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雨小说 > 特工狂妃:残王逆天宠 > 第四百二十四章:聘你为嫡妻

第四百二十四章:聘你为嫡妻

作者:小鱼大心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加入书签
一秒记住【飘雨小说 www.pyxs.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楚玥璃言之凿凿地道:“还记得我去过你的逐日居,看过你那些针头线脑吗?当时,水灵说,你靠卖些手帕荷包赚些买纸买墨的钱。所以,我格外关注了你的布料和针线,以及半成品。当时,我只是好奇,这些东西能卖几个钱。而今却发现,这个小人身上的布,就出自你那些个碎布。再者,你可能不知,你系的疙瘩,和别人不一样。阖府上下,也只有你能从父亲口中得知顾侯的生辰八字。”看向长公主,“长公主若是不信,现在就可以派人去二姐的逐日居搜一搜。若是搜不到这些布料,也没关系,只需问出二姐那些荷包帕子之类的东西,都卖到哪家铺子,拿回来,一对比便知。”

    长公主看向楚怜影,眸光沉得如同一场即将倾盆的暴风雨。

    楚怜影怕极了,感觉舌头都开始打颤儿,却试着拼死一搏,道:“那……那小人的身上,说是写有字。水灵不会写字,我的字……我的字定不会与那诅咒之字相同。”看向长公主,“求长公主明鉴,让怜影以字证清白!”

    长公主看着楚玥璃,道:“准。”她倒是想知道,楚玥璃如何继续让楚怜影认罪。

    很快,笔墨纸砚摆上。

    楚怜影用颤抖的手,抓起毛笔,写下几个字。

    管家拿起纸张,又取走小人,一同送到长公主面前。

    长公主看的时候,眸子就是一缩。显然,这诅咒当真是犯了她的禁忌,踩踏了她的底线。

    管家道:“瞧着,确实不是一种字体。”

    长公主抬眸,看向楚玥璃。

    楚玥璃垂眸看着楚怜影,见她稍微松了一口气,便道:“试试左手吧。”

    楚怜影当即就是一僵,汗水瞬间湿透了衣衫。

    长公主声音沉沉地道:“写。”

    楚怜影拿起笔,颤来颤去,竟然……一直不敢下笔。

    长公主缓缓深吸一口气,吐出三个字,道:“打杀了。”

    楚怜影一颤,丢了笔,喊道:“息怒……长公主息怒啊……”

    然,长公主无法息怒。

    护卫上前,直接夹起楚怜影,按在地上,棍棒便噼啪落下。

    一声接着一声,从皮开肉绽到血肉模糊,棍棒粘着血,带起肉。

    楚怜影喊道:“父亲!父亲……救救女儿……父亲……”

    楚大人头冒热汗,几次鼓足勇气,却没敢吭一声。

    楚怜影晓得无人会救自己,明白了自己的下场,当即发狠道:“长公主!啊!楚玥璃在外面有奸夫!有……啊…… 有奸夫!”

    楚玥璃道:“继续,我还想听听,你临死前还能编排什么。”

    楚怜影喊道:“我没……啊!我没…… 啊!”

    楚玥璃道:“好好儿说,慢慢讲,争取别断气啊。”

    楚怜影气得不行,却只能用两只眼睛盯着楚玥璃,咬牙切齿道:“楚玥璃!你……不!得!好!死!”

    楚玥璃道:“楚怜影,我且告诉你,我早就打算成全你和顾侯,让你们双宿双飞。自始至终,顾侯喜欢的都是你,你却用小人诅咒他早死。你这种蛇蝎心肠的女人,才会不得好死。你看,应验了。”

    楚怜影一张嘴,吐出一口鲜血,含糊地道:“他不要我了……不要我了……他该死!该死!”

    长公主大怒,嘶吼道:“打!给本宫活活儿打死!”

    棍棒落下,楚怜影惨叫声十分凄厉。

    楚玥璃道:“楚怜影,我告诉你一个事实。顾侯之所以不纳你,是因为他知道自己身体已经油尽灯枯,不忍心将你圈在后院里一辈子。如此男子,得之你幸。不得,你命。”

    楚怜影突然睁大眼睛,用颤抖的唇,无神地问:“真的?”

    楚玥璃回道:“假的。”

    一闷棍落下,楚怜影载着所有痛苦和恨意,死了。

    然,楚家人,却没有一个敢靠前去给她收尸。唯恐遭长公主怀疑,被直接按地上打杀了。

    血,沿着地面蜿蜒而行,从楚家人的脚前流淌而过,有人向后退了退,如同受到惊吓的孩子。

    长公主问楚玥璃:“你如何晓得博夕心事?”

    楚玥璃回道:“顾侯有情有义,为人良善,若非此等原因,又如何会弃了楚怜影?”

    长公主问:“为何告诉那贱人事实之后,又告诉她是假?”

    楚玥璃回道:“说出我猜测之事实,是不想糟蹋了顾侯的一片真情实意。告诉她是假,是因为玥璃觉得,这种女子,至死,都不配拥有半分顾侯的情意。且让她含恨而终吧。”

    长公主那颗愤怒至极的心,在楚玥璃的轻言细语下,渐渐舒展开。虽然不会因此缓和半分失子之痛,却生出了一种可以安慰顾博夕在天之灵的欣慰之感。

    长公主点了点头,道:“楚玥璃,你不错。”转身,坐回到软轿上,看着楚玥璃,认真道,“你若进府,本宫承诺,以嫡妻之名迎你过门。”

    一听这话,所有人都倒吸了一口凉气!

    一个四品小官的庶女,竟能成为侯爷的嫡妻?!虽侯爷薨了,但夫人的名头,可是实打实的。单单是长公主抛出来的这个诱饵,就够多少大臣家眷争个你死我活。在大宴,男子为尊,女子素来只是附属品。而唯一能让女子自保,乃至于享受尊荣的,便是一个嫡妻的名头。至于什么夫妻恩爱啊,简直不敢奢求。因此,嫁给一个死人,也未尝不是一件好事。尤其是,这个死人还是位侯爷。

    就在几乎所有人都以为楚玥璃会点头答应时,楚玥璃直视着长公主,道:“长公主怎就那么喜欢玥璃,非要玥璃陪着作伴?”

    长公主微愣,仔细看了楚玥璃一眼,道:“喜欢你?呵……”

    就在几乎所有人都以为长公主会嗤之以鼻时,长公主却道:“没错。比起那些不知深浅矫揉造作没有脑子却只会痴心妄想的后宅女子,本宫更喜欢你。”

    楚玥璃道:“若公主真喜欢玥璃,就当放玥璃自由,看玥璃高飞。”

    长公主审视楚玥璃,眸光幽幽道:“看来,侯府是抬不动你了。”

    楚玥璃回道:“抬人,心不在,往后余生,长公主不想和一张苦瓜脸相对吧?”

    长公主道:“楚玥璃,本宫耐性不好,而今,却给你一个机会,准你想好后,来个本宫一个答复。”一抬手指,示意起轿。

    临行前,长公主的视线在封疆的身上一扫而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