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雨小说 > 重生之商女王妃 > 第一千零四十章 错过了

第一千零四十章 错过了

作者:禾木火每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加入书签
一秒记住【飘雨小说 www.pyxs.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白如月靠在摇椅上,看着天上圆盘似的明月呆呆出神。过了一会,一双温润的大手蒙住她的眼睛,白如月笑着抬手抓住蒙她眼的双手,说道:“爷,你迟到了。”

    梁王松开手,反手握住白如月的手,温声问道:“对不起,让你久等了。”

    白如月往边上让让,给梁王让出位置来,“爷坐,不用道歉,我说笑的,我也刚回来。”

    梁王看了眼宽了许多的椅子,心里一暖,坐下身来,问道:“换了椅子?”

    梁王抬手揽着白如月的肩,白如月趁势靠在梁王的胸前,点头应道:“一年多前,就让她们寻了张双人的回来了。”

    梁王低头看眼靠着自己的月儿,抬手揉了揉她的头,“月儿有心了。”

    白如月看着天上的明月,“今儿的月很圆,很好看。”

    梁王抬头看一眼天上的明月,低头对白如月耳语道:“在爷眼里,怀里的月儿最好看。”

    白如月猝不及防的听到梁王的情话,脸瞬间变得火烧火燎,回头看向梁王,问道:“真的?”

    梁王认真的点点头,“爷保证,真真的真,没有半点虚假。”

    白如月对上梁王深情款款的目光,有些魔怔的喃喃道:“好想爷再说一遍。”

    梁王低下头来,在她的耳边说道:“在爷眼里,爷的月儿最好看。”

    白如月心里涌起一阵感动,低声道:“谢谢爷,月儿好喜欢。”

    梁王感受到白如月情绪的情绪波动,将话题岔开,“力哥儿‘章哥儿他们都回来了吗?一家人一起过的节?”

    白如月轻轻的点了点头,“嗯,都回来了。章哥儿送了月儿一副山水画,他自己画的,三哥说笔法虽有些稚气,但灵气十足。月儿觉得很好。”

    梁王笑道:”难得他有这份心,这比什么都好。“

    白如月点头道:”月儿也是这么想的,画本身不重要,重要的是他的心意。“

    梁王问道:”章哥儿只给你一人礼物?“

    白如月摇摇头,”不是,每人都有,连没有满月的小宝都有。对了,章哥儿给杨青礼物时,杨青很是感动。看着他们能融洽的相处。阿娘好高兴。“

    梁王深有感触的点点头,”章哥儿的心纯,杨青的心慈,都是有福的人,这个家会越来越好的。“

    ”但原吧,都是受过苦,尝过辛酸的人,应该懂得珍惜。爷,月儿让她们送了黄酒过来,你要不要喝点?”

    梁王点头道:“好,那就喝两杯。”

    白如月坐直身来,拿起筷子夹姜丝放入黄酒里。

    梁王伸手接过白如月手里的筷子,说道:“让爷来。”

    白如月将筷子任梁王取走,坐在边上看梁王将姜丝放进酒里,

    又加两块冰糖进去,再将酒壶放到小炉上加热。

    白如月问道:“爷会煮酒?”

    梁王眼盯着酒壶,“可能没你做得好,不过,多练练应该会做得不错。”

    白如月笑着说道:“爷用不着练这个。”

    梁王回头看一眼白如月,抿嘴笑道:“爷不会为别人练,爷只为月儿练。爷喜欢为月儿做这些事。”

    白如月的手不由自主的挽着梁王的手臂,头靠着梁王的肩,感动的说道:“爷,你待月儿太好了。”

    梁王歪着头蹭了蹭白如月的头,柔声说道:“那当然,你是爷的心尖肉,爷不待你好,待谁好?”

    梁王嘴里说着,手上的筷子轻轻的搅动着黄酒,

    过了一会,说道:“酒应该可以了。”

    梁王边说边伸手去拿桌上的帕子,用帕子包着酒壶的提手,将壶里的酒倒进杯里凉起来。

    再将一个小碗放到白如月面前,夹了几个水煮毛豆放到碗里。

    说道:“夜深了,吃了肉当心不克化,吃点毛豆吧。”

    白如月点点头,直接伸手捻起毛豆开吃。

    “宫里的宴会热闹吗?”白如月问道。

    梁王点点头,“嗯,很热闹,除了皇子公主到场,皇室宗亲里,每家也有代表到场。

    宴席设在秋月殿,一众人在殿里好吃好喝好看的玩够了,再随父皇到观景台赏月。”

    白如月边吃毛豆边听梁王讲述。

    梁王说道这里,停顿了一下,犹豫着要不要将大长公主打量他的事对白如月说。

    借着月色,白如月见梁王欲言又止的样子,问道:“爷怎么了?宴会上发生了什么事?”

    梁王摇摇头,“没事,就是爷今儿在宴会上见到了大长公主。”

    白如月坐直身子,疑惑的问道:“大长公主?永安门丁家的那位?”

    梁王放下筷子,看着白如月问道:“月儿知道她?”

    白如月点点头,“嗯,听说过,大长公主深居简出,听说她不参加谁家宴会的,今儿进了宫?”

    梁王点点头,“嗯,是满深居简出的,爷长这么大,今儿算是在正式的场合第一次见到她。”

    白如月听出梁王话里有话,试探的反问道:“爷在其他场合见过她?”

    梁王点点头,“嗯,前些年,在大相国寺远远的看过她。那一回,她去大相国寺上香,正好,爷也在。爷看到她,她没有看到爷。”

    白如月问道:“爷对大长公主有疑惑?”

    梁王点点头,如实说道:“今儿,爷进到秋月殿,她就偷偷的打量爷。

    这么多年不曾出门的人出门了,一定有让她出门的理由。她的理由是什么?这是爷比较好奇的。

    爷已经吩咐人去查了,应该很快得到结果。”

    白如月的思绪飘得很远,她对这位冷冷清清的大长公主没有多少印象,到是对她家二儿媳妇姬夫人有些印象。

    “月儿,怎么了?想什么呢?”

    梁王又给白如月夹了些毛豆放在碗里。

    月儿回过神来,说道:“没什么,在想大长公主是什么样的人?她性子够冷清的。做公主那会儿就这样吗?”

    梁王摇摇头,“不清楚,若不是今儿在筵宴上见着她,爷都想不起来京城还有位大长公主。”

    月儿手里捏着一个毛豆,想了一会,慢慢的将毛豆送到嘴里。

    侧头看向梁王,“爷,大长公主今儿一直暗中盯着你,她是善意还是恶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