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雨小说 > 惑国毒妃 > 第281章 太子(2)

第281章 太子(2)

作者:青青的悠然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加入书签
一秒记住【飘雨小说 www.pyxs.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百里初冷哼了一声:“什么人是不能收买的,何况本宫能够给那些罪臣之子他们最想要的东西,你说他们会怎么选择?”

    早前那一次绿竹楼之行,他就怀疑秋叶白和绿竹楼的关系,后来细细一查,虽然她隐藏得极好,但还是被他发现了蛛丝马迹,证实了她就是绿竹楼的幕后老板。

    回到京城以后,他就让一白着人暗中接近绿竹楼的人,若不是如此,他又怎么会在知道那个家伙竟连一个字都没有提起他!

    连双白、一白,她都问了一句,更不要说阿泽那个蠢货,她每一封信都会隐约地提上一提,但是他把信里的每一个字都翻来覆去地看了一遍,愣是没有发现她有提到他的只言片语!

    “枉费本宫当时冒险救了那个没良心的东西。”百里初声音幽凉,似玩笑一般,只懒懒地看着双白的那双幽诡森然的瞳子里却闪着锐利的幽光。

    双白被百里初这么一盯,只觉如同被暗夜之中强大掠食者的无机质眼瞳盯住的猎物一般,瞬间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殿下这分明是在吃醋啊!

    双白忍不住暗自嘀咕,秋叶白,秋兄,你也未免太没有眼介力了,平日里被殿下欺压身下的日子也不少,难不成还不知道殿下是个霸道小气的性子。

    信里好歹也提上一提殿下,哪怕是骂人的话,也比提我和一白这些路人好,这不是平白连累人么!

    “殿下想必是在秋大人心里……占据的地位不同,否则以大人和殿下的关系,大人却只字不提,才证明殿下于大人是不同的。”

    双白想了半天,努力地挤出一句安慰的话来。

    百里初狐疑地眯起眸子:“哦,是么?”

    双白立刻点头如捣蒜:“没有错,是的!”

    从道理上来说,这确实是可能的,秋叶白故意避开殿下的意思确实有些明显了。

    百里初似乎有点接受了这种说法,点点头,仿佛在沉思一般,他紧绷的眼角放松了些,表情看起来没有那么吓人。

    双白心中呼了一口气,努力地让自己的微笑看起来更能取信于人。

    当然,所有认识的人都提到了,唯独有一个人没有提到……其实还有一种可能——因为实在是讨厌一个人,以至于连提起来都不愿意提。

    当然,这句话,打死他都不会说的。

    和秋叶白有关的话题很容易刺激到自家殿下,所以双白决定换个安全话题,转移自家主子的注意力:“殿下,您已经十多日没有让真言宫的人近身伺候了,属下担心他们会怀疑,尤其是那雪奴和花奴,原本一直都是国师身边贴身伺候的。”

    百里初冷冷地扯了下唇角,眼底闪过阴森的黑雾:“那两个嚣张的贱人,也只有阿泽的脾气才能容忍她们,若是本宫让她们贴身伺候,只怕不出一刻钟她们就身首异处了,才惹人怀疑!”

    双白沉默了下去,他是很认同这句话的,自家殿下的那个暴脾气,只怕连雪奴或者花奴触碰他用的桌子都忍受不了,更何况是近身伺候衣食住行?

    说句实话,真言宫派给国师风、花、雪、月四大美婢,未尝没有以美色控制国师的意思,但是国师就是个榆木疙瘩,死板又保守,内屋自己呆着清修的时候,只允许小童子在一边伺候茶水,四大美婢也只是平日里简单伺候茶饭铺床。

    加上国师是个清冷木讷的性子,在真言宫地位崇高,所以即便是宫主燃灯师太默许了,她们也并不曾做出明目张胆的勾引之事。

    唯一一次,就是上一回雪奴领人护送‘走丢的国师’回朝以后,也不知道是受了什么刺激,才总试图亲近国师,终于在某日,她一丝不挂地爬了国师的床,直接把沉睡的殿下给激了出来,她差点硬生生地被殿下活活弄死。

    若非他一直派了人潜伏在神殿,发现殿下被激出来了,立刻通知了他和一白赶过来善后,否则只怕当时真言宫的婢女们全部都要血溅当场。

    如今雪奴才勉强能下了床,自那晚殿下被激怒血洗神殿后,也已经十几日没有让真言宫的人近身伺候了。

    “殿下,您最近似乎越来越经常从沉睡中醒来,您没有任何不适么?”双白迟疑了一会,还是道出了他最担心的事情。

    百里初垂下眸子,看着自己手上的宝石护甲,淡淡地道:“本宫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最近越来越浅眠,早两年就算实在遇见窝火的事,也醒不过来,但是最近这半年也不知怎么越来越浅眠,越来越沉不住气,心绪一波动就会醒来,虽然会连着几日都有些疲惫嗜睡,但倒也没有什么不适之处。”

    双白看着自家主子,有些疑惑:“国师没有任何抗拒么?”

    他还记得最早的那些年,国师异常地抗拒殿下的存在,就算后来国师慢慢地接受了殿下的存在,殿下每每醒来的时候,都非常的疲惫,要缓上好些天。

    “没有,阿泽似乎最近越来越惫懒了,不愿意出来。”百里初懒洋洋地道:“他想睡就睡罢,反正出来的时候,他不是吃就是睡,要么就是念经,就他那榆木疙瘩似的性子,若是没有本宫护着他,只怕迟早有一天被人分尸了,还要感谢佛主将他切得细细的。”

    双白默然,虽然这个比喻实在太过惊悚,但是他觉得非常贴切的。

    他忽然想,会不会有一天,国师永远地沉睡了下去,不再醒来呢?

    双白摇摇头,这个设想太过惊悚,毕竟是先有了国师,才有了殿下。

    他摇摇头,转而道:“殿下,属下过来的时候,内线传来消息,太后很快要来找国师商量立储大事,若是国师一直这么睡着,只怕不是个办法。”

    殿下的头发可以不再染黑,神态可以伪装,但是眼睛……唯独眼睛是没有法子伪装的。

    “立储?”百里初忽然抬起头,眼底闪过阴幽的光:“老太婆果然是忍耐不住了么,全忘了本朝的太子可都是短命受诅咒之辈,当年本宫那大哥和二哥是怎么死的,她又想再拿自己的哪个宝贝嫡孙子来祭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