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雨小说 > 江湖我独行 > 第八百八十一章 归邪(上)

第八百八十一章 归邪(上)

作者:心之弈剑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加入书签
一秒记住【飘雨小说 www.pyxs.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周末回家,路上堵车,很晚才到家,吃过饭都半夜了,所以今天只有一章了,兄弟们就当剑人喘口气。不过剑人看了月票,虽还未到500,不过兄弟们的支持剑人看到了,所以明天也就是周六啦,大爆发!

    ......

    张放右手抓在卫明昕的头颅顶盖,满眼杀意的看着卫明昕,随着他的声音越来越冷,他身上的炽热阳刚之气渐退,取而代之的是无尽冰寒之气,卫明昕被张放抓在手中,无形之中受到冰寒之气的侵袭,全身不自禁的颤抖起来,牙关更是抖动不止,配上那一脸的惊惧之色,显得不堪之极,只是他听到张放近似羞辱的话,却是强撑着道:“高…狩,你不过是比我运气好点,机缘好些而已,没有这些你什么都不是,你可有胆…”

    张放不等卫明昕把话说完,却是厌烦的道:“聒噪!”

    说着,张放另一只手捏成爪势电闪而出,五指之上白光爆现,化阴真罡延展而出,卫明昕尚来不及做出任何反应,其五指一下扣住卫明昕的下颚,食指与中指上几乎凝若实质,散发着恐怖寒气的尖锐罡指瞬间就戳进了卫明昕颌下软肉。

    “嗯!”

    卫明昕顿时发出痛苦的闷哼之声,但下一瞬,其满眼惊恐之色,继而发出凄厉的惨叫声。

    “啊!”

    惨叫声刚刚响起,却是就戛然而止,因为卫明昕已经发不出声音,之所以如此,却是张放戳进其下颌之中的两根罡指死命的往里一捅,继而其两指一抠一紧,随即向下用力一扯。就见一条猩红的东西被其从卫明昕下颌的*内扯了出来,细细一看却是沾满血水的舌头。

    张放内气一催,冰寒之气从其便是从那舌头上一蔓而过。便即冻成了个冰坨子,张放随手一扔便是将其丢开一旁。

    “大哥!”

    卫人雄目睹这一幕。眦睚欲裂,其倒是有些血勇之气,顿时拔刀而出,足下一点就是朝着张放杀来。

    然而张放只是转头看了卫人雄一眼,继而其眼中血光一转,卫人雄顿时只觉自己处在无尽血海之中,身旁有白骨翻涌,其顿时双眼迷茫失焦。呆立原地不动。

    张放这才转过头看向卫明昕道:“当日你败我二弟,在其力竭无还手之力的情况下,挑断其手筋脚筋,让我二弟在众目睽睽之下血尽而亡,遭逢奇耻大辱之时可曾想过今日?”

    话音一落,张放再不想与这卫明昕废话,其双手上罡指一手,随即齐齐扣在卫明昕双肩之上,紧跟着,就见其左右手五指俱是齐齐合拢。用尽一捏,卫明昕身上就传出‘咔咔咔’的骨碎爆响之声,卫明昕整张脸顿时好似扭在了一起。现出无比痛苦之色,他长大嘴巴想宣泄自己的痛苦,可一丝一点的声音都发布出来。

    张放对卫明昕的痛苦视若无睹,心中一片冰冷,他只顾催动起大力金刚指,将将卫明昕身上一寸一寸的骨头捏碎。

    张放的冰冷无情与残酷手段,让一旁的俞小青忍不住打了个寒颤,她这才想起张放初出江湖时便得到的那个名头--‘分尸手’。而白小悠则是眼也不眨的直直盯着张放,她看到了自己师父的另一面。同时她也在想或许自己师父正是有这种残酷无情的一面,方才能从无尽的厮杀中。趟出一条来,一步步走到今天吧?

    “小悠。刀来!”

    白小悠正想的入神,却是猛地听到张放的吩咐,她就见自己师父一把提起已如同一滩烂泥的卫明昕,随手朝前一扔,那卫明昕就像个破布口袋一般飞舞半空。

    白小悠不敢有半分迟疑,随即就是抽刀出鞘朝着张放掷去,那刀去势极速,呼吸间就及至张放身前,张放也不伸手去接,只是卷动衣袖朝刀上一拂,这雁翎刀便是在空中一个转折,朝着卫明昕直直而去。

    “噗呲!“

    下一瞬,就见雁翎刀的刀锋从卫明昕的脖颈间一穿而过,继而带着其如同破布口袋一般的身子朝后疾去,转眼之后,只听‘叮’的一声,就见雁翎刀的刀锋直入山壁之中,卫明昕的身子就挂在刀锋上。

    全身骨头被捏碎,脖颈被刺穿,舌头被生生扯掉,卫明昕受了如此重的伤,却是还没有死透,其挂在刀锋上全身上下难动分毫,然而其一双满是痛苦之色的眼睛,却费力的看向张放,就好似要表达什么一般。

    只是张放再不看他,该做的都做了,以彼之道还施彼身,甚至还要狠,不过他也就能做这些,以他今时今日的状况,他已没有功夫和其他心思去与这样一个人纠缠,他更明白自己所重之人不可能永远庇护在自己的羽翼下,更何况那些人本身也不愿如此,就如彭磊不愿意去西北与有琴羽凝汇合,而有琴羽凝也因为在昆仑有了自己的地位,势力还有爱人,也就不可能为了防范卫明昕在跟在张放身边一样。

    张放很清楚,就算他今天以这般残酷手法击杀了卫明昕,此事轰传江湖后,江湖中人会慑于张放的残酷手段不敢再轻易造次,可陈旭元的心中却可能不会感谢他。因为脸面是各人的,是要靠自己去挣的,身上背负的耻辱更是需要自己去冲刷,而这些都不是他人能代劳的。

    张放转过身,不经意看了一眼卫人雄,卫人雄本是失焦迷茫的双眼登时精光一闪,继而其便是大口喘气,脑门上满是细密的汗珠,之前那股拔刀的血勇之气荡然无存,只是惊惧十分的看着张放,悄然向后退步。不过退步之间,卫人雄的目光扫到了一旁那钉在山壁上的卫明昕,眼见自己大哥的凄惨模样,其看向张放的目光中,那惊惧之下便是隐现出一抹怨毒。

    不过张放也不在意,只是抬起右手隔空一扯,那卫人雄便是不自主的被扯到他身边,张放随即右手扣爪一把锢住了他的脖颈。

    “告诉我你们来此的目的,还有那战苍穹为何会变成如此模样?“

    张放赶到此处自然也是看到了战苍穹入魔的样子,提刀乱杀乱砍,不过由于处置刀鬼和卫明昕的功夫,那战苍穹已是向着谷中更深处而去。张放对此等情形也很是奇怪,特别是虚空中丝丝缕缕不断汇聚的邪恶力量让他亦为之忌惮,故而自是想要问个清楚。

    只不想这卫人雄却有几分硬气,硬着脖颈道:“你要杀便杀,何须废话?我师尊乃至师祖会给我与师叔报仇的!”

    张放听到这话淡淡一笑,道:“既然如此,那你就回去告诉独孤齐,芙萝山下我等着他!”

    说完,张放提掌就是欲要击碎卫人雄的天灵盖,只是就在这时白小悠却闪身过来道:“师父且慢。”

    张放的手掌停在卫人雄脑门前寸许之处,转头看向白小悠,白小悠随即道:“弟子恳请师父准许,让弟子与此人来一场比斗。“

    “比斗?“

    张放眉头一皱,但随即白小悠便是看向卫人雄道:“阁下身为刀魔独孤齐座下弟子,自然也是刀道高手,而我亦是主修此道,今欲和阁下比斗一场,不知阁下可敢?“

    那卫人雄听到白小悠所言,却是道:“我现在性命操之人手,为何要与你比斗?”

    这卫人雄却是个聪明人,话中带着意思,白小悠听之便是道:“你我比斗,若你赢下来,我自恳请师父饶你一命。

    不过若是你输了,就将谷中发生之事的缘由以及你等此来的目的告知我师父,然后我会给你个痛快。“

    “那若是你丧命于我手,你师父又岂会干休?”

    卫人雄说到这拿眼睛瞟向张放,白小悠却道:“既是比斗,自然是生死自负,我学艺不精,又何须我师父为我出头?”

    “你拿什么保证,空口无凭。”

    卫人雄却似乎信不过张放师徒,只是他这话一出,却是激怒了白小悠,只见白小悠怒色道:“我师父堂堂战神,若是同意我所言,又岂会出尔反尔?

    你一个大男人,婆婆妈妈,畏首畏尾,怕这怕那,我只问你敢不敢?!“

    “噌!”

    话音刚落,白小悠就是一把拔出腰间那把形同肋差的短刀,刀锋直指卫人雄。白小悠此时虽还未入地级,但其拔刀这一瞬,竟是有刀势凝成,双目更是精光熠熠,身上腾升其一股凌厉的刀意与刀势相合,这瞬间,其整个人便好似与她手中的肋差浑然一体般。

    张放在一旁看到白小悠这拔刀一瞬的气势也不由点点头,以他的眼界能看出白小悠的刀意虽还很稚嫩,甚至可以说还是雏形,但这刀意与圆融至极,这足证白小悠的刀意乃是靠自己在一场场生死厮杀中磨练出来的,却不似张放几乎是靠取巧才得了剑意。

    卫人雄怎么说也是个大男人,被一个女人拔刀指着鼻子如此相激,登时勃然怒道:“既然你要找死我就成全你,就算他高狩出尔反尔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这卫人雄的确聪明,这等情况下竟还想到拿话激张放,张放如何听不出来,不过张放也不作回应只是负手退开,他倒也想看看经过这些日子,白小悠闯过一道道试炼后,实力究竟如何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