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雨小说 > 一剑斩破九重天 > 五八、炼罡脉

五八、炼罡脉

作者:流浪的蛤蟆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加入书签
一秒记住【飘雨小说 www.pyxs.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王崇和干荫宗结盟,很快就遇到了吕公山和黄袍怪等人,又因为遇到了小剑仙欧阳图,被生擒回了云台山,所以并不清楚,最近还都发生了什么事情。

    姚莲舟为了找出吕公山,也顺带想要除去,胡乱杀人,修炼操魔大法,炼质魔罗睺的小魔帅卫悲,倒是跟不少人都碰了面。

    黄袍怪对抓捕吕公山,并不热忱,却借机把方圆千里的妖怪都统合到了一处。

    除去死掉的五毒夫人,白羊大仙,还有巨头龙王座下的两大妖将浑海红和闹海青,几乎所有参与围捕吕公山的妖怪,都被他以种种手段降服。

    朱红袖在欧阳图手底下吃了亏,又知道吕公山遇到此人,十九逃不脱,也早就远遁,不在趟这浑水。龙吉吉走的更早,她本来就另有师门的任务。

    混天道的天鹤道人,为人最是奸猾,感觉到风头不妙,已经不知所踪。

    姚莲舟已经找上了,武当派的缙云仙子林绿珠,想要联手对抗黄袍怪,所以他并不想再多分心。

    “姚某来的冒昧,叨扰甚久,多谢两位高僧款待,这里有些散碎银两,权当做随缘钱!”

    姚莲舟留下几锭散碎银子,起身便走,王崇也不挽留,送走了这位吞海玄宗高徒,他才长长的舒了一口气,某种玄妙感应,自然而然的生出。

    王崇七二炼形术心法运转,全身真气轰然爆开,白蛇,苍猿臂,玄龟,灵鹫……十二头真气所化灵兽,翩然飞舞,在天地元气潮汐中撞开了一条通道。

    饶是王崇真气积蓄的雄浑,七二炼形术修成的真气,又以浑厚著称,十二头真气所化灵兽,也不过撞开短短一段距离,就先后崩灭,无以为继。

    王崇双目睁开,掌心已经多了一道手指粗细,半尺有余的“罡脉”。

    他体内的七二炼形真气,最少有一半,涌入了这条短短的罡脉之中。

    王崇早就把七二炼形真气,修炼的通身圆满,想要再增长一丝也不可能,因为经脉窍穴,再无多余。

    但多了这短短的一条罡脉,七二炼形真气,就能再多增厚五成。

    王崇运转天地元气,缓缓补满经脉,尝试催运真气,送入自己新炼就的罡脉之中。

    这道罡脉吞吸了他一半的真气,居然还有余力。

    王崇运转真气,灌输了片刻,这条半尺有余的罡脉,居然缓缓增长。

    王崇从天地之窍,抽取天地元气,转为七二炼形真气,又复送入罡脉之中,这一道罡脉在如此雄浑的真气冲击下,一寸一分,一直涨到一尺二三寸,这才犹如遇到壁垒,再也无法寸进。

    但就算只是这一尺二三寸的罡脉,也足以让王崇的修为,增长一倍有余。

    他深深呼吸了一口真气,施展仙鹤舞空劲,双足飘飘荡荡,竟尔拔空而去。

    只是他终究是才入天罡,拔升了三四尺,就真气不济,落下地面来。

    王崇欢喜的什么也似,一声长啸,跃起半空,施展仙鹤舞空劲,虽然他只能御气刹那,但却让身法多了无数变化。

    一跃腾空,身形在空中如燕子般转折,能连出数招,任何人间武者,面对能够腾空转折,肆意变化招数的敌人,只怕一招就要被击败,根本无从抵挡。

    观真和尚一直陪伴在侧,姚莲舟走了之后,他就觉得王崇身上气息渺然,此时见王崇施展出来御气之能,忍不住替这位“师弟”欢喜。

    “没想到观羽师弟,居然道入天罡!也不知道,我什么时候,才能突破此一境界。”

    燕北人,尚文礼,还有小狐狸胡苏儿,以及王崇手下群妖,此时也都凑了过来,他们大多数都是有眼光见识的,见自家主公,修为突飞猛进,都是好生欢喜。

    小狐狸更是眉飞色舞,暗暗叫道:“我家公子,这才没多几日,就能修成天罡。再有几年,说不定能够道成大衍,那就是散仙一流的人物了。”

    燕北人和尚文礼,又是欢喜,又是羡慕,两人跟了王崇,所为何来?

    不就是指望能够成仙,延年益寿,学成仙家手段?

    此前王崇也不过“先天之境”,两人虽然绝不会反悔,但也不敢笃定,自家公子就一定能“成仙”。

    现在王崇修成天罡,对凡俗来说,已经是剑侠的手段,让两人如何不欢喜?

    只有王崇步步踏高,修为日进,他们才有可能得蒙恩赐,也踏进修行之门。

    燕北人和尚文礼,都是经年行走江湖的人物,人情练达,他们知道自己的女儿和孙儿,拜师峨眉,却仍旧跟着王崇,就是因为,纵然燕金铃和尚红云得传峨眉妙法,也不能传授他们,最多把师门延年益寿的丹药送来几粒。

    也只有王崇,才会教他们修行之法。

    王崇把仙鹤舞空劲肆意演练了一回,心情愉悦,对观真和尚笑道:“倒是让师兄见笑了。”

    观真和尚双手合十,念了一声佛号,答道:“师弟修行,先为兄一步,真是天资卓绝。”

    王崇含笑回礼,他对手下,却又是另外一种态度,淡淡说道:“也非什么大事儿,你们各去做事,不用吵闹。”

    王崇见过峨眉几个最杰出的弟子,他足足用了年余,这才道入天罡,比人家已经是迟慢了数倍,还真就没什么得意,欢喜过后,已经按定了情绪,再无波澜。

    燕北人和尚文礼,急忙躬身一礼,各自去忙事儿。

    其余妖怪根本不敢在王崇面前吵嚷,只能溜溜的散了,只有小狐狸,仗着跟王崇亲近,不肯离开,只在周围打转。

    王崇想了一想,对小狐狸说道:“刚才那位来访的道友提醒,寺庙中确实不该养着女眷,我在径山寺这些时日,你就回家中去吧!”

    小狐狸顿时急了,叫道:“公子莫要撵我,若是寺庙中不合有女眷,我化为狐身也就是了。”

    王崇想了一会儿,说道:“我有事要出趟远门,你且跟我一起,去办这件事儿吧!”

    王崇出身天心观,始终是个隐患。

    他上次回来径山寺,想着自己太多杂事,修为荒废,故而想要突破天罡境,再去天心观斩草除根。

    如今果然已经突破天罡,王崇当然要践行诺言,回自己旧日师门一趟,灭了这隐患。

    小狐狸又惊又喜,心道:“公子此番,居然只带我一个,莫不是有什么好事儿?”

    当下欢喜的叫道:“我愿意同去!”

    王崇跟观真和尚说道:“师弟修为稍有进境,有一件事儿要做,山门就留给师兄看顾。”

    观真和尚连声道:“师弟尽可放心,寺中有我照顾!”

    王崇这才甩出了莲花宝座,招呼小狐狸上来,安安稳稳的驾驭这件宝物,一路向西,飞了数十里,又转折了一次,换了七八次方向,这才直奔天心观而去。

    黄袍怪坐在山峰上,左右两边是毒菩提和南雄和尚,身前有近千群妖,也颇有几分志得意满,喝道:“尔等入我西方一脉,将来成就不可限量。”

    这头大妖正要吹嘘,西方二圣座下,有多么美好,就听得天空上,有两道破空之声。

    “尔等妖魔,不安分守己,苟全求活!居然还敢勾结西方妖孽,成立小妖庭!便是死罪!”

    姚莲舟人在半空,双手左右一分,多了一杆画戟,冲着黄袍怪就劈空直刺。

    黄袍怪虽然汇聚群妖,建立的小妖庭,但此番东来,颇多不顺,先是姘头被人杀了,预定的手下,诸如白羊大仙,浑海红,闹海青,都没能降服。

    毒菩提和南雄和尚,也各有私心。

    心头正火气盛,忽然有人来踏场子,他哪里容得?手中宝刀一转,就跟姚莲舟硬拼了一记。

    姚莲舟手中画戟一抖,化去了黄袍怪的刀劲,但也被震退了数丈,心头不由得惊道:“这头大妖,却非是寻常金丹,刀法好生精妙。”

    黄袍怪也是微生讶异,没想到这个人族的大衍修士,居然还能接下自己一刀。

    和姚莲舟同来之人,正是武当派的缙云仙子林绿珠,她本拟自己和姚莲舟联手,也不惧几头金丹妖怪,却没想到黄袍怪居然凶横若斯。

    顾不得按照计划,去阻击毒菩提和南雄和尚,剑光一振,就和姚莲舟联手恶斗黄袍怪。

    当初吕公山,干荫宗,还有王崇,都在黄袍怪手下吃了亏,姚莲舟和缙云仙子林绿珠,道行法术也就跟吕公山差不多,又没有吕公山手持三宝,争斗不过数招,就落在了下风。

    他们两人自忖法力高强,并未有联络各自同门,姚莲舟双手变幻,连续出现十多种兵刃,却被黄袍怪一一击破,不由得心头后悔,叫道:“林仙子,请速走,我来断后!”

    他终究是个至诚君子,想着是自己邀请缙云仙子林绿珠来斩妖除魔,豁出命去,也要保林绿珠逃走。

    便在此时,一朵莲花,悠悠荡荡,从附近飘过,莲花上之人,看到这边正在斗法,想要掉转方向,却哪里还来得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