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雨小说 > 我真的是捡漏王 > 第九百四十章 想动手的话,可以试试!

第九百四十章 想动手的话,可以试试!

作者:灵异13号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加入书签
一秒记住【飘雨小说 www.pyxs.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木料厂的老板说。

    “愿赌服输,大家都已经见证了刚才的赌局,加陵大师的确是输了,既然输了,就应该兑现他自己下的赌注。刚才他们定下的赌注,也已经多次声明,张老板输了的话,全听加陵大师来买木料,张老板赢了的话,张老板需要的木料,全部由加陵大师出钱为张老板买下来!现在,结果已经出来了,加陵大师,是您兑现赌注的时候了!”

    听到这话,加陵看向木料厂的老板,嘴角狠狠地抽了抽,他有些说不出回来,有些话,也不能在这种场合说。

    “是,我愿赌服输,一定会为张老板买下所有的木料!”

    话虽说了出来。

    但是加陵脸上却写满了不情愿和愤怒。

    如果不是木料厂老板出面说出这些话,加陵还不准备承认这场赌局。

    他看向木料厂老板,想要从他脸上找到一些答案。

    那表情好像在问。

    “为什么要坑我?”

    木料厂老板不理会他。

    再多交流,就会看出来,他和加陵是勾结在一块儿的。

    “张老板,您可以计算下,那辆车上所有的木料总共需要多少成本,加陵大师一定会为你买单的!”

    木料厂老板这话,也是在为加陵找退路。

    加陵有所体会,所以,也不再多说。

    陈叔却说。

    “你们别忘了啊!不是车上的那些,是我们想要买多少,加陵就出钱帮我们买多少,我们需要的木料多,车上的那些木料,还不够!”

    “你……”

    加陵几乎要怒了。

    他的话说了一半,但是,又忍了回去。

    “是啊!是啊!张老板大老远跑来,到我们这里,光顾我们这个最大的林场,只是看了木料厂,选了这么一点点木料,那怎么合适呢?不管怎么样,也得到我们红柯林场好好挑选一下的啦!加陵大师,既然输了,就该兑现,要不然,会被人说我们缅国人做生意,不讲诚信的!这件事情就这么定了,加陵大师,您也不是缺钱的人,替张老板买单又不是买不起,不是吗?”

    木料厂的老板,立刻出来打圆场。

    加陵没说话,但是,他也不敢否认要为张易买单的事实。

    实际上。

    仓库里的木料,张易差不多也都看了一遍。

    顶级的木料,张易差不多都挑走了。

    按照计划,的确应该去红柯林场好好看看。那里的好东西虽然分散,但是,既然来了,就应该去找找看!

    木料厂的老板,跟张易说。

    “张老板,这仓库里的木料,您也已经挑了两遍了,更好的木料,那肯定在林场里。所以,您看,要不要去我们红柯林场挑选一下?您放心,加陵大师既然输掉了这场比赛,不管你们怎么挑,他肯定会为张老板买单!”

    说完,木料厂的老板,还看了加陵一眼。

    加陵点头。

    他说。

    “没错,张老板随便挑,钱我一定出!”

    “那好,我们现在就去红柯林场吧,我听说,你们这边赌木,到林场里赌木,才是最紧张刺激的,我还真想体验一下!”

    张易这么说。

    那木料厂老板说。

    “张老板放心,您一定会满意的!我等下就跟林场那边的负责人联系,他们会派越野车过来接你们过去的!你们的车,底盘太低,上山的路可能不太好走!”

    “好!”

    张易答了一句。

    木料厂的老板就离开,过去安排了。

    张易和陈叔带着刚才开出来的奇楠沉香,到木料厂的休息区去休息等待。

    这些奇楠沉香说实话随身携带着,实在太过扎眼。就这么一块,价值过亿,这比直接拿了一包黄金还可怕。

    围观的人见事情结束,也就各自散去。

    那些想要收购奇楠沉香的,则跟着张易他们,也去了休息区。

    有些人过去,攀谈了几句,但是有心无力。

    手上的资金不够。

    只有那两个准备把资金加在一起,合买张易手上那奇楠沉香的两个人,感觉有戏,到张易和陈叔面前,表明了他们的来意。

    不过。

    张易对于手上的奇楠沉香,并没有直接出手的意思。

    更何况,那两个人能够拿出的最高价,只有一亿1000万,这个价格,甚至低于奇楠沉香的市场流通价。

    奇货可居,这块奇楠沉香的实际价值,远超这个价位。

    好东西,当然要留到洛城的拍卖会上。

    怎么会在这里贱卖?

    “张老板,您自己拿着这样贵重的沉香,在缅国,恐怕会很危险啊!我知道,我们的价格低了一些,但是,把钱存在银行卡里,总比拿着这么个耀眼的宝贝要安全的多啊!”

    价格上那两个人没有任何优势。

    他们开始替张易分析,他的处境,甚至,还有了危言耸听的意思。

    另外一个人也说。

    “没错,你们就两个人,也没保镖什么的,说真的,您真拿着这个,恐怕未必能出得了缅国,木料行业,黑幕多得很……”

    这话就说的有些过分了。

    估计,这两个人见张易不准备出手,也是急了,不知道该说什么才能说动张易,只好这样威逼利诱。

    可是。

    这种方式在张易和陈叔这里,简直就是在搞笑。

    “你们觉得,会有人过来,把我的奇楠沉香给抢走?”

    张易饶有兴趣的问。

    “这可真说不准,刚才人多眼杂,搞不好就真有坏人混在里边。这边的环境比不得国内,张老板,您可真得小心,别到时候,赔了夫人又折兵,把命给留这儿了!”

    这话陈叔不爱听。

    他看向那两个人,直接指着远处说。

    “滚蛋!”

    “我们好心……”

    “滚蛋!没听懂吗?”

    陈叔吼道,他最烦这种人。

    没实力收购,就来危言耸听,用这种卑鄙的方式收购。以前,陈叔做古董生意的时候,这种套路见得多了。

    这话一出,显然是没得谈了。

    “不知好歹!”

    那俩人嘟囔了一句,起身离开了。

    还没有走远的时候,张易拿着个玻璃杯,喝了口水,补充了一句。

    “你们想动手的话,可以试试!”

    话音落下的一瞬间。

    他手中的茶杯,嘭地一声被捏碎了。

    那玻璃杯很厚实,而且还是钢化玻璃,但是,在张易的手里,看起来好像很脆弱,手上发力,就像突然崩掉了一样。

    刚才那两个人,回头看了一眼,只感觉一阵后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