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雨小说 > 爱恨之约,总裁请克制 > 第206章 :曾静语

第206章 :曾静语

作者:纳兰雪央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加入书签
一秒记住【飘雨小说 www.pyxs.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尽管还理不清楚那些大人间乱七八糟的关系,可自从睿希知道许浮生是他亲生妈妈后,比较之前更是黏她,晚上甚至直接搬到了卧室里要和她一起睡。

    蒋绍霆竟出人意料的没有反对,当天晚上搬到了客房去睡,许浮生忍不住在心里松了口气,如果现在这种情况要她和他躺在一起,她真的不知应该如何面对。

    虽然不是第一次一起睡了,但这次对于蒋睿希的意义尤为不同,洗好澡吹干头发后躺到许浮生身边,忍不住开始问很多稀奇古怪的问题。

    许浮生一遍遍耐心回答着他,问着问着,蒋睿希自己倒是困的不行先睡着了。

    关了大灯,许浮生只留了盏暖黄的*头灯,侧身看着蒋睿希,细细端详着他精致小脸的每个起伏,她从未想过自己有生之年竟然还能够见到儿子。

    突然,门把传来转动声,许浮生赶忙收回手闭上眼睛,装睡。

    或许是见到*上的两人都睡了,来人刻意放慢了自己脚步,许浮生努力让自己的呼吸声听起来平稳,不像是在装睡的模样。

    蒋绍霆走到*边,低头看着许浮生与蒋睿希,深邃眸光里带着说不出的温情。

    不知过去多久,弯腰在许浮生额头印下浅浅一吻,很明显能够感觉到她的呼吸一顿,勾了勾薄唇,他知道她还没睡。

    “晚安。”将*头灯关上,蒋绍霆轻声开口。

    许浮生心底一颤,终究还是没有说话……

    ————言情独家首发,纳兰雪央作品,请支持正版————

    第二天一早,蒋睿希被送去了学校,蒋绍霆一通电话,老威廉管家收拾了些蒋睿希的衣服,送来了郊区别墅这边,顺带将刚刚养好伤没多久的白萨摩胖胖带了过来。

    有了只狗,即便是富丽堂皇的别墅里都显得多少有了生气,尽管老威廉送东西来的时候什么都没说,可许浮生打从心里清楚,那是蒋绍霆的安排。

    白萨摩胖胖之前被伊丽莎白的手下踢伤了腹部,为了抹药,*物医院将它脖子以下的毛全都剃干净,还给它戴上了伊丽莎白圈。

    原本憨态可掬的胖胖现如今更是蠢萌,趴在地板上一动也不动,将粉红色的腹部藏得严严实实,像是害怕会被别人看到似的。

    之前的管家因着触怒了蒋绍霆而被遣退,老威廉暂时被留下来。

    “太太,小少爷的衣服,我应该放在哪里?”就在许浮生恍神时,老威廉的声音传来,许浮生回过头去看着他,半响说不出一句话。

    刚才威廉管家叫自己什么?

    “太太,小少爷的衣服,我应该放在哪里?”老威廉再度重复了一遍,许浮生这才反应过来,她很不习惯,被老威廉叫做‘太太’。

    “先放到卧室好了。”最近她没有与蒋绍霆同*的打算,用睿希还能够拖延些时间,心里这样想着,恍惚间又回想起昨天晚上落在自己额头上的吻。

    她与蒋绍霆的关系,卡在尴尬的位置,以至于他对自己做什么,她都会首先考虑他的行动里是否会有什么目的,事实上,许浮生很讨厌现在他们二人的关系。

    虽说是名正言顺的关系,却还不如从前的十分之一。

    心里正想着,许浮生却突然因着一阵尖锐的疼痛感煞白了脸,因着之前流产的关系,她身上一直都见着血,偶尔会有隐痛,却都不曾像现在这样的难受。

    说不出的绞痛令坐在轮椅上的许浮生忍不住蜷缩起身体,冷汗一bobo的冒出,很快就将她贴身的衣服给打湿,纤细手指紧紧的扣在轮椅把手上,手背细细的血管受力鼓起,她好疼,真的好疼!

    突如其来的剧痛令许浮生连呼救的声音都没有了,因着老威廉带来的东西不少,佣人们都去忙了,身边也没有什么人。

    她费力推着轮椅,本以为喝点热水,试图缓解这股刺冷,却不曾想到还不等靠近茶几,整个人已经支撑不住。

    坐在轮椅上慢慢蜷缩,直到重心不稳跌在柔软地毯上。

    原本待在一旁自己玩的白萨摩胖胖猛地跳起来,跑到她身边,不住的用大脑袋蹭着许浮生的身体,像是要将她给顶起来一样,还时不时的狂叫两声。

    像是为了吸引别人的注意!

    怎么会……这么疼?

    许浮生的视线落在小腹处,疼的手脚都开始无力起来,她说不清楚这到底是一种怎样感觉,只希望自己能够快一点挨过去。

    “太太……”老威廉推门而入,没想到见到的竟是这样一副画面,忍不住大惊失色,赶忙伸手先将她从地上扶起。

    “我马上打电话叫蒋先生回来。”老威廉伸手就要将电话拨出去,却被许浮生虚软的手给挡住,她手心温度凉的像块冰,意识到这一点老威廉表情有些着急。

    “别……打给……他!”许浮生不想让自己这副模样被那个男人看见。

    “可是,你这样……”老威廉左右为难,看许浮生这样不像是一般的难受,最好还是给蒋绍霆打个电话比较稳妥,可许浮生这边又这么倔。

    许浮生汗如雨下,她觉得这应该就是些小问题,只要忍忍就能够过去。

    恰在此时,房间的门从外面被推开,蒋绍霆与另外一个拨弄着金算盘的男人走了进来,本在说着话,见到这一幕两人的脚步一起停住。

    蒋绍霆最先反应过来,下一刻,许浮生就感觉自己被一副强劲有力的手臂所搂在怀中,就像是离巢的鸟回到巢穴内,此时已经快要疼的休克的许浮生,终于有些些许的安全感,疼痛间隙的虚脱令她手脚无力。

    “‘药师’,救她!”蒋绍霆将许浮生死死搂在怀里,回头目光如炬的看着‘药师’,后者一愣,他还从未在这个男人的脸上,看到这样在乎的表明。

    “把她抱到*上去。”

    ————言情独家首发,纳兰雪央作品,请支持正版————

    ‘药师’的动作很迅速,虽然他人爱钱,但在面对病人时却再正经不过,更何况这人是蒋绍霆花了大价钱要保命的,他拿人钱财,更应将事办好。

    先是给许浮生打了一人,很快她就躺在*上沉沉睡去,‘药师’随后才开始检查起,从头到尾,蒋绍霆都陪在许浮生的身边,将她冰凉小手攥紧在掌心里。

    就算是疼的狠了,许浮生也没有吭一声,只是虚弱的睁着眼睛,看着周遭的一切,最终将视线恍惚落在蒋绍霆脸上,直到药起了效果,昏睡过去。

    ‘药师’检查的很仔细,也正是因为如此,表情才更为的凝重起来。

    “我从来没见过身体底子这么差的人,你跟我出来。”‘药师’说完这句,转身朝着卧室外面走去,蒋绍霆看了眼许浮生,将她沾染自己手心温度的小手放回到被子里,这才朝着外面走去。

    “她快要空了。”蒋绍霆刚刚将门关上,‘药师’冷漠开口一句。

    令他的心提到了嗓子口!

    “空了是什么意思?”蒋绍霆声音陡然低了几度。

    “油尽灯枯,人死灯灭的意思。”‘药师’声音很轻,却如同擂鼓般,重重敲击在蒋绍霆的心上,后者眼神恍惚,有些不太敢相信‘药师’说的这话。

    “她还那么年轻,怎么可能油尽灯枯?你到底会不会看病?”

    蒋绍霆的怒气大有抑制不住的趋势,目光落在‘药师’脸上,反观后者,表情平静,像是在等他发泄完,他看的出来,屋子里躺着的女人是他未来的财神爷,只要把她的身体调理好了,源源不断的钱都会进到自己口袋里。

    “我只是说快要空了,又没说已经空了,你瞎激动什么!”

    “她是不是刚刚流产?然后又受了很严重的寒气,刚才她之所以疼的这么厉害就是因为这股寒气,所以从现在开始,要好好调理她的身体。”‘药师’继续说着,说实话,这可是个费钱的工程,不过蒋绍霆什么都不多,还偏偏就钱多。

    “你可以直接吩咐给管家,有什么他们会无条件的供给你。”蒋绍霆厉色入骨,说出的话带着铿锵之音,‘药师’等的就是他这句话!

    一时间喜笑颜开,这可是中饱私囊的好时候!

    ————言情独家首发,纳兰雪央作品,请支持正版————

    “你说,那是绍霆的原话?”曲云曦唇边勾着薄笑,此时她人在英国。

    伊丽莎白的不自量力令她只落得个凄凉下场,至于蒋慕天更是个付不起的阿斗,更别提现在还缺了只手,这两个人现如今只能被排除在家族圈子之外。

    蒋宗勋现在将她当成是自己唯一的手臂来用,大大小小的事情都交由她来管理,老东西的身体也越来越差,只怕很快就要命不久矣。

    她嫁入家族内这么多年,从最初的一个受人歧视的童养媳,一步步走到现如今的地位,付出了多少艰辛,除了她自己又有谁清楚?

    十几岁她就生下梅菀,却没有享受过一天有爱的生活,这些年,她总算是熬出了头,唯一放心不下的,却只有……

    “随他去,不过是个小杂种而已。”曲云曦淡淡的笑着,却莫名令人心头发寒。

    ————言情独家首发,纳兰雪央作品,请支持正版————

    蒋绍霆重新推开门走进去时,许浮生依旧安静的在睡。

    药效还没有下去,这是正常反应,药师说她估计要到傍晚才会醒过来。

    蒋绍霆坐在*边,抬手抚上她的脸,跟许浮生的手一样,冰凉凉的,摸起来没有皮肤该有的温度,令蒋绍霆心里有种说不出的惶恐。

    或许,他从未想过许浮生的身体竟然差到了如此地步,甚至没想到她年纪轻轻,竟然会有油尽灯枯的可能!从五年后认识她的第一天开始,她就是冷静疏离的,从未像现在这样虚弱的好似一阵风就能将她带走。

    他的确是个不详的人,会给身边的人带来各种各样的不幸。

    以前是如此,现在还是如此。

    白萨摩嗷呜一声跑到蒋绍霆身旁坐下来,刚才它一直都蹲在旁边看着,黑溜溜的大眼睛像是能够看到倒影似的干净。

    仿佛感觉到男人的悲戚,原本将脑袋放在爪子上的白萨摩伸出舌头来轻舔着他的手指头,尽管脖子上还带着可笑的伊丽莎白圈。

    蒋绍霆没再说话,只是将脸埋进许浮生掌心内,保持沉默……

    ————言情独家首发,纳兰雪央作品,请支持正版————

    许浮生醒来时,那恼人的疼痛已经不见了踪影,倒是手心一直被什么压着,已经有些发麻起来,侧头看去,竟是蒋绍霆。

    他就像是个迷失的孩子,以着心底最后一丝虔诚祈求。

    她缓缓将手抽回来,动作虽然轻微却还是被蒋绍霆觉察到,他一下子睁开了眼睛,深邃目光与之牢牢对视,许浮生心颤了下。

    如同被蒋绍霆目光锁定,许浮生一动不动,很快,手就被他扣住,呈十指紧扣的姿态,死死的,甚至令她感觉到了有些疼。

    “我的身体……好像越来越差了。”其实许浮生自己也能够感觉到,以前虽说身体也不怎么好,可也从不曾像现在这样动不动就晕倒,就连走两步路都很虚弱。

    “没有的事,调理一阵子很快就好了,我请了这方面的专家来,你放心好了。”蒋绍霆话音刚落,许浮生点了点头,她会配合的,如果说在不知道睿希的事之前,她有想要死的念头,那么现如今为了睿希,她也要好好活着。

    下一秒,许浮生只觉得自己被紧搂进一副温暖怀抱,夹杂着烟草与麝香味,或许是闻的习惯了,渗入骨髓的熟悉。

    “听我说,以后不许再这么吓唬我了,听到没有?”蒋绍霆鲜少将情绪外露出来,可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却是次次都与许浮生有关。

    许浮生觉得蒋绍霆怎么变得胆小了,以前那个划破人动脉的男人去了哪里?那时候他可是连眼睛也不眨一下,而她,不过就是犯了疼而已,他那么紧张做什么。

    “你知道你的身体有多差吗?”蒋绍霆的问题一个接着一个,许浮生扯动了下唇角,却不曾想嘴唇干裂开来,有浓重的血腥味涌来。

    蒋绍霆同样闻到了,稍稍拉开两人之间的距离,在见到她唇上渲染出的血迹时,想也没想,俯身上前,将那些血迹一点点的吮干净。

    许浮生只是恍惚的看着自己面前这张不断在放大的脸,感觉唇瓣上的柔软。

    倏然,她伸出手下意识推开他肩膀,尽管那力道对蒋绍霆来说太过微不足道,却依旧成功的令他停下所有动作,深深的望着她。

    “你在做什么。”许浮生好半响找回自己声音。

    “晚饭前我会叫人将钱多多她们接过来陪你,你不是一直很想见她们吗?”蒋绍霆不答反说,许浮生心里一颤,他愿意让多多他们过来吗?

    似乎是看出她眼底的疑惑,蒋绍霆此时看起来竟有些温柔。

    “只要你能够开心就好。”

    许浮生迷惑了,自己刚刚从医院里初醒时,蒋绍霆冷酷的模样仿佛还历历在目,与眼前这人形成鲜明对比,到底哪一个才是真正的蒋绍霆,就连她都糊涂了。

    “蒋绍霆……你……”许浮生不知该说些什么,索性最终选择了沉默,她已经不想要再去猜他想的是什么,对于感情的事,她累的很。

    “我是不是要死了?”她唯一能猜到的,就是这个。

    蒋绍霆的脸色一下子阴沉起来,尤其是在听到‘死’字时,以前时打打杀杀从未觉得这个字有多么残酷,可从许浮生口中听到,他却打心底里升起了从未有过的恐惧,而这份恐惧虽没有表达在脸上,但蒋绍霆的眸光,还是轻易泄露了情绪。

    “记住,永远都不要再对我说这个字!”

    许浮生心里咯噔一下,有些模模糊糊的念头在心里一旦生根,便开始疯狂冒出。

    “好。”不过她聪明的选择没有点破……

    ————言情独家首发,纳兰雪央作品,请支持正版————

    钱多多与辛蕊是在傍晚时分到的别墅。

    一路上,钱多多都在骂着蒋绍霆,这些日子以来的担忧在蒋绍霆的司机敲开她家门的瞬间仿佛找到了发泄口,倒是辛蕊安安静静坐在她身旁,虽然同样对蒋绍霆颇有微词,可从小到大的教养令她忍住了。

    刚进别墅,在见到坐在轮椅上的许浮生时,钱多多的眼眶一下子就红了,辛蕊当然也无可避免,这是自从许浮生流产后她们第一次见面,自然有很多情绪。

    “那个王八蛋!他竟然还骗你和他领了证!”钱多多就像是没看到从二楼正往下走着的蒋绍霆,气冲冲的说着,伸手轻抚着许浮生的身体,她瘦了太多。

    许浮生其实也有很多话想要对她们两个人说,原本以为情绪不会起伏太强烈,却不曾想到刚刚见到这两人,她心里的钝痛,就越发泛滥了起来。

    蒋绍霆像是什么都没有听到,将手中的薄毯盖在了许浮生膝盖上,而紧接着‘药师’从二楼走下来,眼神却落在辛蕊身上。

    “你……”辛蕊也察觉到有人在看自己,轻轻抬头,在见到‘药师’的瞬间表情大惊失色,而后者自然也好不到哪里去。

    “小花蕊,没想到会在这里见到你。”‘苍狼’那个失忆的小*,之前离家出走,却不曾想到竟会在这里遇到。

    “药师先生,你怎么会在这里?”见到他,辛蕊就会想起‘苍狼’来,不知道自己离开他之后,那个男人过的好不好?而她肚子里的孩子……

    “倒是你,跟谁学的带球跑这一套?苍狼可……”药师耸耸肩,他代号叫药师又不是姓名叫这个,只有小花蕊才在每次见他时那么恭敬的称呼他为先生。

    许浮生这才意识到,蒋绍霆请来的人或许跟那个‘苍狼’有关系,回想起之前在小区楼下与黑衣保镖争执,现在回想起来,那些人自己似乎都在蒋绍霆这里见过……

    难道……

    “阿生,对了,有件事我还想跟你商量!就是你母亲的……”钱多多情绪稍微好些,轻声开口,提及温怀素,她有些担心的看了许浮生一眼。

    “前两天有个人来看房子,你母亲那个房间空出来,所以我想……”回想起那个女孩子,钱多多忍不住想要介绍给许浮生认识。

    “多多你才是房东,不用在意我,如果对方不介意,我没有问题的!”许浮生轻笑着摇了摇头,她知道多多从来没有将她当成是房客来看待,也正是因为如此,她才更舍不得她吃亏。

    “她叫曾静语,你肯定知道她是谁。”钱多多不想让话题那么沉重,忍不住想要逗她开心,而曾静语这个名字一说出口,许浮生的确愣了下。

    她不就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