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雨小说 > 最强女婿 > 第673章 苏洁的葬礼

第673章 苏洁的葬礼

一秒记住【飘雨小说 www.pyxs.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听到杜一鸣的这一番解释,路小婉的脑瓜子嗡嗡的,难道真的是自己误会了杜一鸣吗?

    可是就算自己误会了,那几个闺蜜应该不会误会啊?

    看到路小婉神情有些犹豫,杜一鸣连忙继续说道,“你的那几个闺蜜太开放,我受不了,所以就想通过猜拳让她们消停下来!”

    杜一鸣这么说,让路小婉顿时感到十分的无地自容,照这么说是自己误会了杜一鸣。

    而且从始至终,杜一鸣都没有明确提出要和她的闺蜜干过分的事情。

    “你说的是真的?”路小婉气势不禁弱了下来,试探的问道。

    “你说呢?”杜一鸣反问道。

    “那好吧!就算我误会你了!”

    “那用不用我去给你的闺蜜解释一下呢?”杜一鸣故意这么说,就是为了刺激路小婉。

    “解释个屁!她们那几个小贱人,我是看清楚了她们的面目,我告诉你,以后你离她们远一点!”路小婉以一种嗔怪的语气朝着杜一鸣说道。

    以后?哪还有以后?

    杜一鸣从花坛上走了下来,把手机递回了路小婉面前,神情严肃道,“我已经按照约定和你吃完了饭,也希望你能够遵守约定!”

    杜一鸣用手点了点手机,路小婉不是傻子,她自然指的杜一鸣指的是手机里面的不雅照片。

    说完,杜一鸣便转身大步走开。

    而路小婉也没有拦住他,看着手机,又看了看杜一鸣帅气的背影,她嘴角不禁溜露出得意的笑容。

    只要有这些手机在手里,就可以随时要挟到杜一鸣,也就牢牢把这个男人给控制住了。

    从餐厅离开,杜一鸣赶紧换上了自己的衣服,朝着云水殡仪馆开车过去,因为今天下午,他答应了周韵,要去参加苏洁的葬礼。

    与此同时,云水殡仪馆门前车辆如车水马龙一般,清一色的黑色大奔,今天这里已经全都被天家给包下来了。从殡仪馆门口一直到几公里外的路两边都摆放着花篮。

    在云水建市以来,从来没有这么大的阵势。

    而前来祭拜的人,已经从灵堂门口排队排到了大门口之外,这些都是云水的企业老板也名门贵族,得知死者是天家的人之后,都纷纷通过祭拜的形式来试图巴结天家。

    而所送的花篮更是已经堆放不下了,只好堆在殡仪馆外面。

    作为天家的女人,苏洁不仅活着富贵,死了之后也如此排场。

    这一切,都是天海一手操办的。

    虽然死了的是自己的嫂子,但是他却比在场的任何人都要伤心。毕竟在他的眼泪,苏洁是自己这辈子最爱的女人,尽管她是大哥的女人。

    看到自己的儿子如此的伤心,天姆有些不悦,“天海,你哭什么哭!”

    对于天海和苏洁之间的不伦关系,天姆是不知道的,所以才会对天海的反应表现出诧异。

    “妈!嫂子死的太冤枉了!你看看她的身体,下半身都炸没有了!”

    天海指着不远处水晶棺里面的苏洁的尸体道。

    对于天姆来说,来到这种地方本来就已经很晦气,听到苏洁被炸碎了,连忙吓得往后退了两步。

    “指什么指,不要对你嫂子不尊敬,我们离远一点,不要打扰她!”

    她说这句话的时候,自然的将目光投向一旁的周韵。

    今天她穿了一身黑色的素服,自从来到殡仪馆之后,就一言不发的站在一旁。

    而路平则是紧紧的跟在她的后面。

    “周韵,你说我说的对吧?”

    一向袒护苏洁的天姆,很少见的征求了周韵的意见。

    既然苏洁已经死了,而杜一鸣也成为了新任的董事长,天家的形势也发生了变化,天姆自然把依赖转向了周韵。

    而周韵是个聪明人,连忙接话道,“妈说的对,过去的就应该让它过去了!”

    天海一脸的不服气,恶狠狠的走向周韵,“要是让我知道是谁害了她,我绝对饶不了她!”

    很显然这句话是针对周韵说的,在天海看来,因为周韵和苏洁之间多年的矛盾,所以才会让苏洁招来杀身之祸。

    看到天海威胁起了周韵,身后的路平怒斥道,“你什么意思,难道怀疑是小姐杀了他?”

    路平是个急性子,看到不公平的就直接说了出来。

    “这里有你说话的份儿嘛,你是天家的人吗?谁让你进来的!”天海恼羞成怒道。

    他说的的确没错,在灵堂里面,坐着的除了路平以外都是天家的人。

    “哦!不好意思,我忘记了,原来你是天家的狗,不不不!应该是她的狗!”天海十分放肆道。

    “你再说一遍试试!”路平瞬间被激怒了,攥紧了拳头道。

    看到路平的反应,天海更加嚣张了,“你应该是泰迪这个品种吧,泰日天,你曰她!”

    天海用手指头指着路平和周韵,直接挑明了指责路平和周韵之间有不正常的关系。

    “啪”地一声脆响,响彻在灵堂。

    在场的天家人都目瞪口呆了,而此刻,周韵的手掌还停留在空中。

    被天海这样诋毁,她怎么可能忍下去,“我警告你,要是再胡说八道的话,我打断你的腿!”

    如果要是在以前,不用说看到周韵打自己的儿子了,就算是听到她说出这样的话,天姆都会对周韵横加指责一番,甚至还要给她穿小鞋。

    但是,此一时彼一时,天成消失不见了,苏洁又死了,自己这个天家的大家长名存实亡,真正的权力掌控在周韵手里,她肯定不会像以前那么强势了。

    “天海,你胡说八道什么,周韵是你的嫂子!你再胡说,就给我滚出去!”

    虽然天海很嚣张,但是天姆的话还是听的,他可不想因此错过苏洁的葬礼,只得忍气吞声的站了回去,恶狠狠的瞪着周韵和路平。

    周韵神色凝重,朝着路平问道,“他来了吗?”

    所有的天家人都到齐了,但周韵没有放话葬礼开始,所有人都等着,因为杜一鸣还没到。

    路平摇了摇头,“要不要我打个电话?”

    “不用了,他答应我的,就一定会来!”

    而此刻,杜一鸣正被天家的保安拦在了殡仪馆门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