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雨小说 > 都市之至尊战神 > 第83章 风姿绝代,当世将星!

第83章 风姿绝代,当世将星!

一秒记住【飘雨小说 www.pyxs.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哒!

    临近正厅。

    宁轩辕适时止步。

    明明很轻松,很随意的脚步落地。

    却让现场嘉宾,心头均是咯噔了一声。

    全场死寂,落针可闻。

    宁轩辕目光宁静,巡视半圈,然后抬手,缓缓摘下那顶,意味着他曾经有过无数彪炳战功的军帽。

    又是一道此起彼伏的惊叹声。

    这次,以女子居多。

    先前,因为帽檐挡住,不熟悉的人,很难一眼辨别他的容貌。

    等,他的五官,正式公开于大众之前。

    不少年轻女子,眼睛都快瞪直了。

    原本还以为是个粗犷,壮硕的魁梧汉子,不成想,竟然是一位货真价实的绝世美男子。

    颜如冠玉。

    貌比潘安。

    完全不逊娱乐圈的当红男偶像,关键,配上那一套军装,轩盖如云,其气质之风流,一枝独秀。

    咕噜!

    近在咫尺的曹聪,因为一时没控制住,免不了吞下一大口唾沫。

    他眼睛都快瞪出来了。

    这个十年没见过面,且,幼年时让他每每谈宁色变的家伙,今朝今时,竟然光辉瞩目到了这等地步。

    与印象中的瘦高个形象,大相径庭。

    有道是,士别三日,当刮目相待,无外乎如此。

    再缓缓挪动视线,望着那,在无尽灯光下烨烨生辉的四颗将星,曹聪除了羡慕嫉妒恨,心中更是敬畏。

    一个人。

    并且是一个年轻人。

    这十年,究竟经历了什么,方能成为权倾一方的国之柱石,当世将星?

    不敢想象。

    “抱歉,来得有点慢。”

    宁轩辕单手托军帽,朝着现场四方嘉宾,逐一致以歉意。

    “呜呜。”

    曹诺紧紧捂住嘴巴,一双朦胧泪眼,死死盯住戎装满身,器宇轩昂宁轩辕。

    原来,他早有准备。

    原来,他早就做好了,以一身体面的装束,出席妹妹的婚礼。

    原来,他的心里,从始至终都有自己这个妹妹。

    “哥哥。”

    曹诺迈动步伐,想离他近一点,再近一点。

    可,双腿如同灌铅一般,举步难行。

    数百道目光,看着这幅光景,心有动容。

    世间万物,最难割舍的是亲情。

    “哭什么?跟个花脸猫似的?”

    宁轩辕数步上前,两手抚向曹诺的脸颊,柔声取笑道。

    曹诺喜极而涕,这下子,整个人显得更加有失体面了。

    不过,她不在乎。

    因为,她的内心被一种感觉,填满了,那是……发自心底,油然而生的骄傲!

    “你们,看到了吗?我的哥哥,他是将军,举世无双的大将军,而我,是他从小带大的妹妹。”

    曹诺将脑袋靠进宁轩辕的胸膛,呢喃自语道。

    “瞧把你激动的?”

    宁轩辕拍拍曹诺的小脑袋,刹那间,目光一敛,落向主舞台上失魂落魄,六神无主的吴岳。

    吴岳浑身惊颤,心绪紧绷。

    因受其牵连,吴珊也痴痴愣愣,以一人之姿,突兀得站在现场。

    此时此刻。

    她心乱如麻,惶恐不安。

    说实话,从始至终,她就很瞧不上曹诺这个丫头,一来对方出身自农村,身份低微,没接受过较好的教育。

    再则,她生性对农村人没什么好感,仿佛多看一眼,都会污染自己的眼球似的。

    也因为如此。

    吴珊非但瞧不起曹诺,今天还趁着难得的机会,对曹诺的双亲,一阵冷嘲热讽,当时心头倍爽。

    可现在,她恨不得找一条地缝钻进去。

    吴珊哪里会想到。

    那对看起来,平平无奇,生性木讷的老夫老妻,竟然有这么一个位高权重,风采绝世的养子?

    肩扛四星。

    且,正值当打之年。

    这种年龄,拥有这么高的地位,虽然思索起来过于荒诞。

    但细细琢磨,怕是这个家伙,在一整个军队,数以百万计的军人中,都是排名前几的惊天人物。

    嘶嘶!

    吴珊倒吸凉气,求救般看向自己的哥哥,也就是吴岳的父亲。

    吴父吴江,同样被这幅场面惊吓到了,以致于,半天都没回过神来。

    彼一端。

    宁轩辕一点一点,认真擦去曹诺脸上的污痕,并面不改色,语气舒缓道,“我先前好像听谁在说,我曹家的人,在你吴岳的一众亲戚面前,连个屁都算不上?”

    他抬起头,视线跃过曹诺。

    似笑非笑得先看吴岳,再看吴家那几桌亲戚。

    话音刚落。

    一道又一道目光,齐刷刷得锁定至魂不守舍的吴珊。

    吴珊举足无措,神情煞白,她像是一窘态尽出的丑小鸭,浑身不自在,关键走也不是,留也不是。

    若是事先知情,给她一百二十个胆子,也不敢大放厥词。

    更不敢,对曹家双亲冷嘲热讽。

    宁轩辕确定正主之后,缓缓褪下沾染了些许妆容痕迹的白色手套,随意仍在桌上。

    然后,背负起双手。

    轻轻踱步,走向吴珊。

    吴珊脸颊滚烫,大脑空白,她想硬起底气,正视宁轩辕,可惜随着双方越来越近,吴珊感觉,有一座山压顶而来。

    她都快喘不过气了。

    “你觉得,我如何?!”

    足足高吴珊一个头的宁轩辕,站到她近前,目光抬起,细细审视着主舞台上呆若木鸡的吴岳,并同步开口。

    一股肃杀之气。

    笼罩全场。

    我如何?!

    这三个字,就像是具备魔力一样,在吴珊的耳膜里激荡不绝。

    她蹬蹬蹬退了好几步,这才感觉心头没那么压抑,急忙忙吸了几口气,吴珊铁青着脸,战战兢兢道,“你,你……”

    吴珊张口结舌,扭扭捏捏。

    已经彻底没了,先前那股,嚣张跋扈,尖酸刻薄的气焰。

    “我虽为曹家养子,但,诺丫头是我从小带大的,在本将军眼里,她和亲妹妹并无区别。”

    宁轩辕昂起头颅,目光宁静得看着主舞台播放画面中,那个硕大的‘喜’字,忽然觉得有点讽刺。

    “今天能亲眼目睹她嫁人,作为兄长,理应高兴,不过,以你的态度来看,你吴家似乎并不很待见我妹妹?”

    此话一出。

    吴岳整张脸,都变成了猪肝色。

    他慌慌张张跑下台,凑至宁轩辕近前,舔脸赔笑道,“大舅哥,这之间有点误会,不是你想的那样,你听我解释。”

    “尚未过门,现在就叫大舅哥,为时过早。”

    吴岳,“……”

    吴珊,“……”

    众人,“……”

    这是要兴师问罪,新账旧账一起算的节奏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