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雨小说 > 爱恨之约,总裁请克制 > 第186章 :单见面

第186章 :单见面

作者:纳兰雪央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加入书签
一秒记住【飘雨小说 www.pyxs.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回程的路上,车厢内很安静。

    晚上这顿饭,许浮生几乎可以称得上是水米未进,不过此时让她分心的却是……

    有张硬硬的纸条,一直攥紧在她掌心里。

    那是曲云曦在自己离开前……塞给她的。

    一路上她都没有找到合适时机打开,也没告诉坐在身边的蒋绍霆。

    “对不起,今晚我妈有些失控。”许浮生谨慎着自己措辞。

    毕竟这场饭局到了最后,已经变得有些不可收拾。

    “你不需要道歉,如果不是阿姨突然这样,想必我们离开的理由会让他们更难堪。”蒋绍霆深邃的鹰眸不见底,话说完,涔薄的唇抿紧。

    许浮生猜不透她在想什么,倒是蒋睿希自顾自的伸了个懒腰,倒在她怀里。

    “阿生,你真要嫁给爸爸吗?”对此蒋睿希依旧有些闷闷不乐。

    “我爸爸脾气可阴晴不定了,他还老爱抽烟,反正缺点一大堆……”

    现在的蒋睿希不再像是以前那么怕蒋绍霆,甚至都敢当着他的面说他坏话。

    许浮生忍不住笑起来,蒋绍霆难得好脾气没跟蒋睿希计较。

    这一路上倒也相安无事……

    ————言情独家首发,纳兰雪央作品————

    “妈,难道你真的同意许浮生嫁给绍霆?”蒋梅菀脸色很难看。

    曲云曦没说话,她们母女二人的相处模式一贯都是如此,就连表情都淡淡的。

    “梅菀,再怎样,绍霆也是你名义上的弟弟。”

    曲云曦简简单单一句话,令蒋梅菀大惊失色,可转瞬,她冷冷的笑起来。

    “你什么都看在眼里,却什么也不阻止,说白了,我们都是你眼中的棋子!”

    只要时机到了,不论抛出谁只要达成了自己的目的,毫不留情。

    “我真怀疑有一天,你会不会像当年那样,在我出车祸后,不闻不问!”

    坐在轮椅上的蒋梅菀声音凄凉,颓败。

    曲云曦低头看着她,眸光当中有什么情绪一闪而过。

    “那些事如果我不出面处理,你现在还能稳坐在这里?”

    当年蒋君楠蒋友文连同梅菀一起出了车祸,如果她不出面,伊丽莎白和他的儿子将会崛起,那么她和梅菀孤儿寡母,又该怎么办?

    “别把话说的那么好听,你以为我真不知道?你曾经想要抛弃一切,也抛弃掉我不是吗?我倒很想知道,你消失那几个月后,又为什么回来了?”

    蒋梅菀话音刚刚落下,只听到啪的一声,一个清脆的巴掌紧接扇在她脸上!

    “看来我真应该重新请老师来教你什么叫教养!”

    曲云曦冷冷出声,蒋梅菀眼眶含泪,许久说不出话来……

    ————言情独家首发,纳兰雪央作品————

    深夜,许浮生没有丝毫睡意,侧头看了眼熟睡中的温怀素……

    将之前曲云曦塞给她的那张纸拿出来,慢慢展开。

    这才发现竟是一间咖啡店的地址,上面还标注了时间,看这意思……

    曲云曦似乎是想要邀请她单独见面。

    昏黄*头灯光下,许浮生沉默看着手中字条,许久没有动作……

    ————言情独家首发,纳兰雪央作品————

    第二天早晨刚到公司,许浮生就很明显能感觉出同事对她的态度有所不同。

    不仅如此,背后的窃窃私语声到现在都没有停过,她佯装不知。

    岂料到了办公室,这种态度上的不同更为明显起来,平日里对她颐指气使的几个人现如今一个个谄媚到不行,这令许浮生有些摸不着头脑。

    她在来之前特意将戒指摘掉了,照理说不应该会有这么大的反应?

    直到一份报纸被摆在她面前后,许浮生终于知道到底为什么这些人会有这么大的反应了,昨天晚上他们吃饭的照片被记者偷.拍了。

    不过照片已经到了这种清晰的程度,很难相信没有人在背后做什么。

    这哪里是偷.拍,跟正大光明拍出来的效果一样,人脸看的清清楚楚。

    也难怪,今天同事们会有这么大的态度转变。

    临近中午吃饭的时间,许浮生终于有些受不了办公室内的气氛,找了个借口先溜了出来,早晨蒋绍霆有跟她打过电话说今天人在外地,到晚上才能回来。

    回想起昨天曲云曦给自己的纸条,算算时间也差不多了。

    其实她也很想知道,曲云曦到底想要跟她单独谈些什么。

    这样的想着,许浮生伸手拦了辆出租车……

    ————言情独家首发,纳兰雪央作品————

    咖啡店距离曲云曦所住的酒店很近。

    许浮生刚一下车就透过干净剔透的落地玻璃,看到了优雅坐在窗边的曲云曦。

    虽然从蒋绍霆的口中听到过她是怎样一个人,可许浮生不得不承认,曲云曦本身就仿如是优雅二字,举手投足间都会给人一种难以形容的美感。

    或许是注意到有人在看着自己,曲云曦朝窗外不经意一瞥,与许浮生相互对视。

    曲云曦难得打量着许浮生,仿佛是想要从这张脸上寻找到许松柏的痕迹。

    反倒是许浮生先笑了笑,曲云曦表情一僵,总觉得那样的笑容……

    依稀从哪里见到过。

    许浮生很快就走进了咖啡店内,曲云曦很清楚的看到,拐角处有辆车跟随着。

    不用猜都能够想到是蒋绍霆派人跟着保护她的。

    曲云曦突然觉得一切都变得好玩了起来,蒋绍霆原本是因着恨接近许浮生的,可现在……恐怕这场由恨开始的爱情,早已经变得不同。

    她倒是很好奇,若是许浮生知道了蒋绍霆最开始接近她的动机与目的……

    知道了那些他加注在她身上的事?

    这个削弱纤瘦到风一吹都像是要刮跑的女人,会有怎样值得令人期待的反应?

    “你好。”许浮生礼貌开口,随后才坐到曲云曦的面前。

    曲云曦没说话,只是安静的看着她,表情里带着耐人寻味的情绪。

    “喝点什么?红茶吧。”曲云曦伸手将侍者招来。

    如果前一句是询问,后一句却已经帮许浮生做了选择。

    许浮生倒没有什么异议,她本身就不是为了喝什么来这里的。

    “昨天晚上我们也没有好好的聊过,真是可惜。”

    曲云曦一脸惋惜的模样,许浮生没说话,很快红茶就被服务生端了上来。

    “想必你已经知道绍霆不是我的孩子这件事。”

    许浮生闻言心里咯噔一下,似乎没想到曲云曦会提起这件事。

    “嗯,绍霆有跟我多少提起过。”许浮生以不变应万变,简单的回应。

    “其实我们家这么说起来,挺可笑的,绍霆不是我亲生,梅菀虽然是我亲生但因为当年那场车祸而不能生育,这才收养了静姝。”

    曲云曦越是这么直接,许浮生心里就越是有些警惕,她到底想说什么?

    “我真挺好奇绍霆到底是怎么看上许小姐你的,他可是一个很难付出真心的男人。”曲云曦这话意有所指,许浮生微蹙着眉心,抬头与她对视。

    “我原本也以为他是这样的男人。”许浮生笑了笑,至少一开始是。

    “以前碧姬还在的时候……”曲云曦看了许浮生眼。

    “碧姬就是绍霆离世的妻子,当初绍霆与她的结合就是因为利益,绍霆这个人怎么说呢……做什么事情接近什么人都是有他的目的性的。”

    “绍霆可不会平白无故就对别人那么好的。”

    曲云曦说的每句话,听在许浮生耳中,都是那样意味深长。

    其实曲云曦刚才的那句话戳中了许浮生心里隐藏最深的隐忧。

    在与蒋绍霆的这段感情里,她一开始不愿意交心的理由很简单……

    她的直觉告诉自己,蒋绍霆一开始的接近太过于不同寻常。

    明明知道她的身份特殊却还是步步紧逼,好似……不计一切代价想要得到她。

    急促的手机铃声响起,许浮生低头看了眼来电显示,赫然是蒋绍霆的名字。

    曲云曦似乎早已经猜到,优雅的端起面前红茶杯、

    眼神却落在窗外暗藏的保镖身上,此时正被她的人缠住,分身乏力。

    “我相信他,不论最开始他是因为什么目的接近我,我都相信他现在不同了。”

    许浮生将手机翻过来,铃声瞬间变静音。

    “是吗?你就这么相信绍霆?你真的很爱他。”

    曲云曦已经有多少年没有在别人的眼睛里看到过这种陷入热恋的情绪了?

    “是的,我爱他,所以请您不要再伤害他,我不想要再重蹈凯撒的悲剧。”

    手机铃声再度响起,急促而又令人焦虑。

    “凯撒?那只白萨摩?没想到他竟然连这个都告诉了你!”

    曲云曦看着她的脸,笑的令人捉摸不透,没有人知道她在想些什么。

    “他还告诉过你什么?”一个男人,愿意对一个女人开口说明曾经的不堪,那代表着怎样的意义,可想而知,很可惜,曲云曦并不喜欢这样的改变!

    “很多。”许浮生眼神里带着警惕。

    “那他……也应该告诉过你,他妹妹的事情吧?”

    话锋一转,曲云曦提起了蒋绍霆的妹妹,许浮生的表情一下子就变了。

    就是这细微的变化,曲云曦已经知道了她想知道的答案。

    “你这么爱绍霆,难道就不想要帮他找到妹妹吗?”

    此时的曲云曦如同是伊甸园里*亚当与夏娃的蛇,慢慢吐着蛇信。

    “你是说……你知道小樱的事?”许浮生看着曲云曦,难道这些年来,她一直都在用小樱的事来威胁绍霆吗?也难怪到处都找不到小樱的讯息。

    “我当然知道,其实……绍霆他骗了你。”曲云曦轻声说到,许浮生愣了下。

    “他很清楚小樱的去向,他根本就不需要你去帮他找到小樱。”

    曲云曦这话说的近乎直白,许浮生除却安静坐在那看着她外,什么话也说不出。

    “我相信他。”她愿意去相信蒋绍霆,她相信,没有人会拿这种事情来撒谎的。

    “相信?我曾经也很相信过一个男人,可他却用最残忍的方式教会了我一个道理。”或许从许浮生进来到现在为止,这是曲云曦第一次露出自己最真实的情绪。

    “这是小樱的资料,我希望你藏起来回去再看,因为我想阿奇很快就要到了。”

    曲云曦的那双眼睛,像是已经洞悉了一切。

    许浮生看着被推到自己面前的那份文件,心里却被一种莫名的恐惧笼罩着。

    她总觉得,这份文件就像是潘多拉的魔盒,一旦被打开,将再也无法收场。

    “你害怕了?你怕你付出的真心会再一次被践踏?又或许是怕……绍霆并不像是你想象当中的那样?你是对你自己没有自信?还是对绍霆没有自信?”

    曲云曦不愧是老江湖,说出来的话字字戳心。

    “其实我可以明确的告诉你,当初绍霆接近你是有他的目的,他想要报复你!”

    当‘报复’两个字从曲云曦的口中说出瞬间,许浮生放置在桌下的手开始微微颤抖起来,止也止不住!

    ——可我不能。

    ——如果我恨一个人,我会让对方先熟悉我的存在。

    ——找到对方的弱点,然后一点点的置人于死地。

    ——浮生,你觉得我残忍吗?

    蒋绍霆曾经说过的话在耳边重新响起,她原本以为自己早已经忘记了。

    可事实上,原来清清楚楚的印刻在自己心底最深处。

    ——你恨得那个人,对你伤害……很大吗?

    ——大,那个人让我失去了生命里最重要的存在。

    ——是吗?那个人……是A市人吗?

    ——嗯,是A市人。

    ——那你来A市创建J&C集团,也是为了等待那个人?

    ——嗯,一半是。

    ——你恨的那个人……

    ——是你。

    “我不相信你。”许浮生觉得自己的声音听起来是如此艰涩,好像失去了什么。

    ——我开玩笑的!

    ——一点也不好笑。

    那真的是玩笑吗?还是,借着玩笑来表达出的真意?

    “你信我也好,不信我也罢,等你看完小樱的资料,来找我。”

    曲云曦不知道许浮生在想些什么,不过从她脸色突然刷白下来的模样看,多少……是想起了什么过去的事。

    “阿奇来了。”曲云曦浅饮着红茶,阿奇刚刚下车,很快就推门进到咖啡店内。

    在精准捕捉到许浮生的位置后,快步走过来。

    “浮生小姐,蒋先生让我来接你。”阿奇面无表情,看也不看曲云曦。

    他的主人只有蒋绍霆一个,他也只执行蒋绍霆的命令。

    “我知道了。”许浮生声音干涩,却还是轻声笑了笑。

    而在阿奇走进来之前,许浮生已经下意识的将小樱的资料放进了包内的隔层里。

    “曲夫人再见。”

    她侧头看着曲云曦,尽管心里乱入麻,表面上却依旧保持镇定。

    “再见。”许浮生,我相信,我们还会再见的……

    ————言情独家首发,纳兰雪央作品————

    一路上,阿奇透过后视镜在不断的观察她,许浮生知道,却没点破。

    她的视线落在窗外,不断向后退去的景物映不进她瞳孔内。

    “阿奇,送我回公司吧。”许久,许浮生终于找回了自己声音。

    “蒋先生有吩咐,叫我送许小姐你先去别墅里休息,他会很快回来。”

    阿奇将蒋绍霆的话原原本本复述一遍,透过后视镜继续观察她。

    出乎他意料之外的,许浮生竟然没再说话,也没再拒绝。

    一路上,许浮生都在回想着自己与蒋绍霆从认识到现在的每个过程。

    试图找到许多证据来否定曲云曦对自己说过的话。

    从出狱到现在,许浮生还从未像是今天这样,彷徨与害怕。

    路程就在不知不觉间走完,等到许浮生回过神来时,阿奇已经将车停下。

    “麻烦你了,我想去他的卧室待一会儿。”

    许浮生试图让自己笑的自然一些,可很明显,失败了。

    阿奇没有点破,只是帮她打开车门,还不到蒋睿希放学的时间,整个别墅空荡荡的,就连许浮生上楼的脚步声都听得清清楚楚。

    直到推开蒋绍霆的卧室门,许浮生才像是虚脱了一样沿着门板慢慢滑落到地板上,就着这样的姿势,坐在深棕色的地板上,久久没法动弹。

    ——为什么……

    ——为什么……你是许浮生?

    蒋绍霆低醇声音响起在她耳边,以前那些她不懂的话,似乎慢慢的能够理解了。

    她缓缓将皮包打开,明知道要告诉自己不要去相信曲云曦的话,可行为动作却还是不受控制的……自顾自起来……

    从夹层中将那份文件拿出来,许浮生需要用尽全力才能让自己不再颤抖。

    慢慢的抽出,那上面的确是有关于小樱的信息,现在许浮生已经可以猜到当初从福利院拿走那些文件的人跟曲云曦有关。

    一行行的字快速的跃入到她眼底,起初,许浮生的表情并未有什么变化。

    里面的内容全都是有关于小樱被送到福利院时的糟糕情况。

    文件里面还带着跟蒋绍霆有关的内容,字字戳心,尽管早已经听他提起过些许,可此时真正看到,许浮生却依旧忍不住潸然泪下。

    直到后面的内容再度映入她眼底,模糊的泪眼看着自己不断变形,心口处剧烈的疼痛令许浮生连呼吸都困难起来。

    单手揪紧心口处的衣衫,她无声的掉着眼泪,那些是小樱后来的事……

    眼泪大滴大滴的落在深色地板上,开了窗的房间,有大片的窗帘被风吹的摇曳。

    许浮生从未像是现在这样一刻,对自己的过去感觉到绝望……

    如果可以,她也想要自己的双手干干净净的,她真的很希望一切都不曾发生过,她……她不想要她的人生变成现在这幅模样!

    可直到现在,许浮生才终于发现,原来她身上的罪是赎不清的。

    身体不自觉得倾斜着,最终歪倒着躺在地板上,本就瘦弱的身体更是轻颤着。

    绍霆,因为是心甘情愿地沉溺,所以即使是死亡也无需被拯救……

    ——————————————

    两章合成一章六千字哟,木嘛!今日更新完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