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阅小说网 > 闪婚老公是千亿首富 > 第1733章 猜不透

第1733章 猜不透

品阅小说网 www.pyxs.com,最快更新闪婚老公是千亿首富 !

    “方先生。”

    郑华陪着笑脸。

    心里却憋屈得很。

    他好歹是家主的丈夫。

    但在这些当助理的人面前,他一点地位都没有。

    跟他们说话还得陪着笑脸呢。

    “我们来看看阿晴,阿晴怎么样了?昨晚,我们担心了一整夜,今天才知道你送阿晴来了医院,我们就赶紧过来看看。”

    郑华说谎。

    其实,昨晚父子四人被家主一顿吼后,就赶紧离开了凤家大宅。

    之后,留意着大宅里的动静。

    但见一夜都没有什么动静,除了姓杜的那个老东西去了几次之外,就没有动静了。

    郑华心里都嘀咕了,难道自己猜错了?

    还是凤悦布的局,挖的坑?

    想坑她外甥女,外甥孙女?

    方尧淡淡地道:“小姐醒了,没什么大碍,郑先生瞧着比小姐伤得更重。”

    郑华讪讪地笑了笑,“我跟你们家主打架了,看到阿晴那样子,我担心,不管怎么说我都是阿晴的亲爸,看到我女儿那样一动不动的,我一怒之下就跟她打架了。”

    “我不是你们家主的对手。”

    郑华有点不好意思的。

    随即又举起了手上提着的保温饭盒,对方尧说道:“这么早,你们应该还没有吃早餐吧,我起了个大早,给阿晴包了饺子,煮好了给她送过来。”

    “阿晴有点喜欢吃水饺,韭菜馅的。”

    凤晴觉得韭菜香。

    她吃饺子是喜欢韭菜猪肉玉米馅。

    郑一帆兄弟三个手上也没有空着。

    有提着水果,有提着营养品,也有保温饭盒,应该是连方尧的早餐都给准备了。

    方尧走向沙发。

    示意郑家父子四人将东西放在茶几上。

    “小姐在洗手间里,你们坐坐,要喝水吗?”

    方尧像个主人招待客人那样。

    这让郑家父子心里很不舒服,却又不敢对方尧怎么样。

    “谢谢,我们不渴,不用倒水了,我们就是来看看阿晴,阿晴没什么事,我们也能放心回去上班。”

    郑一帆语气淡淡的。

    他说不用倒水,方尧还真的不给他们倒水。

    方尧和他们没有什么话说,凤晴还在洗手间里。

    气氛一下子显得有点尴尬。

    好一会儿,凤晴才从洗手间里出来。

    “阿晴。”

    郑华起身,关心地看着女儿。

    “爸,你们怎么来了。”

    凤晴在洗手间早就听到了大家说话的声音,知道他们来看她,是想看看她死了没有。

    她装着若无其事的样子,走过来,在单人沙发上坐下,方尧很自然就起身站在她的身边,充当她的守护神。

    “我们来看看你,你怎么样了?昨晚看到你一动不动的,可把我们吓坏了,你看看爸,爸脸上的伤,手臂上的伤,都是被你妈打的,爸以为你妈怎么你了,要跟她拼了,可惜爸没用。”

    郑华自责地道:“爸未能替你出口气,还被你妈暴揍了一顿。”

    “现在看到你没事了,我们也放心了。以后呀,你妈叫你吃东西,你都不要吃,连杯不都不要碰了,你妈这个人,心毒得很,对养大她的亲姐姐都能下毒手。”

    “她是个非常自私的人,其实只爱她自己。”

    “你们这些当儿女的,温顺,什么都听她的,她还会给你们一点母爱,一旦你们跟她唱反调,她就会不客气的了。”

    郑华在儿女们面前大肆地说着凤悦的坏话。

    也不能说是坏话吧,他说的都是事实。

    凤悦就是非常自私的人,只爱她自己。

    “爸,我没事,你和我哥哥们回去吧,爸好好地养身体,没事不要去打扰我妈了。”

    凤晴心里清楚父母亲已经成了仇人的。

    不离婚,一是他们年纪太大了,二来是父亲舍不得凤家带给郑家的好处。

    父亲觉得他牺牲了婚姻,几十年的自由,就是为他的家族换好处的,不能老了反而什么都失去。

    所以这对老夫妻就这样过着。

    “知道了,我就算有事也不敢去打扰她了,那就是个疯婆子,反正她心爱的男人还活着,并且回来了,她现在眼里哪里还有我呀。”

    郑华这句话有点酸酸的。

    “爸!”

    凤晴严肃地叫了一声。

    郑华便不说话了。

    静默几分钟后,又说道:“阿晴,爸给你熬了点补汤,你快趁热喝了。”

    “今天下雪,挺冷的,你要注意保暖,多穿两件衣服。”

    “别要风度不要温度。”

    凤晴说道:“大清早的,我不想喝补汤,爸受了伤,才要补补,爸提回去吧,我不喝。”

    “我已经让方尧叫了外卖,我早餐就喜欢吃清淡点的,喝碗白粥,吃只包子就行。”

    “爸还给你煮了水饺的,是韭菜馅的。”

    郑华不死心。

    想劝凤晴吃他送来的早餐。

    “外卖吃多了不好。”

    郑华说道。

    凤晴不为所动,坚持要父兄把带来的东西都带走。

    万般无奈下,父子四人只得将东西都带走。

    父子四人出了病房,远去后,郑一帆扭头看了看,确定方尧和妹妹都没有出来,他低声对父亲说道:“爸,怎么办?妈交代给我们的任务,我们没有完成。”

    “能怎么样?你直接告诉你妈就行了,说阿晴不肯吃。”

    “阿晴对我们向来没有信任感,让我们给阿晴送早餐过来,她会吃才怪呢?”

    “经昨天的事,阿晴怕是再也不会碰我们给她准备的食物了。”

    郑一帆头痛地道:“也不知道我妈葫芦里卖什么药,一点都不肯泄露。”

    “爸的分析也不准,我妈并没有对海灵动手。”

    “不过莞城那边是来人了,商家的大少爷,也是我大姨那一支的后代。爸,你说,我妈会不会是故意的,故意放出风声去要对海灵下毒手。”

    “让莞城那边的人获知,担心海灵的安危,然后都跑过来,妈再来个一锅熟炖了?”

    郑华:“……”

    他倒是没有想到这一点。

    沉默了片刻后,郑华说道:“我也不知道,你妈做什么,我们很难猜透,她的心思九曲十八弯,不好摸透。”

    “莞城那边倒是厉害,这么快就收到风声,安排人过来支援海灵了。”

    郑一帆兄弟三人都不说话。

    他们并不知道是凤晴昨晚让方尧给海灵通风报信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