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阅小说网 > 我,上门女婿 > 第2641章 咎由自取!

第2641章 咎由自取!

品阅小说网 www.pyxs.com,最快更新我,上门女婿 !

    第2641章

    咎由自取!

    “不可能,绝对不可能!”

    云老依旧在摇头,可气息却越来越微弱了。

    中元大师也暗暗焦急,可目前却没有什么任何的办法,只好应付道:“云老,别急,丹药的效果还未发挥,很快就好了!”

    而云老的孙女也在旁边焦急看着,本来她是很相信中元大师的,可见到爷爷满脸的痛苦,呼吸仿佛被卡着咽喉般,她吓的眼泪都流了,十分的担心!

    “爷爷,爷爷!”

    她跑到云老的床边,焦急喊道。

    “放心吧,云老会没事的,丹药效果很快就发挥了!”

    中元大师只好再次应付道。

    “不是,肯定不是,我熟悉我的病!”

    云老虚弱的看着中元大师道:“在我来之前,肯定吞服了其他的东西,肯定有,我自己的病,我比谁都清楚!”

    他这一喊,那女孩突然想到了什么,毕竟她爷爷晕倒在街上的时候,正是林辰替爷爷医治了,中元大师是后来才来的,难道是林辰的原因?

    随后见到爷爷更加的痛苦了,女孩只好将林辰针灸的事说了出来!

    “针灸?我第一次试啊,或许是针灸的原因,曼文,快,找到那位前辈!”

    云老眸子一亮,如死马当活马医,他拉着孙女的手喊道。

    “可是他,他,他不一定懂治病的!”

    女孩有些慌了,刚刚才找了那男的算账,转头就去找他?

    “曼文,你爷爷啊,病的有些糊涂了,他的话,你别信,放心吧,丹药的效果很快就能发挥了!”

    中元大师心情不爽,淡漠的提醒道。

    这云老虽然辈分很高,可这么做就是拆他中元大师的台啊。

    “曼文,曼文,快啊,爷爷很痛苦!”

    云老依旧在大喊,更瞪了眼中元大师一眼,治疗他多年了,可都只是治标不治本,现在还想骗他?

    “好,好吧!”

    女孩只好点头答应了,赶紧去找林辰。

    而中元大师冷哼一声:“曼文,你爷爷犯糊涂了,你也跟着糊涂了吗?整个内隐,论起丹药,我不敢说第一,但也是前三的,论起治病,我更是第一,谁能比我的医术高超啊?你爷爷口中的前辈,正是路上见到的那位毛头小子吧,哼,你觉得他的医术有多厉害?你还是别去了,在这里等等就好!”

    其实,女孩也赞成中元大师的话,毛头小子而已,靠着几枚银针骗人,哪有什么医术!

    但是,爷爷一力让她找的啊,特别是见到爷爷痛苦的表情,她更是于心不忍!

    “中元大师,我相信你,我只是了结爷爷的心愿,你放心吧!”

    女孩留下一句话,离开了房间。

    中元大师脸色一沉,但也没有多在意了,知道云老是不到黄河心不死,就当了结云老的心愿,那样的毛头小子来了也是白来。

    而女孩很快来到刚刚的客栈,看着客栈大门,内心犹豫!

    她当然不相信林辰了!

    而且,林辰强大的实力让她依旧心有余辜。

    不过最终想到呼吸困难,满脸痛苦的爷爷,她硬着头皮走了进去。

    而此刻,林辰等人刚刚吃饱,正准备回到房间休息,然后就见到穆曼文走了进来,这一刻,林辰等人纷纷沉着脸!

    刚刚的事,大家依旧忘不了!

    就是这个女的在无事找事,现在她居然还敢来。

    “怎么,还不服气?”

    苏洛冷冷的说道。

    穆曼文冷着脸,不理会苏洛,而是看着林辰道:“我爷爷现在的病情又发作了,你马上跟我去看看,我事先说好了,我根本不相信你有什么医术,是我爷爷一定要你过去的原因,别真当你是什么名医丹药师了啊!”

    “你们上次欺辱我的仇,我还没打算罢休呢!”

    听到这话,林辰等人纷纷愣住。

    居然是求医来的!

    但,这什么态度?

    不认识的,还以为这女的是来赏赐林辰的呢!

    再说了,本来那老人可以没事的,再下几针即可,正是女孩与那中元大师打断所致!

    “呵呵,不用你的赏赐了,哪儿凉快哪儿睡去,滚吧!”

    “你想报仇,我们随时奉陪!”

    林辰懒得废话,说了两句后,带着众人顺着楼梯上二楼休息去了。

    而穆曼文顿时急了,留在原地,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最终狠狠跺脚,追上了二楼。

    “你要怎么才肯与我去!”

    “你就说要什么,我都可以答应你!”

    追上林辰几人后,穆曼文顿时喊道。

    “你什么态度?向我老公求医,还得我老公求着你!”

    这时,萧易梦实在忍不住了:“你既然不相信他,为什么还来缠着他,你这是犯贱吧!”

    “我!”

    穆曼文张口,可无法反驳,她自己也觉得自己犯贱了。

    而林辰也冷漠道:“我可以告诉你,在大街上的时候,只需再行两针,你爷爷的病情就能彻底的根治了,而且,你爷爷的病不是来自肺腑,而是来自血液与心脏,所以你爷爷现在肯定是病情复发了吧,多得你啊,你真是一个孝顺的孙女!”

    “至于你让我去救,我为什么要去?我与你有关系?我需要给面子你?”

    “别忘记了,在大街上,我替你爷爷治病,完了后,你多嚣张,还有刚刚在客栈里,你带人找我们麻烦时,你的嘴脸又如何的高高在上!”

    “现在,咎由自取!”

    听到林辰的话,穆曼文心中轰的一声炸开。

    如果一切如林辰所言,那她爷爷就是她害死的啊!

    在大街上,就差那么两针了,自己为什么就犯贱啊!

    而且,爷爷刚刚也说了,明明感觉病情好转了,并且不是来自丹药,或许正是来自林辰的针灸啊!

    噗通!

    想到这里,穆曼文赶紧跪下:“求求你了,前辈,一定要救救我爷爷啊,求求你了,我给你跪下叩头,道歉,我错了,我不该错怪你的!”

    “你打我,骂我,怎么都可以,只希望不要牵连我爷爷啊!”

    “对不起,对不起!”

    穆曼文边喊边哭,泪水如雨般滴落,而她看似哭的伤心,实际上内心已经后悔的要死了。

    “走!”

    林辰可没因为她跪下叩头,从而算了,毕竟不久前,这女的还带人来杀他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