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雨小说 > 家有蛮妻,总裁的蚀心荤宠 > 083那男人,比我卑鄙多了

083那男人,比我卑鄙多了

一秒记住【飘雨小说 www.pyxs.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竟!一模一样……

    秦南君脑子一懵,她想起来了……

    “我听说凌爵打算拆了新兰别墅区,建成新兰自贸区。”

    “你怎么会知道?!”

    “我自然有我的途径。”

    ……

    “凌总……”雷欧看向凌爵,“桓颂为什么会……”

    凌爵沉默着眯起眸子。

    秦南君看着台上侃侃而谈的宋厉晟,而大屏幕上放映出来的每一张效果图,每一笔参数,都是前天晚上她和凌爵连夜在办公室里完成的。

    她不相信这个世界上会有这么巧的事情,宋厉晟恰好和凌爵想到一块儿去了!

    “知道这个方案的人除了总裁之外,就只有我和夫人了,东西是怎么流出去的……”雷欧神情惊恐,一时间都慌了,这个场面是他们怎么都没有想到的!

    “凌氏……有桓颂的人。”秦南君咽了咽口水,说道。

    “夫人?”

    “之前凌爵想把桓颂建成新兰自贸区的时候,他就已经得到第一手消息,那时候我就疑惑,但后来我忘了这茬,所以……”

    秦南君的拳头攥紧,她咬着唇……

    这么重要的事情,她怎么可以忘!

    “可问题是,这套方案只有我和夫人看过……”雷欧皱起了眉。

    秦南君心“咯噔”一下,她看向雷欧,“你怀疑我?”

    雷欧无语,“夫人就算再借我几个胆子,我也不敢啊……只是,凌总,现在我们该怎么办?”

    秦南君也不由看向凌爵,他沉着一双眸子,周身散发的冷冽气场让人不由屏息。

    “凌爵……”秦南君看着他,“我们……是不是输了?”

    凌爵微微侧首,定定的看向她,这个平静的眼神竟看的秦南君心慌不已,就好像……就好像……

    “你……也在怀疑我?”

    秦南君眉头瞬间皱起!

    “……”凌爵没有说话,只是看着她,看着她一张娇俏的面容纠结的扭在一起,不可置信间又带着些气愤。

    “为什么不说话?”秦南君心慢慢下沉……她知道他在怀疑她,她知道……

    雷欧跟在他身边那么多年,他不会怀疑他,相反的,她和宋厉晟的关系剪不断理还乱,现在这套只有他们三个人知道的方案流了出去,他当然不会相信她。

    但……

    “如果你现在真的在怀疑我,那么——”

    “南君,我没说是你,小声点。”

    凌爵淡淡道。

    没什么情绪的语气在此刻的秦南君耳里,听来就是刺耳的冷漠!她知道,她就是知道他在怀疑她!他这什么眼神!他这什么表情!

    秦南君不知道被他怀疑……心下会这么难受。

    明明知道她没什么好值得他信任的,可……此刻她却很想被他无条件信任,想听他开口说一句,他没怀疑到他头上。

    果然……

    他们的关系还没到这种地步。

    宋厉晟将整套方案的设计理念和各种投资数据报表全都表述完全,大屏幕暗了下来,一片掌声和赞叹声中,他从台上走了下来,抬着头,挺着胸,接受所有人欣赏的目光。

    秦南君看着这个款款走来的陌生男人,他的身影不再那么高大,不再那么伟岸,秦南君站了起来!

    宋厉晟双手还闲适的插在裤袋里,走到她面前站定,他轻轻一笑。

    “宋厉晟!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

    “你给我的,我表述的还不错吧?”

    “……”

    秦南君浑身一僵,她看着面前勾着唇角的男人,他仿佛在说一件再普通不过的事情,声音不大,刚好凌爵和雷欧都听的清清楚楚。

    “夫人……”雷欧显然愣住了,不可置信的看向秦南君。

    宋厉晟扫了眼雷欧,而后看向沉着脸坐在原位的凌爵,扬了扬眉,“她身在凌家,可心却在我这,凌总,不好意思,是我赢了。”

    “宋厉晟,你真卑鄙。”秦南君浑身都气的有些颤抖。

    宋厉晟坐回原位,双腿自然的叠在一起,他一头利落的黑发在灯光照耀下闪闪发亮,可那双丹凤眸却再不似从前那般能让她看透。

    “都这个时候了,南君,你就没有必要和凌总装了。”

    “……”

    凌爵伸手把站着的秦南君拉坐了下来,他沉声道,“继续听着。”

    “凌爵,不是我把东西给他的,你知道我没有必要——”

    “这个不重要。”凌爵打断她的话,瞥了她一眼,“安静点。”

    “……”

    秦南君更是浑身发冷,这个不重要?那什么重要?

    “你……不信我。”

    “……”

    “我知道你不信我。”秦南君低声道,她深吸口气,“就算你不信我,我也还是要说,和我无关。我比你更看重新兰,我不会拿新兰开玩笑,我更不会做这样会让凌氏难堪的事情——”

    “我说了不重要。”

    “……”秦南君抿着唇,闭了闭眼,心因为他的这句话而沉到谷底。

    他的不信任竟比宋厉晟的卑鄙更让她难过……

    雷欧坐在一边只是不断的咽着口水,一时间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他也想相信秦南君,但他知道东西绝不可能从他手上流出去,但事已至此,总裁夫人却没有承认……

    “凌总……下一个就是我们了,怎么办?”

    这件事往大了说是商业犯罪,往小了说……凌氏认栽,可……

    他已经有多久没有看到凌爵这样费尽心思做一件事了?却不想会在会场当天被人放了暗箭!

    果然,即便是凌爵,面对这种情景,也没辙了……

    “下一个,凌氏集团。”

    主持人的声音响起。

    雷欧紧紧抿着唇,即便不看凌爵,也知道他现在的脸色有多难看!

    秦南君更是死死的捏着自己的裙角,为什么……就这么不顺利?!这样的情况,凌爵又能做什么?她又能做什么?上去之后放一遍一模一样的东西?

    谁能证明这是凌氏所做的方案?

    他们连桓颂盗取方案的证据都没有……

    不过自取其辱罢了……

    突地,身边一空,高达的身影笼罩了下来,凌爵站了起来,他整了整深灰色的西装。

    “凌总?”

    雷欧也忙站了起来,有些不明所以,只见凌爵悠悠从裤带里拿出一个U盘递给雷欧,淡淡道,“去放这个。”

    “……”雷欧看着这个突然冒出来的蓝色U盘……

    凌爵侧首看了宋厉晟一眼,扯了扯嘴角,那轻嗤一笑……仿若根本没把宋厉晟放在眼里!

    秦南君抬头,看着凌爵迈着长腿走上台,他挺拔的背影,没有一点失落。

    难道……

    宋厉晟眯起眼,抬眼,静默的看着站在台上的凌爵。

    大屏幕上呈现出一副立体图,一时间,不大的会场惊起一阵议论声。

    秦南君燃起希望的眸子又黯淡下来……

    一样的。

    凌爵单手插在口袋里,一手拿着遥控器,他富有磁性的声音响起,“真巧,我们凌氏和桓颂想到一块儿去了。”

    “……”

    一旁的雷欧紧张的汗如雨下,他不知道凌爵打算怎样应对,只是一模一样的东西,桓颂在他们之前拿了出来,怎么想凌氏都是不利。

    “不过不巧的是,凌氏对这套建设区的估价可没有那么高。”凌爵抬手按下遥控器,一张全新的参数表跳了出来。

    秦南君眸子不禁瞪大,这份参数表……不是她当初敲进去的那份!

    她看向一旁的宋厉晟,只见宋厉晟不动声色的坐在那,一双丹凤眸中,只有站在台前的凌爵。

    果然……宋厉晟也不知道。

    凌爵双手环胸,颀长的身体站在那,面对着会场里在区域建设方面的精英们,一双鹰眸淡然扫过每一张惊愕的脸,最后停在宋厉晟脸上!轻勾唇角,幽幽道,“相较桓颂的报价,凌氏可以下压五个百分点。”

    “……”

    下压五个百分点?!

    秦南君咽了咽口水,有些担心的看向台上的人……他是在逞强么?

    “擦擦……”

    纸杯被揉碎的声音响起。

    秦南君侧首看向依旧坐在那不动声色,可大手却已经握紧的宋厉晟,她深吸口气,“你以前没有这么卑鄙。”

    “卑鄙?”宋厉晟轻笑,“你讨厌卑鄙的人?”

    “什么意思?”

    秦南君不解。

    “那个男人,比我卑鄙多了。”

    “……”

    秦南君看向台上的男人,大屏幕已经暗了下来,然而凌爵却没有要下来的想法,台下的人刚从凌爵的表述中回过神来,正准备抬手鼓掌,却不料凌爵又开口了……

    “在座的人一定会有很多疑问。为什么不常涉及区域建设的凌氏会参与新兰建设区的案子。”

    “……”

    议论声一片窸窸窣窣因凌爵的话而展开……

    确实,这疑惑了他们许久。

    秦南君定定的看着台上的凌爵,只见深灰色的双眸扫过台下一圈后定在了她身上……

    他……要说什么?

    秦南君仿佛预知到了什么,心跳不禁加快。

    “新兰对我们这些商人来说,不过是用来捞金的一个媒介,可对我的妻子来说,却承载着她二十年来最幸福美好的回忆。”

    “……”秦南君震惊的杵在那,一时间连呼吸都不能。

    “我看着她常常对着电脑屏幕上的新兰别墅区发呆,看着她为了这块险些被拆掉的地悲伤揪心,看着她暗自咬牙却怎么也不肯向我开口要这块别墅区。看着她独自一人参加了新兰别墅区拍卖会而一无所得……所以我买下了新兰别墅区。”

    “……”

    “对我们这些商人来说,一个小女人的记忆可以说是一文不值。可对这个女人来说,这份记忆珍贵到即便花费天价也换不来。而对这个女人的丈夫来说,没有什么比守护住这个女人心里最珍贵的东西来的更重要。”

    “所以今天,凌氏拿出了这样一套方案,希望五年以后的新兰能够承载更多人的记忆!”

    “……”

    秦南君的眼眶不禁泛了红……

    这个男人……竟然是凌爵。

    说出这些话的人……竟然是凌爵。

    凌爵走了下来,雷欧还有些失神,跟在凌爵后面,像看个谜一样盯着凌爵的后脑勺,当所有人都为凌爵的这一席话感到动容而有所深思的时候,雷欧只觉得一身恶寒!

    凌总……怎么可能说出这种话?!

    凌爵坐回自己位置上,对上秦南君沉默望着他的一张脸……

    “我什么时候盯着电脑屏幕看新兰别墅区了?我又什么时候悲伤揪心了?”她看向他,问道。

    他说的话,她不是不动心的,只是……太过动心了,以至于她都不知道该说什么才能表现的自然些……

    凌爵侧首,看了她一眼,“不这样说,怎么有氛围?”

    “……”

    秦南君扬眉。

    凌爵伸手搂过她的肩膀,把她搂进怀里,微微低头,轻声道,“老婆,不过是为了赢这个案子打的感情牌,你不会真感动了吧?”

    “……”秦南君脑袋一懵,她刚想抬头,凌爵却牢牢的摁住她的身体,吻了吻她的头发……

    在旁人看来,这就是完完全全一副妻子受了感动钻进丈夫怀里的场面。

    宋厉晟静默的对上凌爵含笑的眸子。

    “不愧是凌氏集团CEO,宋厉晟今天算是见识到了。”他起身,冷眼从他们身边走过,努力想要漠视他们亲昵的画面,可胸口却疼的难以呼吸。

    呵呵……

    他还以为自己什么都掌握到了……

    拿到了凌氏做出的方案,以为自己能杀凌爵一个措手不及!却不料……

    凌爵比他更阴险。

    凌爵一早就知道了,凌氏有他的人。

    他想要拉秦南君下水的那番话,回想起来,竟是那么可笑!他还以为自己得逞了,估计在当时的凌爵眼里,他不过是跳梁小丑,可笑极了吧!

    凌爵……没有怀疑秦南君,一点一滴都没有。

    那份参数表,他当时拿到手就觉得蹊跷,然方案终究不是桓颂的,时间也迫在眉睫,他终究没有来得及细想。

    其实不过是凌爵设下的一个陷阱。

    什么下降五个百分点,怕是最原始的参数就是今天拿出来的这一份,而他手上的,不过是凌爵准备好了,让人送到他手上罢了!

    暗暗咬牙,助理跟了上来,他们走出了会场。

    “你放开我!”秦南君低声推开他,因方才自己内心的小剧场而羞愤!

    这男人也太会演戏了!那么多人面前,他倒是说的脸不红心不跳!敢情都是他打的一手好感情牌!

    她就说嘛!方才那两分钟,他活像被鬼附身了一样!当然,被他感动的自己也是被鬼附了身!

    凌爵松开她,低低的笑出声。

    雷欧装死一般的坐在原位,看着夫妻两打情骂俏,对他这个单身汉来说,难免有点不是滋味。

    秦南君不经意间瞄向另一边……宋厉晟已经不在了。

    她抿了抿唇,心沉下……

    凌氏之后还有三个公司,只不过再提出来的都不具威胁了。

    “我没有把东西给宋厉晟。”想了想,秦南君心里压不住,还是嘀咕了句。

    管他信不信,她就是要说。

    凌爵撑着下巴,只是好整以暇的看着台下的场面,仿若没听到她说什么一样。

    被无视的滋味很不好受!

    秦南君深吸口气凑到他耳边,一字一句道,“我说我、没、有、把、东、西、给、宋、厉、晟!你不要在心里怀疑我!”

    凌爵侧首,和她一张脸近在咫尺,她急促的呼吸抚着他的脸……

    “我知道。”

    他淡淡道。

    “……”秦南君眨了眨眼。

    “你说我为什么要准备两份参数表?”

    “……你那份我看都没有看过。”

    “因为……”他凑到她耳边,“你敲进去的那份,是我送给宋厉晟的。”

    “……”秦南君瞪大了眸子,不可置信的看向凌爵。

    “作为他让我的女人差点用眼泪淹死我的礼物。”他轻轻笑着说道,然……这笑里藏刀的感觉着实让人发寒。

    “我什么时候用眼泪淹死你了?!”

    凌爵握住她的手放到唇边,轻轻吻了吻,“会场这么暖,手凉成这样,是紧张的?”

    秦南君抽了回来,不知道为什么,她现在有一种拿榔头打爆这男人脑袋的冲动!

    主持人重新上台宣布结果。

    凌爵单手撑着下巴,一副胸有成竹悠然样……

    想动他的女人,哪怕只动了念想,只要被他知道,他一定会弄死!

    “新兰建设区,由凌氏得标。”

    一阵掌声和羡慕惋惜声此起彼伏的响起。

    凌爵起身,朝秦南君伸手。

    所有人的目光都投向了他们,秦南君把手给他,然而……凌爵却并不是拉着她下台取签约书,而是直接走出了会场,雷欧尴尬的走了过去收拾摊子。

    ……

    “你知道凌氏有桓颂的人……是谁?”车上,秦南君皱着眉,还是没有想出个头绪,算来算去不是只有他们三个么?

    “那天晚上,除了我们之外,还有一个人也通宵加班。”

    “还有一个人?”

    秦南君想了想,而后惊恐的看向凌爵,“秘书处小张!”

    凌爵耸了耸肩,“恩。”

    “……”

    “他竟然是……商业间谍!你打算怎么处置他?”如果摊上商业间谍这个罪名,他这一辈子算是完了。

    “为什么要处置?”凌爵轻笑。

    “你难道……打算把这样的人留在身边?”

    秦南君更是不懂了,这人说话能不能不要断句,说完整?

    “他是三年前从桓颂跳槽到凌氏的。雷欧见他资质不错,便留了,只是一个月不到,雷欧就发现他有问题。”

    “什么问题?”

    “商业间谍。”

    “……”

    “不过好在他迷途知返,被雷欧规劝到凌氏旗下,为我卖命。现在乖得很。”

    秦南君咽了咽口水,她隐隐觉得……小张不是什么迷途知返,应该是,“成了双重间谍。”

    凌爵勾了勾唇角,没再说话。

    她复杂的看着凌爵,这个男人……城府究竟有多深,新兰的案子,她是和他一起完成的,在她埋头苦干,暗暗钦羡他的时候,他却在老谋深算着怎样给宋厉晟狠狠一击!

    回到水月墅庄,凌爵径自上了楼,秦南君还在和老狐狸和奶奶打招呼,刚要报备一下今天的情况,就被凌爵喊了上去。

    进了卧室,“干嘛……哇啊——!”

    手腕被人拽住,紧接着整个人都被打横抱起,随即便是“砰”的关门声,某人用脚把门踢上了!

    再反应过来时,秦南君已经被压在了chuang上!

    “凌爵!你脑子有坑啊?!”

    凌爵扯开自己的领口,露出健硕的蜜色胸膛,危险的看着她,“我们说好的。”

    “说,说什么了?”秦南君紧张的险些被口水给呛着,从会场离开,他就急得很,路上车子开的也总超速,她还当他有什么急事!竟没想到拽着她就……

    “如果我拿到这个案子。”他低头凑在她耳边,用气声道,“就要把你、干、死、在、chuang、上。”

    ————

    PS:亲们,《蛮妻》下个月要冲新书月票榜~手上有月票的亲们,喜欢南君爵儿爷爷奶奶宋宋还有小君君的亲们!一号就把月票砸过来吧!客户端一变二哟~你们给力,君君保证更新更到你们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