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雨小说 > 是撩动,是爱情 > 第六十五章

第六十五章

一秒记住【飘雨小说 www.pyxs.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二天是个极晴朗的好天气,阳光从百叶窗里透进来,她在床上坐起来慵懒惬意地伸了个懒腰。

    浴室有哗哗的水声。

    她问:“乔正岐,你在里面么?”

    乔正岐的声音从浴室里传来:“你起了?我冲完澡去给你做早饭。”

    原鹭掀开被子,从床上下来,走到窗子边上推开窗户,空气很清新,天空分外湛蓝,比c城成天灰黄的雾霾天顺眼多了。

    从她的房间往外看,能看见后面院子里的月牙型的两个泳池,一大一小,小的那个是放温水的泳池,冬天也可以泡着。

    原鹭简单收拾了下行李,挑出今天要穿的衣服,套了起来。

    乔正岐从浴室里出来,一片式浴巾扎在腰间,上身光.裸,仍有未擦干的水珠滞留在肌肉上。

    两人互看对方的时候都不自觉地吞了吞喉咙。

    原鹭加紧手上的动作把裙子从头上套下来,他却不怀好意地走过来拥着她。

    “要我帮忙么?”

    他的体温滚烫,像是要灼烧焚烈她,原鹭的呼吸略微变得急促:“后面的拉链。”

    他的手指擦过她光洁的背,随即听见她类似猫叫般的闷哼奶声奶气。

    她懊恼地嗔道:“手指碰哪呢!”

    乔正岐咬了一口她的脖子,然后帮她拉上拉链,“脾气越来越不禁逗了。”

    原鹭叉着腰,气说:“行啊,下回看谁才不禁逗。”

    乔正岐挑高眉,显然一副很期待的表情。

    “不跟你打岔了,我洗漱去。”

    “嗯。”他偷袭了一个吻,才放开她。

    **********

    两人吃完早饭,乔正岐开着车带原鹭出去。

    原鹭问:“我们现在去哪?”对于导航里的位置她有些看不懂,不过可以确定的是不是去他学校。

    “看房子。”

    “你要买房子?”突然买什么房子。

    “是你要买。”

    “我!?”原鹭瞪大了眼,“我在中国好好的,搁美国买什么房子。”

    乔正岐单手捏了捏她的脸颊:“你不想和我呆在一起么?”

    “想啊,可是我工作得好好的,而且……”她堵住了嘴,没往下说。

    而且和他出来的这一个多星期,不知不觉触及了她心里对某种东西的热切渴望,她已经做了一个很确切的决定。

    “那就和我在一起,难道你想我隔着半个地球说想你?我做不到,也忍受不了,离开你的极限是十三天,你忘了么?”

    他说的有几分委屈,原鹭差点就被他骗了,质问道:“所以你带我匆匆飞到波士顿是为了带我买房子?”

    乔正岐点头道:“约了三个经纪人看房子,g大临时通知后天有研讨会,我们明天中午之前得坐上回国的飞机,今天一天要看不同地方的五六套房子,时间变得有点紧,你可能辛苦点。”

    原鹭愣眼:“我又没钱,卖了我也买不起呀。”

    她的存款,不好意思,连六位数都没到。

    乔正岐笑得有点邪:“谁说卖了你也买不起?卖给我。”

    原鹭啐他一声:“乔正岐,你越来越没脸没皮了。”

    乔正岐掐掐她的脸,“要脸干什么,要你就够了。”

    他要是无赖起来,你根本拿他没办法,人都被他拐到这里了,她还有什么法子能和他对抗?

    乔正岐的语气稍稍变得温柔:“我也想再买一套,现在这套离学校有点远,上下班不方便。以前一个人经常呆实验室无所谓,以后两个人一起生活,我会尽量争取正常上下班,不然你一个人在家我也不放心。”

    原鹭咬了咬唇,欲言又止,然后道:“不行,我们的事我还没准备好和爸妈他们摊牌,至少目前不行,我还不够独立,也没有那个底气。”

    乔正岐用力地捏了下她的手:“那你想什么时候说?原鹭,我不会让你等,但是你能不能也别让我等得太久?”

    他挣扎了那么多年,从去年在g大图书馆里见到她开始,彻底认可她是生命里不可或缺的一角,她却一直在躲闪他们的恋情。

    原鹭把眼睛看向车窗外面:“真的不行……还不是时候……”

    她有些疲惫地阖上双眼:“乔正岐,等等,再等等……”

    等到她足够强大到能与他比肩的那一天,她也渴望成为那样出色的人,去做有意义的事,在自己的行业里得到认可。

    爱情太肤浅,还不如一个三明治够内涵,她怕过了最初的热恋与甜蜜,她短浅的内涵难以支撑起他们的未来。

    他捏着她的手,紧紧不放。

    很痛,却很清醒。

    只有让自己up到足够的高度,内心强大到一定的程度,即使将来要面对的风暴再大,她也可以从容应对。到那个时候她已经拥有无坚不摧的外壳,世俗又何所畏惧。

    他的诱惑太美,还好,她的头脑不算一时发热,明白该去做什么,也终于有了自己的追求,保持一份独立,是她面对这段感情最渴望的一件事,能成全这份独立的,唯有事业。

    他们的爱情不是发生在青葱校园里,可以无需顾虑将来,尽情享受青春期生涩的甜蜜苦涩,褪去青春期的稚气以后,迎头一击的就是赤.裸的现实。

    容颜易老,人心会变,再浓的情感,走到最后都会变成相濡以沫的依赖感。

    人可以没有爱情,却不能成为一座无人的孤岛。

    ***********

    两人一上午换了两个地方,看了两栋房子,都是带花园泳池的独栋别墅,离mit也不算太远,下午的时候原鹭在车里打了个盹,瞌睡了半个钟头,一睁眼又到了一栋房子前。

    这栋房子从外观上来看比上午看的两个大多了,就连房子的大门都是布景精心,有仿真的生态系统,一打开大门首先进入的是一个院子。

    客房独立成一栋,对面是主房,客房主房共通一个院子,院子里有罗马式的喷水池。

    乔正岐去关了房子的防盗报警系统,和原鹭一起往主房走。

    房子太大,绕得人有点分不清房间,一楼的厨房足够大,四十来坪的餐厅加开放式厨房用起来应当相当放得开。

    冰箱里有房主为看房人准备的饮料和矿泉水,乔正岐拧了一瓶水给原鹭,道:“这套是我挑的几套里面最好的一套,你觉得好么?”

    原鹭接过水喝了一口,走出厨房,去大厅的酒柜看了看,又推开门看了眼车库,最后绕到后院去。

    花园特别大,一整片半开的蓝色风暴点缀出了整个后院的色彩,泳池是葫芦型,边上带个可以放热水的小泳池,房主还在后院种了不少的青菜。

    她喝着水,被一声犬吠惊得差点呛住。

    一只不知道从花园里哪个缝隙里钻出来的西高地朝她跑来。

    原鹭愣住,西高地直直冲她跑来,快接近她的时候警惕地停了下来。

    原鹭蹲下来,耐心地朝它招手:“here。”

    小狗先是戒备地一点点朝她靠近,然后绕着原鹭皱着鼻子不断闻了一圈才逐渐放松警惕。原鹭摸了摸它的脑袋,它很享受地微微眯起眼,一副惬意的样子。

    “乔正岐。”原鹭喊他。

    乔正岐从门后出来,见到她蹲在地上揉一只小狗也是愣了一下。

    她仰头笑着和他说:“你说像不像pony?连尾巴卷儿的弧度都一样一样的,就是比pony这个磨人精讨人喜欢多了,瞧它多亲人。”

    乔正岐走过去,也缓缓蹲下来,去揉了揉小狗的背,问:“喜欢么?”

    “嗯。”

    “那就这套了?”

    “啊?我说的是狗。”

    乔正岐揉完狗,又去揉她,把她当小狗一样揉,“喜欢就买,就是买房子周期太长,不跟国内一样即买过户即转让,估计真正到手也得等到这边放暑假了,到时候我们可以委托devin,他最近也在看房子,正需要这方面的经验操练。”

    “还是买你自己的名字吧,我可能……”

    她还没说完就被他打断:“没有什么其他可能,我们会一辈子都在一起,这里以后就是我们的家,你是这里的女主人,你会打理这片美丽的花园,po年纪大了可能不太好长途接过来,到时候我们再去领养一只小狗,我会在花园里再画一幅你抱着小狗的油画。”

    原鹭微微咬着下唇,心里的话一忍再忍,终于还是选择只用微笑来回应他。

    他从地上站了起来,很认真且确切地对她说:“原鹭,我们在一起一辈子,好么?”

    她垂着头,拍了拍手把小狗驱走,深吸一口气也站了起来,微笑着说:“好啊。”

    他却皱皱眉头,否定道:“不好。”

    “嗯?”

    “你认为一辈子很够?”

    “……一辈子还不够?”

    “我要你的生生世世。”

    “贪心。”

    “对你我从来这么贪心。”

    “……”

    “乔正岐你老实交代,你这些撩妹技能都是哪里学来的!老夫的少女心要炸啦!”

    “嗯。”

    “嗯是什么意思?”

    “就是喜欢你的意思。”

    “……敷衍!”她抡起拳头要砸他,他见势闪身就躲。

    草地、花园、水池、屋檐、阳光,奔跑的恋人,被甜蜜渍透的五月。

    他送给她一个房子,像是从此在她心里筑起一座永不倾倒的城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