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雨小说 > 豪门婚骗,脱线老婆太难宠 > 197.196擅闯的男人

197.196擅闯的男人

作者:liaowumian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加入书签
一秒记住【飘雨小说 www.pyxs.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小区外面的等原先坏了一盏,现在修好了。

    灯火明亮,苏樱的心情也跟着亮堂了一点。

    小区守门的大爷,一眼就认出了苏樱:“苏小姐,有段日子没见你了,去哪儿了?”

    苏樱和他打招呼:“去探亲戚了。窠”

    苏樱搬着行李带着果果和小哈去了电梯。

    几十秒以后就到了家门口。

    苏樱熟门熟路的从门口一株金桔树的花盆里扒出一把钥匙。

    钥匙放在身上,她丢过两次,现在她要是出远门,就会将钥匙放在这株金桔树里面。

    门被打开。

    苏樱深深的呼吸了一口气。

    果然是家的味道。

    换了鞋子,就进来了,小哈也欢乐的往里面蹦,直接就蹦到的客厅的沙发上,找了个最舒服的位置,露出毛茸茸的在肚皮上面翻滚,似乎也特别喜欢这个新地方。

    果果也跑到沙发上跟小哈闹了起来。

    苏樱看了看屋子,觉得有点不对劲。

    手指放在桌几上一抹。

    她微微皱了皱眉,走了大半个月,桌子竟然还是纤尘不染。

    她又去了厨房,冰箱里面竟然有许多食物。

    苏樱掀开电饭煲,里面有米饭,竟然还是热的。

    苏樱的心脏不受控制的跳起来。

    她的家,有人来过,或者说,有人住着……

    苏樱的心里隐隐约约的能察觉到什么,但是又不十分肯定。

    苏樱的房子不大,两室一厅。

    一个主卧室,和一个小客房。

    她小心翼翼的走到主卧室的门口,小心翼翼的开门。

    微微松了一口气。

    没有人,一切还是她原来走的模样,甚至床上还有没有叠好的衣服。

    但是,关上门的时候,目光自然的又落在客房那边。

    这间客房几乎没有人住过。

    里面的设施也简单到可怜。

    几乎只要一张床和一个衣柜。

    应该也不会有人吧。

    苏樱还是走了过去,手碰到门把的时候,心跳的更加迅速了。

    好像有什么预感似得。

    苏樱还是小心翼翼的打开门。

    屋子里面竟然一片灰暗。

    窗帘被拉的严严实实。

    苏樱摸到了墙上的灯,啪的一声就按下了开关。

    “啊——”

    苏樱惊吓的叫了一声又立刻用手捂住了自己的嘴巴。

    客房的小床上竟然躺着一个男人。

    男人原是背对着她的,听到这一声尖叫,缓缓转过身来……

    看清楚那张脸以后,苏樱更加瞠目结舌:“厉……厉先生……”

    果果听到苏樱的尖叫已经扭着小身子跑了过来。

    小哈也屁颠颠的跟在后面。

    果果跑到门口,正好看到床上的男人。

    忽然高兴的欢呼起来:“爹爹~~”

    果果立刻跑到床边,自己爬上.床:“爹爹,你想果果了没,果果很想爹爹。”

    床上的男人微微哼了一声,躺在床上没有动,也没有说话。

    只是伸出一只手,在果果的脑袋上摸了摸。

    苏樱还是觉得哪里不对。

    厉先生怎么会在她的房子里面?

    关键是,厉先生怎么会有他们家的钥匙?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灯光下,厉先生的脸色惨白,嘴角也没有一点血色。

    果果高兴的爬到床上扑进他的怀里的时候,他

    没有像以往一样将她抱起来。有些无力的模样。

    难道厉先生生病了。

    不管怎样,苏樱还是先走了过去:“厉先……厉大哥……”

    厉先生身上的薄被被果果扭的扯下来,厉先生里面穿的是一件白色的衬衫,苏樱赫然发现衬衫上有一大块血印。

    苏樱惊骇的倒吸一口凉气。

    “果果,别闹了,快起来。”

    苏樱连忙将果果从厉先生的怀里抱出来。

    厉先生已经一只手捂住自己肩膀上的血印,脸上还是一副若无其事的模样。

    “果果,你出去跟小哈玩,妈咪有些话要跟你干爹说。”

    苏樱的语气有些严重。

    果果察言观色了一番,说:“那我去看动画片,爹爹,果果过会儿来看你。”

    果果走了以后,就只剩下厉先生和苏樱两个人。

    厉先生撑着手臂坐起来,一只手还是捂在肩头,声音淡淡:“你回来了?”

    苏樱也没说话,只是倾过身子,将厉先生捂在肩膀的一只手轻轻的拿开。

    血印已经大了一块,苏樱皱眉:“厉大哥,这是怎么回事?”

    厉先生看都没有看那块血印,只是冷淡的说:“小伤,无碍。”

    小伤?

    苏樱看不见得!

    “厉大哥,我送你去医院吧,刚刚是果果鲁莽,伤口都裂开了,必须重新包扎一下。”

    厉先生说:“不去医院。”

    他的声音很冷,但是苏樱知道,他这个人说话就是这样。

    苏樱忽然想起什么来了。

    他是黑道上的人,哪能随随便便去医院。

    去医院就要挂号,挂号就要身份登记,他的个人信息就会败露。

    苏樱跟他认识四年,按理说也算是长久了,到如今连他的名字是什么,也不清楚。

    他这种人暴露了身份会有更大的麻烦吧。

    想到这层关系,苏樱就没有坚持。

    但是,他肩膀上的伤……

    苏樱起身去了卧房,拿来了家里的急救箱。

    里面有消毒药水和纱布。

    “厉大哥,既然不去医院,我给你处理一下伤口吧。”

    厉先生的面瘫脸毫无表情的看着她。

    看的苏樱心里都有些发虚,有些尴尬的说:“我确实有些笨手笨脚的,要不,你自己来。”

    厉先生移开目光,淡淡的两个字:“你来。”

    苏樱从来没有做过这种事情,其实也不知道该怎么处理。

    小心翼翼的帮厉先生的衬衫脱掉,露出肩膀上的伤口。

    血已经将那边的纱布染得通红。

    苏樱咬着牙将纱布揭下来。

    看到伤口,苏樱又心惊肉跳了一下。

    是枪伤!

    其实苏樱没有见过被枪击中了是什么样的伤口,但是,她在电视里面和电影里面看过。

    所以,她一眼就看出来了。

    显然这枪伤已经处理过了,开了口子,取出了子弹,只是大约刚刚被果果鲁莽的一抱,现在又是血肉模糊。

    苏樱拿着沾着消毒水的棉球将旁边的血一点一点的擦干净。

    她擦得很认真,完全没有注意到,厉先生此时的目光已经落在她的脸上。

    擦完血迹,苏樱又开始清理伤口。

    将棉球按在厉先生伤口上的时候,苏樱都觉得于心不忍。

    怕他疼的厉害,苏樱还用嘴帮他吹了吹。

    好在血一会儿就止住了。

    苏樱松了一口气。

    最后拿了纱布小心翼翼的将他包扎,贴完最后一块胶布的时候,苏樱

    几乎可以说是汗流浃背。

    苏樱如释重负的站起来,深深的吐出一口气,擦了擦额头上的汗珠,就开始收拾药箱。

    “谢谢。”

    厉先生说着两个字的时候,苏樱的动作顿了一下。

    没有看他,心里却在想:一个人能把谢谢这两个字说的这么让人有压力,天下恐怕只有这个冰窟窿了。

    苏樱还是抬起头,微微一笑,客气的说:“不客气。”

    收拾完药箱,苏樱拿着那件沾了血的衬衫说:“这件衣服我给你洗一下吧,你有没有换洗的衣服了?”

    这句话连苏樱自己都觉得怪。

    她竟然在自己家里客客气气的问一个擅闯的男人,在她的家里,有没有换洗的衣服。

    但是没办法,厉先生帮过她很多,加上他的身份特殊,她也不敢得罪。

    厉先生简简单单的吐出两个字:“衣橱。”

    苏樱狐疑了一下,去打开衣橱。

    衣橱一里面有一个包袱。

    里面的东西整整齐齐,像是有人特地整理过。

    里面是几套换洗的衣服,还有各种药品和清理伤口的药水和纱布。

    苏樱心里想:看来是有备而来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