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雨小说 > 重岩 > 第54章 软柿子

第54章 软柿子

一秒记住【飘雨小说 www.pyxs.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重岩吃了个半饱的时候,主角一家终于露面了。李承运带着程瑜向宾客致辞,身后跟着两个人高马大的儿子,一家四口,其乐融融。

    重岩远远地看着灯光汇聚处光鲜亮丽的一家人,眼神淡漠。

    林培就站在他身边,将他脸上的表情看的一清二楚。看见聚光灯下那个中年男人的脸,应该没有人会怀疑重岩的身份。也正因如此,重岩的存在才会显得这么可怜。林培把胳膊搭在他肩上,轻轻拍了拍。

    重岩侧过头冲他笑了笑,很好看的笑容,看上去却有点儿凉冰冰的味道。林培正要说话,就见重岩的视线向旁边扫了过去,眼中浮起厌恶的神色。林培顺着他的视线看过去,一个十三四岁的少年正朝着他们走过来。这少年长着一张清秀的脸,眉眼精致,衬着考究的衣饰,活像电影里走出来的贵公子。

    贵公子停在他们面前,用一种林培看不懂的眼神凝视着重岩。重岩像是没有看到他,懒洋洋地歪靠着林培,像是对周围发生的任何事情都提不起兴趣。林培还在猜测这少年的身份,就听他用一种很清脆的嗓音说道:“我早就知道你了,重岩。咱们能单独谈谈吗?”

    林培侧过头看重岩,重岩却只是掀起眼皮淡淡瞟了他一眼,眼睛里明明白白地写着:有话就说,不说就滚。

    贵公子神情稍稍有些尴尬,咽了口口水说:“重岩,我不知道你为什不愿意回家来住。我想你大概不清楚回来意味着什么。李氏是一个凝聚了三代人心血的跨国公司,它的规模之庞大远远超出了你的想象……”

    “是远远超出了你的想象吧?”重岩笑了起来,“李彦清,你到底想说什么?”李氏在他手里攥了十来年,他叫得出每一家下属公司的高层管理人员的名字。对于他而言,李氏几乎没有秘密可言。

    林培侧过头,勉强压抑住嘴角的笑纹。他现在有点儿明白为什么重岩会说别人都说他是使坏的小能手了。

    李彦清的表情有些恼怒,“重岩,我只是想好心提醒你一句,你也是这个家里的孩子,如果被排斥在外,受损失的只是你自己。你好好想想吧。”

    重岩笑而不答。十来岁的李彦清看样子还是有点儿心眼的,会审时度势,知道李延麟走了对他而言意味着他会有更多的机会,也知道要把自己拉进去搅浑了李家的这潭脏水,好方便他渔翁得利。但他忘记了一件最重要的事:李承运还不到五十岁,年富力强,经验老道,李家就算有几个出息的孙辈,也还远远不到改朝换代的时候。

    想说的话都说了出来,李彦清的表情也自然了许多,“重岩,爷爷一直说想见你呢,如果你愿意回来,李家一定会欢迎你的。这里本来就是你的家。不要因为某些人的态度就放弃了自己该得的利益。”

    林培觉得这小孩儿真是不能小瞧,看他年纪不大,小模样又长得嫩生生的,谁能想到一开口就是这么复杂深沉的小心思呢。果然大户人家养出来的孩子就是不一样,想他十来岁的时候,只知道放了学跟着邻居家孩子在外面疯跑,哪里懂这些弯弯绕的东西。

    林培摇摇头,转头去看重岩的反应,重岩仍然靠着自己的肩膀,一副神游天外的架势,好像李彦清刚才说的话他都没有听见。

    李彦清暗暗生闷气,声音不由得提高,“重岩!”

    重岩像是醒过神来,满不在意地斜瞟了他一眼,赶苍蝇似的冲他挥了挥手,“一边儿玩去,小屁孩。跟老子玩挑拨离间,你还嫩点儿。”

    林培没忍住,笑了起来。

    李彦清气得脸色都变了,恶狠狠地瞪了重岩一眼,转身走了。

    林培在重岩背上轻轻拍了拍,笑着说:“挺好看的一个小孩儿,被你气的五官都扭曲了。”

    重岩一点儿也不同情他,在他看来,李彦清从小到大的生活质量比他强出了好几条街去,出来进去也都是名车接送,那样的条件,想干什么事不比别人方便?怎么就死活不满足的非要朝李氏伸爪子?他觉得李氏是他的,那李延麒李延麟呢?他们就该死?就算李彦清也有这个身份有这个资格去竞争上岗,那光明正大地去争去抢好了,何必背地里弄这些拿不上台面的小花招呢?

    重岩现在的想法跟最初醒过来时又不一样了,那时他只想着一辈子不跟李家有牵扯,最好断得干干净净。但现在他却觉得如果心里没有牵挂,又何必斤斤计较形式上是否划清界限呢?一切还是顺其自然地过吧,不见面的时候不用上赶着去见,遇见了也没必要刻意躲开。他又不是哪吒,难道还要闹到剔骨还父的地步去吗?

    “这小孩儿心眼多着呢,”重岩继续给林培打预防针,“别被他的外表给蒙蔽了。”林培的年龄在那儿摆着呢,年轻人容易感情用事,重岩觉得自己有责任提醒提醒他。

    他这种心态总是让林培哭笑不得,“我心里有数。”他看见李彦清朝着那一家四口走过去,脸上带着笑容,像一个纯白无暇的小王子,几分钟之前出现在他眼里的那种深沉叵测已经全然看不到了。

    林培摇摇头,果然是富贵人家的孩子,早熟啊。

    李彦清在重岩那里受了气,原本是想找李承运告一状的,不料没说几句话呢,就被李承运给堵了回来。李承运摸摸他的脑袋说:“重岩性子桀骜,不过心地还是很好的。要不然也不会那么痛快就把他的股份分出来给你。”

    李彦清,“……”

    他能说他并不想要徳温的股份吗?徳温什么玩意儿,能跟李氏相比吗?李承运跟他说过了,徳温的股份现在由他代为保管,到他满十八就转到他的名下。可是李彦清不傻,他有了徳温的股份,李老爷子以后还会对他委以重任吗?都是程瑜这老妖妇搞出来的花样,李彦清一想到这个就气得直咬牙,连带着把温浩和重岩也都恨上了。

    李承运没理会李彦清的小心思,在他看来,这个孩子聪明是聪明,就是有点儿太娇气了,一点儿小委屈都受不了。张明妍也是,自己娇气,结果把儿子也当成闺女一样娇养了!李承运对这一点十分不满,每次他对李彦清的教养问题提出意见,张明妍总跟他吵吵,说什么孩子不能光明正大的跟父亲在一起已经很可怜了,难道还不该多疼爱吗?他以前觉得张明妍还挺通情达理,现在看来,她拧起劲儿来也是不可理喻。李家的孩子哪能一点儿精气神都没有?李延麒李延麟,甚至包括重岩在内,哪一个不是闯劲儿十足?只有李彦清,被她养的跟个小丫头似的,动不动就哭鼻子,还爱告小状……

    李承运一想起这个就头疼。随便哄了哄李彦清,就拉着重岩去见人。他今天特意请了几个从事花卉贸易的老友,既然重岩已经选了要做这一行,总要给他铺开路子才行。在“三十六郡”取得对外贸易资质之前,他只能选择有资质的贸易公司合作进出口业务,跟他这几个专门做进出口的老友多联络联络是没有坏处的。

    重岩拉着林培跟他一起见了一圈人,累得脸都笑僵了。不过这些人对他的以后的生意可是大有用处,这里面的轻重重岩还是懂的。像这样的聚会,对大部分人来说就是个联络感情,拓展人脉的机会。重岩对这一套自然是驾轻就熟,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哄得一群老狐狸眉开眼笑。等他们一圈绕下来,李承运都忍不住摸着他的脑袋夸了一句,“不错,很有从商的天分。”

    重岩不耐烦地拍开他的手,“都是老子后天努力,跟天分什么的一点儿关系都没有。”

    “臭小子。”李承运亲昵地嗔了一句,又问他,“你那乡下的地处理的怎样了?”

    “找人整了整平,”重岩倒是不反对这个话题,“别的还没开始。我明后天过去一趟,等规划出来了,就找人开工。”

    “规划?”李承运扫了一眼站在他身后的林培,大概知道了怎么回事儿,便说:“规划什么时候出来?”

    “最多两天。”重岩琢磨着把林培拉过去看看,到时候哪里修他的实验室,哪里建花圃就都知道了。重岩之前问过后村的人,村里人以前种菜也都弄过大棚,这些弄起来很快。下一步就是要进花苗了。这个也不难,林培毕竟做这一行,找些好货源还是不成问题的。

    李承运又问:“要帮忙不?”

    重岩一口回绝,“不用。”找人帮忙这种事情也是有讲究的,偶尔遇到自己解决不了的事请人出手一次就行了,若是大事小事都去找人帮忙,在别人心目中,这人也太废物了。

    李承运莞尔,“行,有什么事要帮忙打电话给我。”

    重岩胡乱点头,“那谢谢你了。”

    林培冷眼看着,觉得重岩的老爹肯费心为他铺路,说明心里还是有这个儿子的。不过重岩这身份确实有些尴尬,这里头的事儿肯定也不像是外表看见的那么简单。嗯,肯定没那么简单,那个光鲜的贵妇人都往这边看好几眼了,小眼神冷飕飕的,跟刀子似的。

    林培心里还琢磨这位贵妇人呢,贵妇人就带着儿子朝着重岩走过来了。林培不自觉的有些紧张,瞟一眼身旁的重岩,却见他正低着头吃蛋挞,好像一点儿也没注意到属性不明的生物正在逼近。

    林培轻轻咳嗽了一声,“咳!”

    重岩抬头,视线在他身后凝住,随即嘴角一挑,露出一个痞气十足的浅笑,“林培,你说怎么总有人把我当软柿子呢?”

    “哦,”林培很没诚意地说:“他们眼神不好,嗯,运气也不好。”说着瞟一眼那位风华过人的贵妇人,暗想重岩要管她叫什么?母亲?太太?夫人?

    重岩冲着程瑜点点头,“李夫人。”

    林培,“……”这么些选项,他居然一个都没猜对!

    程瑜微微一笑,“重岩,你这孩子就是太客气了,让你回家来住也不肯。要不是阿麟要走,只怕咱们还没有机会见面呢。”

    重岩皮笑肉不笑地呲了呲牙,“没事儿,信息时代了,该办的事儿不见面也一样能办。”

    程瑜知道他说的是徳温股份的事儿,她费心费力的弄来的股份半路上被李承运截胡,说什么要亲自替老四保管,硬是没让她沾手。现在一听重岩说这个事儿,她满心都不舒服,脸上的表情也就淡淡的,“是啊,毕竟是信息时代了。不过身为晚辈该尽的孝道也要放在心上。你爷爷奶奶一直惦记你呢,有时间去看看他们吧。”

    “孝道这东西,还是得从实际出发,不能光走形式。”重岩低下头把手上的半个蛋挞塞进嘴里,“为了他们的健康着想,我还是别出现比较好。”

    程瑜脸色微沉。李延麟站在她身后轻轻碰碰她的手臂,程瑜侧头看了看他,勉勉强强摆出一个和善的表情,“好了,我去别处看看,你们年轻人自己聊吧。”

    李延麟的小表情有点儿复杂,重岩觉得他大概还没想明白他妈为啥要煞费苦心的给李彦清谋算,甚至为了给他捞点儿股份不惜把跟李家井水不犯河水的重岩拉进敌人的阵营。就像温浩之前说的那样,重岩不会掺合李氏的姿态已经摆的很足了。

    重岩笑了笑,“祝你万事顺利。”

    “谢谢,”李延麟稍稍有些尴尬,“你能来我很高兴。”

    “你客气了。”重岩心说他今天来还真不是为了看他。

    李延麟大概也不知该跟他说什么,两人碰了碰杯就各自走开了。他一走,重岩就拉着林培找地方歇着去了。这一晚比他在别处过一天还累呢。重岩揉揉发酸的腮帮子,对林培说:“跟这些狐狸混比干活儿还累呢,咱们明天下乡吧?”

    林培点点头。

    “等规划出来,我找人施工,”重岩说:“这个季节适合进什么花苗你列个单子出来,另外咱们可能还要请人,我不了解你们这一行的情况,你要是找到能用的人,只管带过来。”

    林培想了想说:“我有个师姐,前段时间说要跳槽,我去问问她。”

    “你看着合适就行。”重岩不太懂他的事,他要用的人自然要由他自己来挑。至于照顾花圃的人,可以雇后村的村民,像徳温那样跟他们签下雇佣合同,有林培提供技术支持,应该不成问题。

    重岩自言自语,“还得给秦大哥打个电话,他说了要去……要是他能换个司机,别带那个总翻白眼的娃娃脸就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