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雨小说 > 是撩动,是爱情 > 第二章

第二章

一秒记住【飘雨小说 www.pyxs.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原鹭就觉着前几天还艳阳高照今儿个却飘起大白一准没好事,果然就遇上了两尊菩萨。里头老太太已经哭嚎上了,要不是右脑血栓身子瘫着起不来,就差没从床上蹦起来给乔正岐抡几锤子。

    “正岐,你怎么才回来,你奶奶这都躺床上五十来天了,里里外外旁支儿亲戚八竿子打不着的都来瞧过了,你们这一家子我拿什么说你们好!”乔大姐好几年没见着侄子,他又是没招呼没音信儿地来医院,一时又气又喜,生怕老太太气昏过去就先替老太太骂上给老太太败败火。

    乔三姐也不眼拙,老母膝下统共这个一个亲孙子,老人家自己骂骂也就算了,哪里舍得真让旁人刺啦几句,于是打个轮回唱白脸:“外头都还鹅毛似的雪片子,怎么还只穿着件薄稀稀的衬衫,再说了这天气路上开车还嫌打滑看不清呢,市里的学校全都停课了,你来也不打声招呼叫老陈去接你,这路上得当心,没个老手掌舵多不安全!”

    听乔三姐这么一说,老太太气也消了大半,又心疼起孙子来,板着半张脸私下里偷偷打量孙子是胖了还是瘦了。

    老太太眼睛突光突光的一直盯着乔正岐看,乔大姐在一旁说:“刚吃了降压药,这会估计控制住了,你奶奶说话不大好了,有时候能说上一会,有时候连张嘴都没力气,精神头也是一时好一时坏,趁你奶奶还有劲儿说话的时候你多跟你奶奶唠几句。”

    乔正岐看这情形就没说自己是带队回国做课题来了,不然老太太听了肯定非气得真从床上跳起来弄死他不可。

    “奶奶都这样了也不指望别的什么,就一样不放心,你都要三十的人了怎么还没个定性?咱们不比别人家,你爷爷仨闺女就你爸一个儿子,到了你这辈儿赶上计划生育,人丁就更数不上人头,你爸又不是在外头胡来的人,这么多年跟你妈红过脸没有?奶奶心里头明白,你这是到外头躲耳根子去了,可奶奶岁数大了,这回多少也知道过不去了,等不了你了。奶奶就问你一句,这么多年在外头有相中的没?”

    乔老太太紧紧摁住孙子的手,目光炯炯。

    乔正岐面对老人家渴盼的眼神也是无奈,他倒想现在就捆一个到老太太面前当数得了,这躲得了和尚躲不了庙,不是初一就是十五,每回家里有人打美国过一见面就是问这事,这家还怎么回得了,这回真是老太太不行了他才回来,要不然他还觉着这是家里的苦肉计。

    面对孙子迟迟不做回答,老太太心灰了大半,撒了手也不拽着孙子了,嘴巴一撇,不耐烦道:“你要是真有孝心,就趁着我还没合眼紧着日子用心找找,你几个姑姑早帮你相好了,这回可不许再黄了,那么多户人家总能挑着一个合你眼的。”

    原鹭在病房外听了半天,里头这是逼上婚了,她现在进去不合适。

    “原小姐?”护士来查房见她站在门外,招呼了一声。

    原鹭赶紧对着护士使劲“嘘”,可惜晚了,里头老太太听见了就提嗓子问:“鹭儿在外头呢?半晌没见到人,你哥来了你进来见见他。”

    原鹭的头皮瞬间发紧,呵呵,刚刚已经见过了。

    老太太把原鹭招呼到自己跟前,指着乔正岐说:“都是你哥不像话,这么多年没回过家一趟,你们哥儿两个今天这是头一次打照面。”又看着原鹭说:“正岐,这是咱家的闺女,打六年前你就该见着,你妹妹比你孝顺,老太婆我倒床上了全指着她给我做伴儿,你跟你姑姑生的那几个没一个顶用。”

    老太太疼爱原鹭就万分护她的短,怕乔正岐不给原鹭面子不认她,就以命令的口气强硬把原鹭给认到他名下。

    原鹭心里七上八下的也没底,毕竟谁也不认识谁,平白无故地冒出一个妹妹谁乐意,还好乔正岐只是简略地打量了她一下就没说话了。

    老太太瞧这情形,自个孙子的脾气哪里能不知道,没吭声就是不反对老太太管原鹭做孙女,自然也就是认下了这个妹妹。

    乔老太太的心事算了了一桩,舒了口气乐呵呵地拉着原鹭的手说:“刚我还说你哥来着,现在也说说你,你也不小了,别学你哥的坏,姑娘家上二十了就该留着心眼相看合适的人。明年你就毕业了,奶奶不想你书念得多高,虽然你是这块料,但奶奶就怕你心气高被耽误了。你的心思多你爸妈这几年又没在你身边,你受的委屈奶奶都知道,可惜奶奶老了很多事情都不能为你瞻前顾后了,以后你找个好人家奶奶这辈子的最后一桩心事也算是了了。”

    这番话听得原鹭不是滋味,老太太是真心疼她,这个家里最把她宠的天上地下的长辈,要不是她为她撑腰,恐怕到现在她还是六年前那个连走进乔家大门都不敢挺直腰板的原鹭。

    老太太躺在床上好一阵子打量原鹭,孙女虽说不是乔家出身,但模样却比她三个姑姑还出彩些,身量拔高修长,面皮儿白净,鼻子眼睛都生得好,一点也瞧不出原来出自穷苦人家。

    “奶奶您放心,我知道的。等明年我参加工作了我自个就会有主意的。”原鹭心里早就下定了主意,她要早点工作,早点独立出来,老太太年纪高了父母又常年在国外任职,老太太一走她一个人呆在乔家也没什么意思。

    原鹭能这么说老太太就明白她这是已经拿定了主意不继续往下念书了,心里欣慰许多,又嘱咐几句:“奶奶怕是没那福气了,既然你定好了主意就让你爸妈去台里说一声,看看你想做哪个叫他们安排好,有一样奶奶不许你去做,什么战地记者那是拿命去赌的家伙事儿,你帮着台里剪剪片子最好,也不用抛头露面的,回头我得交代你秦叔叔把你看好了。”

    原鹭也没想过做战地记者,这国内的事情都整不明白了,哪还有心思扑到枪林弹雨上,就说:“这事儿我自个也有主意,您就别操心了。”

    乔大姐许久没见老太太一口气说了这么久的话还兴致头一点没退下去,高兴地应道:“妈看着是要好,今天这精神头前几天那是没法比,赶明儿雪停了出太阳了没准还能推着轮椅溜一圈。”

    乔三姐也应和着:“是啊,妈今天精神好,一会让厨房多弄几样,估计也能多吃几口,正岐一回来可不就是灵丹妙药,妈这一高兴病都好了大半。”

    瞧着老太太还这么有劲儿,姐妹俩心想熬过年三十是不成问题了,这后面的事情办起来也喜庆些。

    老太太看了她们姐妹一眼没说话,被她们这么一点醒,精神似乎又下去了,连咳了几声,稍喘定了又接着说:“正岐,奶奶说的话你都记住了?这几天要是有空就让你姑姑们把姑娘约出来见见。鹭儿也跟着去,你帮你哥在一旁相相,你们年轻人那一套我们是跟不上喽。”

    乔正岐心里一阵鄙夷,老太太的小眼线真是安插得及时,他连句回嘴的话也说不上。

    其实这事不光乔正岐不乐意,原鹭也不愿意,她跟乔正岐连话都没说过一句就帮着老太太监督他相亲,以后乔正岐还不得膈应死她?

    原鹭替老太太缓了缓胸口帮她运气,紧靠着老太太说:“奶奶我年纪小哪里能相看得了人?没那道行。真要相看未来嫂子还得长辈说了算,爸妈不在,姑姑也是一样,有姑姑在一边帮忙相着,人姑娘心里也有谱觉得咱家对人姑娘重视。”

    “是吗?”老太太觉得似乎有些道理,就改口说:“得,老大老三,你们谁介绍的姑娘谁就在一旁帮忙相看,多勤快些,毕竟是咱们看媳妇没有咱们这边怠慢的道理。”

    “欸,妈这事儿您放心。”

    老太太一想既然让女儿帮忙给孙子相对象了,没道理把孙女撂一边,都到了男婚女嫁的年纪,倒显得自己一把秤杆儿偏了谁,于是接口道:“既然鹭儿明年定下了去工作,那你们姐妹几个也帮着留心合适的人家,早早儿打算起来也还能挑挑拣拣几年。”

    乔正岐盯着原鹭,眼神来来回回几遍,看得原鹭浑身不自在,她偷瞥了一眼乔正岐唇边似有若无的笑意就明白过来他这是拿刚才在护士站那边的事情打趣她。

    他刚出十八楼的电梯就看见她和吴津抱在一起,还非得是在老太太的楼层里被他撞见,人会怎么想?八成是觉得老太太都还在里面躺着,外边这都搂上了,她和吴津怎么一回事人就没想法?按正常人的眼光来看,这事就算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

    光是想想原鹭就脑壳发麻,再加上老太太一直强调她也到了该处对象的年纪,这说明老太太的意识里她是单身的,她和吴津刚刚那事在乔正岐看来就该是私瞒老太太说了谎。

    这事儿巧的也真是天上地下差一分一秒都能太平过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