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雨小说 > 快穿毁灭位面:关门,放男主! > 第658章 眼里只有你(14)

第658章 眼里只有你(14)

一秒记住【飘雨小说 www.pyxs.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苏河虽然闭着双眼,但是他没有睡着。

    闭上眼后就完全没有了方向感,可尽管如此,他还是知道于子辰不是要送他回家。

    不过他并不在意。

    不管于子辰要带他去哪里,他都始终相信,对方绝不会伤害他。

    原本他来找于子辰,是为了什么?

    忘记了。

    或许,他只是突然矫情,想见到于子辰,想听到对方的声音,想感触对方的体温,想呼吸属于对方的味道……

    苏河睁开眼,车门已经被于子辰拉开,对方弯腰将脑袋探进来,解开安全带,将他抱下车。

    他是眼睛不方便,又不是腿脚不方便,为什么于子辰要这样抱他上下车?

    上车的时候他全身瘫软还能理解,现在呢?

    “放我下来。”苏河开口。

    于子辰皱眉,想了想才将苏河放在地上站稳,换成牵着他的手。

    他害怕自己太过对苏河保护过度会让对方不安。

    他害怕苏河以为他将对方当废人。

    他并不是觉得苏河什么都做不了,他只是想更多的触碰对方。

    “前面有台阶。”于子辰说。

    “嗯。”苏河应声。

    两人走到于子辰家院子门口,于子辰伸手在感应器上摸了一下,铁栅栏就自动打开来。

    他牵着苏河往前走,走到房门外,伸手按门铃,过了一会儿房门就被从里面拉开。

    “少爷回来了。”女佣恭敬温柔的声音。

    “嗯,这是苏少爷。”于子辰对女佣介绍道。

    女佣则是又向苏河问了一声好,然后退到一旁让于子辰和苏河进去。

    家里只有爷爷和佣人,于子辰的父母在爷爷六十大寿后就离开了,近期要去国外参加于妈妈好闺蜜的婚礼。

    爷爷听到女佣的声音就坐直了身体。

    刚刚孙子才打电话回来说要辞职回来继承家业,这么快人就回来了?

    是什么让他突然想通了?

    苏少爷是?

    爷爷转头看向门口的方向,看到于子辰牵着苏河的手走进来。

    苏河?

    子辰口中的苏少爷,就是那个顾升国在外面带回来的私生子?

    顾升国虽然没有公开说带回家了一个私生子,但是他那个态度,就是巴不得全世界都知道他有个私生子。

    爷爷没有特意去见过苏河,但是他女儿回来哭诉过,所以他稍微找人去了解了一下苏河的情况,看到过他的照片。

    虽然苏河长得和顾升国丝毫不像,气质上更是千差万别,但是一想到苏河是顾升国的私生子,爷爷就觉得堆不出好脸色。

    顾升国那种斯文败类,别说一个私生子,就是哪天他带回来一窝私生子,爷爷也一点不会觉得意外。

    当初要不是他女儿寻死觅活非要嫁给顾升国,他又怎么会让那种渣滓做了自己的女婿。

    爷爷叹气。

    虽然他女儿也不是什么省油的灯,但毕竟是亲生女儿,还是怎么想都觉得顾升国才是一切的罪孽源头。

    佣人们都在和于子辰还有苏河打招呼,于子辰只是点头,苏河作为客人也没有说什么。

    于子辰带着苏河到爷爷身前,轻声说:“苏苏,这是我爷爷。”

    “爷爷好。”苏河弯腰下去,礼貌周到,声音甜甜的。

    爷爷心里一愣,抬眼看向苏河,双眼凝固了一瞬。

    苏河的眼瞳,明显没有任何色彩,灰白一片。

    他看不见?

    爷爷还没出声,于子辰就小心照顾对方在沙发上坐下来。

    爷爷冷哼,目光不满的看向于子辰,声音清冷:“这才是你辞职的理由?”

    一个男人叫苏苏?

    子辰第一次带人回家,没想到竟会是这个苏河。

    尽管爷爷其实看着苏河真的一点不觉得讨厌,甚至还莫名觉得可爱想伸手摸一摸对方的脑袋。

    可一想到这是顾升国的私生子,他就强迫自己要冷淡,要霸气,要拿出长辈的威严。

    “爷爷,我想和苏苏同居。”这样,他才能寸步不离的照顾对方。

    当然于子辰并不是不放心苏河住在苏家,相反苏河和他住在一起,苏爷爷才会不放心。

    可如果不住在一起,他要怎么天天跑去苏家照顾苏河?他要是说想住在苏家,苏爷爷会不会用拐杖将他打出来?

    而且,他想要用让苏爷爷看得见的方式,让对方相信,他希望能照顾苏河的心情。

    于子辰说同居,是因为他觉得这两个字能够简单让爷爷明白他的意思。

    果然,爷爷听到于子辰的话瞬间就瞪大了双眼,冷声问道:“你说什么?”

    “爷爷,孙子想求您一件事。”于子辰认真又慎重的对爷爷恳求到,甚至一脸坚定的跪在了爷爷面前。

    苏河心中一颤,无意识的伸手想将于子辰拉起来,可对方却按住了他大腿,低声说:“乖,别动。”

    爷爷再次冷哼一声,语气更加冰冷了些:“说说看。”

    “孙子想求爷爷一起去苏家,我一个人过去会害怕。”

    “你说会害怕,你要去苏家做什么?”爷爷依然冷冷的问。

    等等,苏家?苏河家里不是已经没有了任何亲人?哪还有什么苏家?不是顾家?

    子辰想去做什么?

    会让他那什么都入不了眼的孙子说出害怕这两个字,苏河到底是什么妖魔鬼怪?

    “我想和苏河结婚,可我怕苏爷爷舍不得将苏河嫁给我。”于子辰说。

    “胡闹!”爷爷大吼一声,用力一掌拍打在桌子上,气得吹胡子瞪眼,只差没把于子辰一脚踹开。

    “爷爷您别生气,我……”

    “你给我闭嘴!”爷爷打断于子辰,同时抬脚踹了他一脚。

    “爷爷……”

    爷爷又踹了于子辰,于子辰只好再次噤声。

    苏河看不清,但他大概能看见发生了什么,耳朵也很好。

    于子辰的爷爷,似乎非常讨厌他。

    如果爷爷拼死反对,那对方会怎么办?放弃这个打算?带着他离开?安慰他慢慢来?还是将他们之间的关系转移到爷爷不知道的地下?

    苏河一直没出声,但是周围的气息越发落寞,让于子辰无比心疼。

    他起身将苏河紧紧抱住,低声在对方耳边坚定而又虔诚的说:“我绝不会放弃你,相信我吧,宝贝!”

    “那你……再叫我一声宝贝。”苏河轻声说,声音太过缥缈,灰白的眼仁中似乎在一瞬间,映出了于子辰的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