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雨小说 > 是撩动,是爱情 > 第五十一章

第五十一章

一秒记住【飘雨小说 www.pyxs.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原鹭和姚菲一起去学院找老师的时候,果然老师的神情有所不同,两人还没开口老师就让她们俩先坐下,不一会当时的监考老师就来了。

    姚菲见来的人是那天的监考考官,不由紧张得捏紧了拳头。

    “姚菲是吧,事情你也知道,已经发生了责任就无可避免,既然校政处的决定是减轻处理,但你要明白这个减轻处理是怎么回事。原来的劝退变为单科成绩作废处理,这个结果满意吗?”监考老师言语间似乎还有些愤懑,大约是在校政处受了些气,毕竟原来的决定现在突然改了,这无疑是在挑衅他作为监考考官的权威。

    姚菲真不明白是怎么回事,对于这样的处理结果自然是劫后余生的庆幸,总好过被劝退连毕业证和学位证都领不到。

    “谢谢老师”,姚菲从座位上站起来,给专业课老师和监考的老师鞠了一躬。

    专业课老师平时也有留意到姚菲,是一个勤奋刻苦的学生,只是这回一时脑热走错了一步,作为一名教师是允许并且能包容学生犯错的,于是老师打圆场道:“姚菲是个刻苦的孩子,人难免有犯错误的时候,也马上就要毕业了实在不容易,学校能这样感化处理,这是我们专业老师和学生都希望见到的。”

    监考考官略有深意地看了眼姚菲身边的原鹭,没有说话。

    原鹭被他看的心里毛毛的,微微把头低下目光往地上放。

    “好了,事情过去了,你们也回去吧,我和你们老师还有几句话要说。”

    逃之夭夭求之不得,原鹭和姚菲得了逐客令跟老师们打了声招呼后一秒也不耽搁地拔腿就走,从最开始的小步疾走到后来的大步快跑,两个人一路紧紧互握十指。

    从学院的自动感应门里出来,外面的冷空气一下子就钻进了二人的领口,姚菲哈了口气,抬头望了望无云的天空,心在这一刻也终于晴了。

    “南大湖有滑冰场吗?我们去滑冰吧!”姚菲的脸上露出释然的笑容。

    “好啊!”

    ******************

    原本兴致满满的两个人到了南大湖后才发现想象都是美好的,南大湖周围森林覆盖,形成了小局部的寒温带针叶林气候,积雪程度远非城区能企及,这里的气温冻得人根本一点儿也不想动弹,或许此时此刻躺在温暖的热炕上才是明智的选择。

    原鹭在手机app上预定了一个评价不错的民宿,民宿在南大湖森林区的尾边缘,周围鲜有居民,离她们住的地方最近的一个民宿也在一公里外,于是民宿成了南大湖地区最人口密集的人流集散地。

    “一直都说南大湖有三宝:滑雪溜冰炕上烤,我怎么觉得前面两个略坑爹是赝宝,后面那个才是真家伙呢?”原鹭一边从行李箱里往外收拾东西一边打趣。

    她们住在这间民宿的四楼,元旦刚过,南大湖的旅游小高峰也刚过去,因此民宿里的住客似乎也不太多,四楼的七八个房间才住了原鹭和姚菲的这一间。

    “老板刚才不是说了一般白天都去滑雪晚上去溜冰么,说是溜冰场有半个多的湖面,已经是c城最大的室外溜冰场了,而且每逢单日溜冰场晚上八点二十都会放烟花,现在快六点半了,就算我们不想滑冰也可以简单吃个晚饭去溜冰场看烟花啊。”

    原鹭觉得这个提议不错,反正闲着也没事,窝在房间里还不如出去动动溜达溜达。

    两人在民宿里吃了点糟鹅丝打卤面,就往溜冰场去了,一路也是把她们冻得够呛,夜里森林里风大,她们还要往里面的湖区赶,两个女生脚程本来就不如男的,头先比她们迟从民宿出发的几个男青年这会已经赶在了她们前头。

    大约走了半个钟头,原鹭她们总算看见了湖区的标志。

    等彻底到了南大湖边上,原鹭这才惊觉原来这里的游人这么多,整个湖面足足有三四万坪,她和姚菲从湖的禁活动区走到溜冰区还花了十来分钟。

    溜冰场周围除了高照明灯外还有联排的暖黄钨丝灯泡,整个场区光源十分充足与白天无异,穿来往织的游人再加上动感的音乐,现场的气氛十分好。

    来湖区的人大多数是为了滑冰,因此溜冰鞋的租借生意也格外好。原鹭本来还一副懒骨头畏寒的样子不太想动,再加上之前在森林里顶风走了那么一路,累得够呛,可眼下一到湖区整个人就被感染了,精神倍儿好连带着兴致也高涨,就挤到租借的队伍里也去租了两双女式溜冰鞋。

    “菲菲你之前滑过冰吗?西北的水资源紧缺,好像很少有足够场地的滑冰场。”原鹭一边换鞋一边问。

    姚菲笑着说:“条件肯定没这好,但是我们村里有道河,是渭水的分支。一到冬天河面的冰结实了我们村里的小孩都爱在上面玩,我小时候和我弟也爱去那里耍,可是穷呀,哪里有什么滑冰鞋,我就想了个土法子把家里做农活用的镰刀头卸了下来磨成平的然后安在方木块上,再把木块绑在脚上当滑冰鞋用,为着这个还被我爸揍得鼻青脸肿。”

    姚菲和原鹭聊起童年趣事笑得格外开心,原鹭看着她在灯光下熠熠的笑容就觉得这样真好,虽然贫穷,但一家人至少还齐全,就算被父母打骂其实也是一种福气。

    “我穿好了,你呢?”原鹭穿好滑冰鞋,从凳子上试着站立起来。

    “啊,看来你之前也学过滑冰呀?”姚菲看着她稳妥的起立姿势,脚下的刀锋依然稳稳立在冰面上。

    原鹭微微一笑:“是啊,好多年前了。”

    “我也好了,咱们走吧!”

    冰面上不乏技痒的人,各式的花样滑冰令原鹭她们大开眼界,二人只会简单地在冰面上曲线来回,夹杂在高手中间便觉得有些黔驴技短了。

    “你看,那两个人滑的多好!女的每次来回都能再原地转上七八圈,男的更厉害,一路单手带着女的,每次女的转完重心眼看着要不稳了他都能用一个轻柔的动作把女的重心给调过来。”

    原鹭滑的出了汗,太久没滑冰脚感欠佳,单单只来回滑了三趟膝盖就有点哆嗦了。

    “是吗?”原鹭顺着姚菲手指的方向看过去。

    “哎呀,去那边了,你等着,一会还会滑回来的。”

    原鹭想滑到边上去揉揉膝盖,就说:“我去边上歇歇,你要喝水吗?”

    姚菲的兴致刚起,只来回三趟并不过瘾,回到:“好,我再转悠几圈再去找你,要一瓶矿泉水。”

    原鹭看着脚下缓缓地滑到休息区,找了个空凳子坐下,一边揉膝盖一边往冰面上找姚菲的影子。

    白炽的灯光和晕暖的钨丝灯光交叠投射在冰面上,交织的行人在冰面上游走,四周树林高大黑寂,只有这一片区域光影摇曳如同瑶池华宴。

    原鹭在人群里找了好一会没找着姚菲,膝盖揉的也不那么冰冷僵硬了,捂了捂脖子上的围巾就打算起身去休息区的小卖部买两瓶水。

    常温的水喝到肚子里竟有一种在和温水的错觉,原鹭舔了舔湿润的嘴唇,拎起另一瓶还没开封的矿泉水再次回到冰面上。

    眼睛刚捕捉到姚菲的影子,一转眼她就没入了人群又不见了。

    “姚菲……”原鹭喊了一声,但发现现场的音乐声实在太大,她的叫声比六月的蚊子叫还要不给力。

    “姚……”原鹭愣了愣,她看见了什么?

    原鹭使劲地眨了眨眼,真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几乎是在第一眼,原鹭就确定了那个人的身份,并且是从未有过的笃定,但是时间给原鹭的自信打了一个问号,都那么多年了,她凭什么那么确定那个人一定是他?

    原鹭甩甩头否定了自己笃定的想法,她的眼睛越想看得真切,追随的目光却越来越受到人群的阻碍和遮挡。

    就在原鹭想要追上去的时候,全场的灯光刹那全熄,音乐也骤然停了,四周顿时漆黑一片,人群中有人开始尖叫、开始惶恐地大喊。

    停电了?

    有人刚掏出了手机准备照明,却被上空一个炸裂的声音彻底惊住。

    好绚丽的花火!九十九鸣的烟花在湖面上空冉冉升起绽放,七彩的烟火颜色倒映在人们的脸上,烟火的光芒点亮了他们的瞳孔,每一个人都慢慢地停下、安静,最后一期抬头仰望上空的烟火。

    八点二十了,原鹭想起来这里的初衷是为了看烟花。

    她拿起手机,对着烟火灿烂的天空录了个五秒的小视屏并且发到了朋友圈,然后她陷入了死寂的等待。很多人在烟火下拍照,很多人拿着自己的手机,原鹭不知道那个人是否也会在此时做着同样的事情。

    烟火很美,她却无心欣赏,她在等手机里最想见到的那个回复。

    九十九鸣,将近十分钟的时间,原鹭的眼睛一直死死地盯着手机屏幕。

    灯亮了,音乐也回来了,但是手机里只多了几个无关痛痒的点赞和留言却一无所获。

    也许真是看岔了,仅凭着昨夜朋友圈里的照片,她确实无法确定刚刚看见的人就是林慕。现在离上一次见到他已经过去了将近七年之久,人的长相都是会变的,经历了青春期的少年早已经不是当初的模样。

    “原鹭……”

    原鹭条件反射地转身,发现姚菲不知道什么时候滑到了她的身边。

    “刚我给你发微信来着,还想拉你一起看烟花的,现在都放完了。”

    “哦,大概是我忘了看。”

    “怎么了?我看你的脸色有点不好,冻着了?”

    原鹭摇摇头,把手里的矿泉水瓶递给她:“你的水。”

    “你不舒服我们就先回去吧,反正这几天都在,想来我们还可以再来。”

    原鹭还没从失望中缓过劲来,也没了继续的兴致,就说:“好吧,我们先回去后面几天想来了再来。”

    两个人牵着手慢慢滑到休息区换回原来的鞋子。

    “你坐着休息一会我去还滑冰鞋。”姚菲接过原鹭手里换下来的鞋子说。

    原鹭想着自己之前已经付租金了就同意了姚菲的话,坐在休息区里等姚菲回来。

    没多会姚菲就回来了,脚步甚至带着清风,“我刚刚在还鞋子的地方又碰见了那个很厉害的男生,近距离看真的又高又帅,唉,想起咱们学校那些歪瓜裂枣,再跟人家一比……你说这同是雄性生物怎么这基因就突变这么厉害?”

    原鹭笑了笑:“歪瓜裂枣?”原鹭微微眯起眼睛回想起学校男生的质量,笑出了声:“确实是不错的比喻。”

    “他好像在等人应该现在还在,不如我拉你去看看?保证你看了忘了之前所有的视觉污染。”

    哈哈,原鹭觉得出来一趟姚菲是彻底从之前的阴影中走出来了。

    “好啊,看看帅哥又不要门票,不短银子不少肉,我干嘛不去呀。”原鹭说着,又看了一眼手机,发现通讯录里忽然多了一个好友请求,点进去一看吓了一跳,居然是乔正岐,e而且他的头像竟然是让人着实大跌眼镜的卡通人物形象。

    原鹭看着头像再联想起那位的高冷形象,简直觉得匪夷所思。她开始记忆里搜索了下这个卡通人物曾经在哪部动画片里出现。

    “走不走了?”姚菲催促。

    “走!”原鹭点了通过验证后就按下屏幕锁把手机收进了口袋里。

    仿佛发现了某个有趣的小秘密般,原鹭开始专心地去参透秘密。一路走,一路回忆,终于想起来这个卡通人物是谁了,《丁丁历险记》里的主人公丁丁!原鹭此刻的内心被一万个emoji里的哭笑不得表情充斥,这得意的感觉就好像在老虎的身上摸到了可以偷袭的软肋。

    “欸?怎么那个男生直勾勾地盯着这边。”姚菲奇怪地对原鹭说,刚一转头却发现原鹭的表情在那一瞬间定格,僵住了。

    原鹭看着头像再联想起那位的高冷形象,简直觉得匪夷所思。她开始记忆里搜索了下这个卡通人物曾经在哪部动画片里出现。

    “走不走了?”姚菲催促。

    “走!”原鹭点了通过验证后就按下屏幕锁把手机收进了口袋里。

    仿佛发现了某个有趣的小秘密般,原鹭开始专心地去参透秘密。一路走,一路回忆,终于想起来这个卡通人物是谁了,《丁丁历险记》里的主人公丁丁!原鹭此刻的内心被一万个emoji里的哭笑不得表情充斥,这得意的感觉就好像在老虎的身上摸到了可以偷袭的软肋。

    “欸?怎么那个男生直勾勾地盯着这边。”姚菲奇怪地对原鹭说,刚一转头却发现原鹭的表情在那一瞬间定格,僵住了。

    “好啊,看看帅哥又不要门票,不短银子不少肉,我干嘛不去呀。”原鹭说着,又看了一眼手机,发现通讯录里忽然多了一个好友请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