力负责维持秩序,最高军事长官是一名副营长,他听说巡防营的车队过来了,立即上前交涉。

    “浦兴权旅长要出城处理军务,请你们放行。”巡防营的军官,不容置疑地说道。

    副营长敬礼后回道:“我们接到了司令部的死命令,在戒严没有解除之前,任何人不得离开勐罕。”

    “放屁!浦兴权旅长是被限行人员吗?我告诉你,车内还坐着吴俊生军长,以及对外关系部的浦部长,你赶紧让士兵放行,不要耽误时间。”巡防营的人态度非常强硬。

    “对不起,我接到的命令,是任何人都不能通行。”副营长坚持着说道。

    话音落,车窗降下,吴俊生的参谋长探头说道:“我们也是接到了司令部的命令,要回去调动部队,以防川府系的过境部队搞军事行动。你赶紧让开,不然耽误了时间,老子枪毙你!”

    副营长额头冒汗,稍稍犹豫一下后,再次敬礼回道:“我必须接到司令部的直接来电,才能放行。”

    “他妈的,反了你了!”参谋长直接吼道:“撞过去,我倒要看看谁敢拦我们的车队。”

    一声令下,巡防营的车队,立即继续向前行驶。

    “呼啦啦!”

    北侧口处两个连的戒严士兵,全部举枪,进入了战斗位置。

    “妈的,你们还真敢举枪啊!”巡防营的营长直接拔出配枪,摆手吼道:“不用理会他们,给我开车出关。”

    车队继续前行,副营长后退着回到指挥位置上,抬头喊道:“再往前走,我们马上开火。”

    “你他妈今天不开火,我都瞧不起你。”巡防营营长也来了脾气,直接摆手:“继续走……。”

    “亢亢亢亢!”

    巡防营长的话刚说了一半,戒严阵地内就响枪了,两个连长同时下令攻击,并且第一时间通知了上属部门,请求支援。

    其实这些负责戒严的军官也是很难办的,谁都知道车里坐着的是大人物,可上层下达了死命令,那他们哪怕知道自己干不过,或者是干过了被追责,那也得开枪,执行军令。

    枪声一响,巡防营也不惯着了,队形拉开,直接就跟戒严部D干了起来。

    浦系军团的士兵都是非常彪悍的那种,刚开始双方搂火,还都有所顾忌,有所保留,但枪声响了不到一分钟后,这真火就打出来了。因为子D是不长眼睛的,这么多人的军事冲突一展开,那枪声响了,就意味着有牺牲,有减员。

    戒严部D这边被集火打掉了一个班后,连长直接下令:“他妈的,全员进入对敌战斗状态,给我往死里打。”

    这个命令一下,冲突直接再次升级。

    车内的浦兴权急了,咆哮着吼道:“不要和他们发生激烈冲突,下去控场,快下去控场!”

    这时,浦兴权的喊话已经没用了,因为外面已经打乱套了,谁也不会真的傻逼兮兮的往车下跑。他们的目的是离开勐罕,而非真的跟戒严部D打阵地战。

    车内,一名军官护着浦兴权喊道:“旅长,不要下去,我们出去就好了,出去冲突就结束了。”

    北侧口一片混乱,双方交战了四分钟左右,巡防营这边凭借着绝对的人数优势,直接冲出了关口,一路向北侧逃窜。

    戒严部D这边,死了十几个士兵,伤了三十多号人。如此短时间内的交战,打出了这个伤亡比,你就能侧面看出来,浦系军团作战的凶悍程度。哪怕自己人打自己人,那TM都下死手的。

    巡防营冲出去之后,戒严部D的上属团部,立即向司令部做了汇报。

    ……

    司令部大院,首长医疗楼内,总参谋长接完电话,快步走进了一间病房。

    房间内,浦瞎子脑袋上缠着纱布,停顿一下命令道:“把李致勋,姜太岷,叫到司令部来,对他们进行调查。命令,吴俊生,浦生,浦兴权,马上来这里,我要挨个见他们。”

    总参谋长听到这话沉默。

    浦瞎子看着他的表情,皱眉问道:“怎么了?”

    “……!”总参谋长巴莱犹豫了一下,才皱眉回道:“北侧口出现了军事冲突,巡防营护着兴权,吴俊生,浦生,以及数十名军官,一块冲了出去。”

    浦瞎子怔了半天,缓缓起身问道:“开枪了吗?”

    “开火了,125团的两个连,有十几名士兵牺牲了,受伤减员……。”

    “嘭!”

    总参谋长的话还没等说完,浦瞎子一把直接打飞挂着吊瓶的支架,上面的玻璃瓶掉在地上摔的粉碎,他表情愤怒至极地骂道:“做贼心虚!!!一个军长,一个旅长,一个对外关系部的部长,在这个时候,这点城府都没有,那就是做贼心虚了!”

    总参谋长已经不知道多少年,没见过浦瞎子有如此大的情绪波动,站在原地,没敢接话。

    “咳咳,咳咳……!”

    浦瞎子骂完一句后,感觉胸口堵得不行,开始剧烈咳嗽了起来。

    总参谋长凑过去,立马喊道:“军医,军医快进来。”

    “咕咚!”

    浦瞎子倒在床上,剧烈喘息着说道:“和……和平解决,难啦。马……马上给浦兴权打电话,就说我快死了,让他回来见我。”

    ……

    半小时后。

    八区,最高军事长官办公室内。

    “报告司令,勐罕地区发生小规模军事冲突……。”军情一把进屋后,语速极快地说清了自己掌握的情况。

    顾泰安懵b半晌,抬头回道:“……一个军长,一个儿子,一个外交部长,全跑了,还开枪了?”

    “是的。”军情一把点头。

    “这老浦咋整的啊,酝酿来酝酿去,这内部怎么还炸了呢?!”顾泰安缓缓起身,思考半天后说道:“但家事儿上,老浦应该能处理好,不过外围的话,可能会有点变故。这样,你传令顾言总指挥,命令他在西北线上集结作战部队,他妈的,有仗要打了。”

    “是!”军情一把立即回应了一句。

    顾泰安在屋内转了一圈,又下了第二道命令:“给川府传电,告诉我的私生子秦老黑,让他放开手做,如果必要,川府可以参战,争取一战定西南。”

    “私生子?”参谋一脸懵逼地看向了顾泰安。

    “哈哈哈!”

    顾泰安声音爽朗:“外面不都传吗,秦老黑是我的私生子……哈哈,那我就给他个名分。”

    众人闻声无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