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雨小说 > 七根凶简 > 114|第1章

114|第1章

一秒记住【飘雨小说 www.pyxs.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罗韧示意木代上车,然后伸手敲前档玻璃,让炎红砂也进来。

    炎红砂怕不是以为这是要开车送木代自首,抽抽噎噎的愈发执拗。

    罗韧也不劝:“好,那你就继续躺着,我们谈事情,你也不要听。”

    说完了,车门全关,车窗也都封闭,对木代说:“我想到一点……”

    嘴硬是一回事,真的被孤立是另一回事,炎红砂从车前盖上爬起来了,脑袋贴着前挡玻璃往里看。

    罗韧只当没看到。

    木代等着罗韧说下文,曹严华看外头:“真不放我红砂妹妹进来啊?”

    罗韧说:“让她着着急。”

    炎红砂是真着急,透过玻璃看到大家似乎是在说事,生怕是做什么投票决定,漏了她关键性的一票——尽管有点抹不开面子,还是负气去拍门:“罗韧!罗韧!放我进去。”

    罗韧开车门:“不是不进来吗?”

    炎红砂翻着白眼,谁也不理。

    罗韧说:“我刚刚,忽然想到一件事,说起来,要谢谢红砂提醒。”

    陡然被夸,炎红砂的气生不起来了,但也不懂自己刚刚情绪激越的一番话哪句戳到他了:“我说什么了?”

    “你说,木代从小到大,就算精神分裂,也没真的做过一件坏事。”

    他看向木代:“对何医生的论断,我仍然持保留态度。但如果我们假设他说的是真的,你的三个人格,其实有共同目的,那就是保护你这个人本身。”

    “小口袋性格柔软可爱,让你讨人喜欢,2号或许生硬,但几次都是在你最危急的时候出现,保护你的性命。最终,何医生觉得,主人格回归,是因为前两个人格之间失衡,所以它终于来主持大局——三个人格,勿论好坏,对你是忠心耿耿,都在维护。”

    “如果真有这第四个人格,它做了什么?这么多年一点端倪都没有,唯独在那个晚上出现,做了件把你往死路上推的事。根本不通,完全立不住脚。”

    炎红砂听的合不拢嘴,不住点头:“是的是的,我就是要表达这个意思。”

    一万三说:“那你表达的还真含蓄。”

    木代觉得心里好像有个小火花爆了一下,这个时候,任何立得住脚的怀疑对她来说都是希望,即便只有一线,也想拼死抓住。

    罗韧说:“你提过,那天得知你妈妈感染艾滋的消息,心情极其低落,回去的也很晚。”

    木代不明白他为什么忽然提起这个,但还是点头:“是。”

    “洗漱的时候,绑头发了吗?”

    “绑了。”

    “睡觉的时候,解开了吗?”

    “没有。”

    那天,她心事重重的,连跟郑梨说话都应付的有气无力。

    “第二天早上起来,头发是绑着的还是松开的?”

    “绑着的。”

    罗韧沉吟:“我记得,宋铁描述过你的长相,他说‘像个文静的女学生,长长的头发’,那就说明,他看见你的时候,你是放发的。给武玉萍看的照片也是长发……”

    说到这里,他仔细去看木代,伸手帮她把帽子摘下。

    “一个人,头发放与不放,其实还是有区别的。”

    曹严华点头:“是啊,何况当时是晚上,他们跟我小师父都是头遭见面,这认的也太准了。”

    罗韧同意。

    马超和宋铁也就算了,他们都有对木代印象深刻的理由,但是武玉萍,她骑车路过,摔倒爬起的时候看到个姑娘,让她认照片之前她迟疑的说“离的有点远”,但是一看到照片就认的那么精准。

    罗韧的脸色忽然变了一下,说:“我要打个电话。”

    他朝曹严华要了从交警大队那里抄来的信息,拨了武玉萍的电话,免提。

    每个人都摒起呼吸。

    武玉萍很快接了:“喂?”

    罗韧说:“是我,刚刚拜访你的,我想再跟你确认一件事情,你是摔下车,扶车的时候,看到她在桥上是吗?”

    “是。”

    “据我所知,你摔车的地方是在桥头,基本上已经下桥了。”

    “是啊。”

    “但是那个姑娘在桥上,理论上讲,你骑车过桥,一个大活人杵在桥上,你应该先看见她,而不是摔下车之后,才注意到桥上有人。”

    电话那头沉默了一下,武玉萍迟疑着说:“应该是吧,我摔车之前没太注意。”

    罗韧不给她模棱两可的机会:“是没太注意还是没看见?”

    武玉萍好像真的拿不准:“我……不大记得了。”

    ……

    挂了电话,罗韧看众人:“不觉得奇怪吗?”

    他提醒大家:“不觉得木代出现的很突然吗?半夜三更,一个女孩站在桥上,如果是我骑车路过,一定大老远就看到了。但是武玉萍说她不大记得。”

    一万三失声尖叫:“我*操!马超那个,马超那个也是!”

    他激动到有点语无伦次:“还记得我说的吗,那个时候,马超起身催张通走,张通说要撒尿……”

    怕说不清楚,他把曹严华那张抄了信息的纸翻过面来,拿了笔在上头画示意图:“马超先走了两步,他是回城,肯定是往桥的左边走,而张通在他后头撒尿,所以张通的位置是靠桥右。”

    “然后马超一回头,看到小老板娘在推张通,那就是说,小老板娘是从桥右,城郊乡下的那个方向过来的……但是饭馆是在城里,就算小老板娘又出现了个人格,半夜从床上爬起来去桥上杀人,她事先也一定要过桥的……”

    他怕自己表达的不清楚,急的一头汗:“能听懂吗?”

    罗韧说:“听懂了。”

    一万三发现了存在的一个漏洞。

    如果木代当晚确实从床上爬起来,赶到桥头杀人,那么当她过桥的时候,马超或者张通一定会注意到她。

    而事实是,没人见到她从桥上经过,却看到她在桥上推人。

    武玉萍也是一样,她骑车过桥的时候没看到人,爬起来的时候却看到的。

    木代像是被安排好的,在一个点突兀出现。

    炎红砂紧抿着嘴唇:“这个……说不通,不合理啊。”

    罗韧笑起来:“红砂说的好,不合理,我们就是被合理这两个字局限住了。”

    他揉掉一万三画的那张纸,说:“我们一开始就有误区,一开始就往木代有多重人格这条路上跑,紧接着又力求合理,所以怎么论证,木代都是个杀人犯。”

    “现在,把这些都给扔开,不要受现实束缚,天马行空,去设想,如果不是木代,最可能是发生了什么情况?”

    ***

    炎红砂第一个发言。

    “有鬼。”

    她不去理会一万三的白眼:“不是说天马行空吗?我觉得就是有鬼,变成木代的样子,马超回头的时候,看到鬼了。武玉萍摔倒爬起的时候,看到鬼了,宋铁过桥头的时候,也看到鬼了。其实我们木代在床上睡觉呢,还绑着头发。”

    说完了,冲着木代扬下巴。

    木代心里暖融融的,说:“小丫头。”

    曹严华也思维发散了一把:“可能是易容啊,那个人易容成我小师父的样子,在这桥上演了一出戏。她可能事先见过我小师父,衣服、发型都学的一模一样。但是人算不如天算,她万万没想到,我小师父是绑头发睡觉的!”

    曹严华咬牙切齿:“看,狐狸再狡猾,也逃不过好猎手的眼睛的!”

    炎红砂不同意:“那个‘木代’是突然出现的,你不觉得这个突然是反常规的吗?还是鬼比较合理。”

    只有一万三没说话。

    但是他一定是想说什么的。

    罗韧注意到了:“一万三,你呢?”

    一万三说:“罗韧,咱们都好像忘记了一个好朋友啊。”

    这话里有话的,罗韧不想费那个心思去猜:“有话直说。”

    “第四根凶简。咱们这一路都在跟凶简打交道,按时间来算,这第四根,也应该出现了,更何况,凤凰鸾扣给过一些提示的,虽然有点莫名其妙。”

    一干人当中,只有木代不知道这件事,她低声问炎红砂:“凤凰鸾扣给的什么提示?”

    反正一时间没什么新的话题,炎红砂一五一十,把曹严华和一万三看到的提示给木代讲了。

    没想到的是,木代居然恍惚了。

    她皱着眉头,努力回忆什么:“那天晚上,我好像也被莫名其妙的风……吹过。”

    ***

    罗韧先送一干人回旅馆,自己去医院取检测报告。

    只是半个白天,心境已经截然不同,木代半躺在沙发上,觉得之前发生的事像做梦一样。

    一万三和曹严华他们围着电脑,上网搜索关于腾马雕台的所有信息。

    木代听到一万三嘀咕说:“转载倒是不少,但是内容几乎是一模一样的,你说那个最早上网发布这个消息的人,是谁啊?”

    是谁呢?凡事都有个最早,神棍向他们提起七根凶简的时候也说,那是记录这世上最早发生的七则凶案。

    炎红砂过来,居高临下看她,拿手去捏她的腮,说:“小可怜儿,你现在心情好点了吧?”

    木代躲开她的手,忍不住笑:“去,别叫我小可怜儿。”

    炎红砂朝她扮鬼脸:“今天不知道是谁,还让人送她自首呢,亏得我奋不顾身拦下来。”

    木代不说话,电脑前,一万三转过头来:“富婆,去给大家买点吃的。”

    炎红砂大怒:“凭什么!”

    一万三说:“你没看到大老爷们都在忙吗?”

    炎红砂床上拎了两个枕头,近前就砸,木代听到曹严华大叫:“要砸就砸我三三兄,砸我干什么?我一个字都没说过!”

    一万三也叫:“三局两胜,石头剪子布,公平竞争,不要动手!”

    三个人乱作一团,互相扯着枕头边角,小孩儿一样。

    木代咯咯地笑,无意中转头,忽然愣了一下。

    罗韧不知道什么时候开门进来的,但是没往里走,就在门边,看见她时,冲她招了招手。

    木代起身过去,罗韧示意她出来,伸手把门轻轻带上。

    走廊里安静极了,太阳快落山了,金色的光从尽头处的窗户打进来,在地毯上拉开一条长长的亮影,木代走出去,就踩在这亮影里。

    罗韧递了张卷起的纸给她,递到跟前时,还能闻到医院特有的药水味儿。

    木代打开。

    知道是检测报告,略略一扫,但是看不大懂,很多项目,都是化学符号代码,给出了数值和参考域值。

    但是罗韧一定看过的。

    木代抬头,问:“结果是什么?”

    罗韧低头看她,她这些日子瘦了是真的,下巴都尖了,眼睑下淡青的黑眼圈,眼圈微肿,眼神里,好多躲闪和回避。

    罗韧说:“真瘦。”

    他伸手环住她的腰,低头就去吻她的唇,木代吓了一跳,下意识往后一缩,罗韧这一吻落了个空,但就停在她唇边,温热的呼吸正拂在她柔软的唇上。

    罗韧看进她眼睛里去,说:“木代,咱们没分手呢,从来没有。”

    阳光打在她的脸上,一半明亮,一半轮廓的暗。

    罗韧说:“你现在怕我了?”

    木代摇头,觉得鼻子酸酸的,她慢慢踮起脚尖,身子有些发颤,嘴唇轻轻靠近他。

    砰的一声门响,炎红砂愤怒的声音在耳边响起:“还是不是男人了!石头剪刀布都要跟我作弊!”

    然后……

    两个人……不是,三个人都不动了。

    木代的脸一直红到耳根,脚尖还是踮着的,觉得踮起的腿成了一根僵直的木头,弯也不会弯了。

    好像过了一个世纪那么长,炎红砂说:“我什么都没看到。”

    她绕开两个人,僵硬地往外走,木代刚松一口气,炎红砂忽然又回头,一脸的恨铁不成钢。

    “你们俩不能讲究点吗?找个没人的房间能怎么样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