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雨小说 > 绝代飞仙 > 第1章 经脉俱断

第1章 经脉俱断

一秒记住【飘雨小说 www.pyxs.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陈帆、陈帆……,你醒醒……!”

    在一个焦急的声音中,陈帆渐渐地恢复了一点朦胧的意识,感觉到身旁吹来的微风中隐隐带着几分湿润的潮气:

    “我……我还没死吗?难道是被人救了,这是哪儿?”

    陈帆慢慢睁开眼来,面前是一个黑壮少年,正一脸焦急地扶着他。

    这少年皮肤黝黑,带着长年海风吹打的痕迹,但却身形壮硕,穿着一身麻衣,腰间缠着一根皮质腰带,脚下踏着明显某种鱼皮制成的鞋子,一只手拿着一杆长长的叉子,另一只手则扶着陈帆。

    如果不是其面容看上去略显稚嫩,恐怕谁也不会认为他只是一个少年。

    “陈帆,你终于醒了!”

    见陈帆睁开眼来,这名黑壮少年脸上顿时露出了几分喜色,兴奋地叫了起来。

    “你……”陈帆脸上露出了几分疑惑。

    这名黑壮少年似乎认识他的样子,可陈帆的记忆中却没有这个人。

    看到陈帆有些迷糊的面容,这名黑壮少年高兴的神色顿时一收,有些担忧地道:“陈帆,你没事吧,我是虎头,王虎啊,你不记得了吗,昨天一年一度的鲸潮洄游,你带着‘鲸王枪’领着大家去猎鲸,却没想到这次竟然出现了独角鲸王……”

    “王虎、鲸王枪、独角鲸王……”

    听到这名叫王虎的黑壮少年叙说,陈帆突然下意识地看了看自己的右手。

    他的右手上还紧紧抓着一个骨质棍状物品,约有两丈,像是一根长棍,但明显又看得出前端折断了一截。

    “这是‘鲸王枪’?!折断了的‘鲸王枪’……!”

    看着右手上握着的这根折断了的长棍,陈帆猛地头部一痛,只觉无数画面、无数信息突然涌现,充斥在他的脑海之中,让他再次昏了过去。

    “陈帆,你怎么了……?”

    …………

    当陈帆再次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是在一个石头垒成的房子中。

    他有些茫然地看了看四周那熟悉而又陌生的陈设,目光渐渐恢复清明,然后不由得苦笑了一声。

    “没想到我竟然已经不在地球了,也不知是轮回转生此刻突然得悟前世,还是灵魂穿越与这少年融为一体,罢了,能重活一世已是邀天之幸,也不必太过深究。”

    前生他大学毕业,独自一人毕业旅行到厦门看海,结果不小心被海浪卷走,而后便是此刻清醒过来,与黑礁岛少年陈帆记忆融为一体、不分彼此。

    “现在似乎有些麻烦了。”

    陈帆再次将目光看向了自己的右手,右手依旧紧紧握着那根被折断了的长棍。

    用力极深,连他自己都感觉手十分僵硬,似乎是因为用力抓着这一丈多的长棍太久而造成的。

    “鲸王枪竟然断了,这该如何向岛上之人交代?!”

    黑礁岛镇岛之宝“鲸王枪”,乃是千年前黑礁岛先人偶然之下救了玄武宗某位仙师,那位仙师为报恩而炼制成的黄级下品之器。

    这世间之物,大多分为天地玄黄四级十二品,别看这“鲸王枪”只是最低的黄级下品,但终究是入了品级的宝器。

    裂风穿石、搏击浪涛。绝不是普通凡器可以比拟。

    因此,这“鲸王枪”也只有历代鲸王才能够执掌,是在每年鲸潮洄游途经黑礁岛之时用来猎杀鲸鱼的神兵利器。

    黑礁岛物资匮乏,甚至不适合种植粮食,平日里的补给就只有打渔,但打渔只能勉强保证不饿死,想要发展、修炼、壮大、传承不绝,就需要更多的资源。

    所以这一年一度的鲸潮洄游对黑礁岛非常重要。

    只有猎杀足够价值的长鲸,才能够去周边灵贝岛、云水岛等几个岛屿换取黑礁岛一年甚至几年的资源。

    更重要的是,这“鲸王枪”是仙门玄武宗一位仙师所炼制成的宝器,虽然黑礁岛上大部分人连玄武宗在哪、那位仙师还活不活着都不知道,但却不妨碍他们因为这根“鲸王枪”而拥有一项权利。

    每隔十年黑礁岛可以有三名不超过二十岁的少年加入附近的灵龟门。

    这灵龟门相传就是当年那位玄武宗仙师座下一位弟子留下来的传承,因为那杆“鲸王枪”的缘故,才会在黑礁岛招收弟子,连带周围的云水岛、灵贝岛也沾了光。

    因此,这杆“鲸王枪”才是整个黑礁岛的镇岛重器。

    就算是周边“云水三岛”中最强的云水岛,也没有能够比得上也没有能够和这“鲸王枪”相提并论的神兵。

    陈帆天资不错,而且性情坚韧,修炼黑礁岛上基础锻体功法《柔水锻体诀》,以区区十四岁的年纪就将实力提升到了锻体五重,超过了黑礁岛上的大部分青年年,几乎铁定可以进入灵龟门。

    再加上他家传的黄级下品《狂涛枪决》,他才得以力压同辈,在黑礁岛年轻一代中独占鳌头,成为黑礁岛上最年轻的鲸王,执掌这“鲸王枪”。

    陈帆强撑着坐起来,轻轻摸了摸那杆已经不见枪头的“鲸王枪”。

    “这鲸王枪乃是黄级下品宝器,怎么会折断?我记得当时是跃入那头独角鲸王的气孔之中,向着头部而去,接着就被直接一股强大的水压冲出了气孔,直接被抛飞了去,然后就是醒过来看见虎头,融合记忆……。”

    “对了,是那颗金珠!”

    陈帆终于想了起来,在他跃入那头独角鲸王气孔中,准备从内部重创这头独角鲸王之时,竟然在那根独角鲸王的体内见到了一颗散发光芒的金珠。

    他就是被这金珠放出来的光芒所震,而后意识丧失,才会导致“鲸王枪”折断。

    “该死~!”陈帆低声暗道。

    当时他直接被那颗金珠放出来的光芒震晕,然后就被独角鲸王体内的强大水压给冲出去,也不知道有没有将那头独角鲸王击杀。

    如果失手,那黑礁岛接下来一年里恐怕就难熬了。

    正当陈帆在为岛上众人担忧之际,屋外突然传来了一个极为嚣张的声音。

    “哼,王虎,陈帆那个臭小子就在里面吧,你给我让开!他竟然折断了我们黑礁岛千年传承的鲸王枪,这次连大长老都保不了他。”

    陈帆眉头微微一皱,他听出了这个声音,这是李俊峰。

    李俊峰也是黑礁岛年轻一辈中的佼佼者,年纪比陈帆大上两岁,刚刚踏入锻体四重,同样也是半年后可以铁定进入灵龟门的几人之一。

    但和陈帆相比他就差得太远了。

    毕竟陈帆凭借《狂涛枪诀》已经可以和那些锻体六重的壮年拼斗甚至战而胜之。

    因此李俊峰虽然因为他父亲当年败于陈帆父亲之手、没有抢到鲸王之位而对陈帆心怀愤恨,但因为和陈帆之间的巨大差距,他也不会轻易出现在陈帆面前,即便是出现,也从来不会表现出什么异状来。

    可是现在……

    在这阵嚣张声音后,接着就是王虎的声音传进来:

    “不行,陈帆因为猎杀那头独角鲸王而受了重伤,需要调养治疗,现在不能受打扰!”

    听到这话,陈帆心中不由暗暗松了一口气:“看来那头独角鲸王最后还是被杀死了。”

    “哼,滚开,他以后都是一个废物,还疗什么伤!”门外的李俊峰一声冷哼,然后便是一掌向王虎掀了去,另一拳则直接砸向了大门。

    王虎在黑礁岛年轻一辈中实力不算差,同样达到了锻体三重后期境界,但和李俊峰却还有些差距。

    面对李俊峰这一掌,他再无法守住大门。

    “哐当……!”

    门直接被砸开,而后李俊峰一脸冷笑地踏步进来。

    “陈帆,你将我们黑礁岛千年传承的‘鲸王枪’折断,不仅让我们黑礁岛今后难以为继,更是几乎断了我们黑礁岛的仙门之路,你闯下了大祸!你该死!黑礁岛上之人无不欲啖你肉、饮你血!”

    说着他上前一步伸手一抓,就要将陈帆手中那只剩下半截枪杆的“鲸王枪”给夺过去。

    “住手!”

    王虎虽然不是李俊峰的对手,但也不至于被李俊峰一招就击败,此刻及时赶到,出拳拦住了李俊峰。

    “鲸王枪只有当代鲸王才能执掌,你不能碰!”

    被王虎拦住,李俊峰用力一震,然后不屑地看了陈帆一眼,哈哈大笑道:“哈哈,他现在只是废人一个,算什么‘鲸王’,还有什么资格称之为‘鲸王’!更何况他还折断了代表‘鲸王’身份的‘鲸王枪’!”

    “滚开!”说着他将王虎震开然后再次上前一步,伸手就向陈帆手中急抓而去。

    陈帆坐在床上,眼看李俊峰带着几分狠辣向自己手中那只剩下半截枪杆的“鲸王枪”抓来,面容平静:

    “李俊峰,你就这么想要这杆‘鲸王枪’吗?过来拿吧!”

    陈帆原本就长年傲视黑礁岛上的同辈,将李俊峰压得死死的,如今更是融合了两世记忆,临危不迫,自有一番从容气度,竟然让李俊峰心中一惊,突然想起他以前的风姿,不由自主地停了下来。

    王虎此时也跟了上前来,急声对陈帆道:“陈帆,你没事吧”

    陈帆轻轻摇了摇头:“我没事。”

    听到陈帆这话,李俊峰顿时恼羞成怒,厉声一喝:“哼,区区一个经脉俱断的废人,竟然还敢装神弄鬼!”

    说话间,他再次一掌拍出,但这次却不是夺取陈帆手中的那半截“鲸王枪”,而是向陈帆胸前狠狠劈了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