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雨小说 > 异常生物调查局 > 第四百七十二章 误会重重2

第四百七十二章 误会重重2

一秒记住【飘雨小说 www.pyxs.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张安国的话倒是提醒了我。

    江湖处处都是陷阱, 夏稷出手从不是只在江湖,所有能利用的资源都是他手中的利器。这一次,还是夏稷的手笔,他可能早就做好了在阳龙山失手的准备。

    夏稷的风格就是,即使输在江湖之中,也要赢在江湖之外。

    张安国道:“大伙儿都坐下,这个事儿,我们得好好研究一下,看看能不能避重就轻。陈野,你把阳龙山上的经过跟我详细说一遍。”

    张安国看我还站着,不由得叹了口气道:“陈野,我知道,你心里非常排斥这种事情。但是,我得告诉你,除非你不在异调局,否则有些规则,你就必须遵守。”

    我爷走过来坐在了会议桌前:“野子过来,这事儿说到底,还是你办的不严谨。安国,问你情况,帮你想办法,那是对你的保护,你别不知道好歹。坐下,给我好好说话。”

    我也知道张安国没有什么恶意,否则,就不是这么跟我说话了。

    我坐下来把阳龙山里的经过仔细说了一遍,张安国有问了我几个问题,才皱着眉头道:“不对啊!在阳龙山里,你是有失误,但是不足以致命,夏稷摆出这个阵势,似乎没什么道理。你把你们上交的报告给我拿来看看。”

    我回头招呼小钱儿把报告拿了过来,异调局里的报告一直都是小钱儿负责,我把她叫过来,也是想研究一下怎么应对钱家的事情。

    小钱儿来了之后,张安国就低头看起了报告:“你们的报告,跟我收到的一样。内容很详细。上面应该不会大动干戈才对,夏稷这是为了什么?”

    我脑中忽然灵光一闪:“不好!夏稷的杀招不是科考队。叶玄哪儿去了,快把叶玄给我找回来。”

    没过几秒钟,叶玄就急三火四的赶了过来:“老班,你找我干啥?”

    “你在?”我也懵住了,叶玄在,陈三金在,小糖豆也在。局里的四个火药桶全都在,是我想多了?

    “没啥事儿?”我抓着脑袋坐回椅子上的时候,叶玄嘟嘟囔囔的道:“这一天,一惊一乍的,流光赶紧给我倒口水喝?流光……”

    “叶流光哪儿去了?”我这才发现叶流光没了:“快找叶流光。”

    屋里的人一下子跑出去一多半儿,叶玄却走过来摸了摸我脑袋:“老班,你没事儿吧?你今天是不是魔障了?”

    “我没魔障,我是怕出事儿。”我飞快的说道:“我算错了一件事儿。钱家,对我们不会造成太大威胁,夏稷也不会专程为了恶心我们抛出钱家。他的目标是小钱儿。”

    叶玄顿时急了:“什么意思?”

    我说道:“你自己想想,小钱儿要是被钱家弄回去,你着不着急?你是不是得找钱家闹事儿。钱家人要是死在你手里一两个,后面的事情怎么处理?”

    “我能杀钱家人?我……”叶玄话说一半脸色也变了:“我的妈呀!流光……”

    叶玄在叶流光心里比任何人都重要,叶玄差点被钱永宁给打吐血,叶流光肯定咽不下去这口气,她要是去了钱家驻地,肯定会中夏稷的圈套。

    桃小妖他们差点把异调局翻过来也没找到叶流光在哪儿,我心里不由得猛然一沉:“去钱家驻地。”

    我刚要往出走,张安国的电话就响了,他挂断了电话之后,脸色不由得微微发白:“钱家被人血洗,叶流光在现场。”

    叶玄顿时懵了:“你说什么?”

    “先别问,去看看再说!”我拉上叶玄就往出跑,小钱儿却先我们一步冲出了大门。

    那时候,小钱儿也不知道是从哪儿来的力气,我和叶玄玩了命都没能追上她,要不是桃小妖和我奶这两个轻功高手在,我和叶玄肯定能把小钱儿给追丢了。

    等我们赶到钱家所在的酒店时,离着酒店几百米的地方就被人拉起了警戒线,大批警察举枪指着站在酒店门口叶流光,后者却对指向自己的枪口视而不见,一直看向远处的大道,直到看见叶玄过来才低声道:“哥,你来了!”

    我向叶玄打了个一个手势,意思是:让他看好叶流光,我自己推门进了酒店大厅。

    我脚还没站稳就觉得头皮一阵发麻,酒店大厅就像是一座屠场,遍地都是七窍流血的尸体,地上虽然没到血流成河的地步,但是那种漆黑如墨的血迹却更让人觉得心颤。

    我大致看了一眼,死在大厅里的人不止是钱家人,还有酒店的服务员,保安,经理,在酒店下毒的人是没有差别的动手屠尽了一切生灵。

    我绕开地上的尸体走到电梯附近时,正看见一具从电梯里扑出来的尸体,他生前显然是想要爬出电梯呼救,可他还没来得及起身就咽了气,尸体正在卡在门里,滴滴乱响电梯大门一次次在尸身两侧碰撞,怎么也没法关闭,大门每往尸体上撞击一次,从尸体耳朵里冒出来的鲜血就多上一点。乍见之间,就像是电梯大门正在一点点的把尸体上残留的鲜血给挤出体外。

    他跟大厅里的人中的不是一种毒?

    我只是扫了尸体一眼就顺着楼梯追了上去——现在最重要的事情不是看什么尸体,而是赶紧找到小钱儿。

    我人还没到二楼就听见踹门的动静——小钱儿就像是疯了一样挨个房门踹了过去, 踹开一间方面就进去翻尸体。

    我冲到二楼才看清了哪里的情况,整座二楼就没有一间开着的房门。二楼所有人都死在了屋里,连一个能走到门口的人都没有。

    我往最外侧的房间里扫了两眼,屋里尸体我见过,他们但是就战力里钱永宁不远的地方,我还特意看了两眼,那两个人的修为不错,足能跻身一流高手之列,可他们却在中毒之后,连房间都没能走出来。可见毒死他们的毒药何等猛烈。

    小钱儿连着踹开几道房门之后,撒腿就往三楼跑,我也赶紧跟了上去,没过一会儿就听见了小钱儿撕心裂肺的哭声。

    她找到钱永宁了。

    钱永宁和原配妻子全都死在了自己的房间里,钱永宁还被人给砍断了双手。

    小钱儿正抱着钱永宁的尸体嚎啕大哭,我走进屋里看了一眼就退了出来,转头看向走廊尽头,我奶这时候也追了上来,我向我奶招呼道:“奶,你过来帮我看着点小钱儿,我去别的地方看看。”

    我酒店里找了一圈,却偏偏没看见徐姨的尸体。

    我正在迷惑之间反倒是听不见小钱儿的哭声了,我顿时吓了一跳,小钱儿该不会出了什么事儿了吧?

    等我赶回房间的时候,看见小钱儿脸色铁青的坐在床上,脚底下还踩着钱永宁的尸体。

    我第一个反应就是:钱永宁是假的!

    钱永宁再怎么不好,也是小钱儿的父亲,她刚才哭的时候也是情真意切,哪能过了十分钟不到就把尸首踩在脚底下。

    我看向屋里的桃小妖时,后者微微点头道:“这不是钱永宁,他被易容了。”

    我沉声道:“谁看见徐姨了?”

    从外面赶过来的人全都摇了头:“没看见。”

    我心里不由得“咯噔”一声——这下更说不清了。

    凶手屠了钱家,唯独不杀钱永宁和徐姨,这就更让人觉得叶流光是杀人凶手。

    叶流光想要杀人泄愤,但是他不会杀钱永宁和徐姨,因为他们是小钱儿的亲生父母,杀了他们没法跟小钱儿交代。至于钱家其他人,小钱儿不会放在心上。

    对于亲戚,我们几个人以前就讨论过,而且观点也差不多。

    有亲情,没血缘,也是亲人。就像是我奶我爷,把异调局的人全都当成了后辈。小钱儿他们喊着陈爷,云姐,实际上也把他们当成了亲人。小钱儿以前还说过:将来要是有姑娘嫁给你,百分之五十是看在云姐的面上,你自己只能占一半儿。可见她们之间的感情有多好。

    至于说,有血缘,没亲情的人,就跟路人的区别不大。不是有句话说:十年不走动,亲戚变路人吗?这就好比说,有个十年八年甚至更长时间没有任何联系的亲戚忽然找你,人的第一个反应多数是:他有事相求。很少有人会往亲戚上想。

    更有甚者,是亲戚把你当仇人,就是看不得你好。打着亲戚的名义冒坏水儿,今天给你爹出个馊主意,明天在老太太面前叨咕两句,不把你推进火坑,不看你落魄,他就不舒坦。什么时候看到你比他活得差了,他就跟吃了蜜一样高兴。

    用叶玄的话说:我摊上这样亲戚,把他抽得满地找牙都是轻的,惹毛了老子我就把他埋了。

    小钱儿二婶就差不多,他们那些安排就是打算卖了小钱儿,给自己换来些利益。徐姨当年进不了钱家大门,跟钱家那些亲戚也不无关系,小钱儿要不是碍于他父母的面子,早就能跟钱家翻脸。

    杀人凶手了解钱家的一切,这样杀人看似于理不合,但是于情似乎又说得通,等于是把矛头指向了叶流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