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雨小说 > 御心香帅 > 第172章 绝色人妻

第172章 绝色人妻

作者:风流香帅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加入书签
一秒记住【飘雨小说 www.pyxs.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轰!楚惊云此时的脑海之中,忽然变得一阵阵空白!在这样的情况之下,自己竟然还会想到那种十分邪恶的事情!那个可是自己的师娘啊!那是恩人的妻子,自己怎么可以生出如此禽兽的想法呢?

    只是,眼前的师娘实在是太过诱人了!身为人妻人母的她,简直就是男人的克星!成熟俏妇的那一种风情,冰冷得却充满着风韵,让人忍不住想要将自己的手探进去她的衣服之中,好好抚摸她的肌肤一番!

    而柳絮,此时对于自己身后楚惊云那种十分灼热的目光却并不知道!因为她的目光正聚集在眼前的哪一个身材高大的男人身上!

    原本以为,当自己再次见到丈夫的时候,会忍不住马上扑进他的怀中好好的大哭一场的!可是柳絮却发觉,自己现在却根本就做不到!一直以来,她一个妇道人家带着女儿,即使身为魔教的圣母,她却从来就没有真心地笑过!

    因为,她的肩膀上,负担着的责任实在是太多了!真的,很多很多!应该是她肩负起来的,或者是无缘无故失踪的丈夫强加给她的。

    她也是一个女人,一个正常的女人!在累了的时候,能够在男人温暖安全的怀抱之中好好睡一觉。或者在寂寞难过,伤心的时候,有男人拥抱着自己,安慰着自己。她要求的,真的不多!

    “为什么……”

    柳絮的身体在颤抖着!她的声音确实那样的嘶哑。此时出现在她眼前的,正是自己失踪了十多年的丈夫——许啸天!

    只是,此时的许啸天却让她感觉到了前所未有的陌生!

    眼前的这个男人,身材十分高大,跟自己记忆之中一模一样。但是,他脸上,原来的胡渣。却竟然消失不见了,脸上也白了很多,乍一看,就好像是皇宫之中的太监一般!

    对,是太监!此时柳絮就忽然有这样的感觉!

    许啸天长得真的很高大,此时他穿着一身白色的儒士服。但是却怎么看也不像是一个男人,因为从他的身上,没有了身为男人的那一种阳刚。

    他的脸很白,很白。就好像是万年积雪一般,但是长在男人身上却显得匪夷所思。下吧跟嘴角之间,光溜溜的,没有一根胡须。

    “你……还好吗?”

    许啸天的声音,在颤抖着!他的语气之中充满着一种深深地自责,还有无尽的遗憾!此时站在眼前的,正是自己十多年没有见过面的结发妻子!

    他的妻子啊!

    原本应该是两夫妻相互拥抱而泣的场面,并没有发生。气氛反而是显得有点儿尴尬。

    看着自己妻子脸上,那双眼眸之中荡漾着的两颗泪珠,许啸天很想要走过去,伸出自己的双手将妻子拥抱在怀中,温柔的为她抹去眼角的泪珠。可是,他却做不到!

    因为,他不敢!他真的没有面目在面对自己的妻子了!他的心,好痛好痛,就好像被什么利器刺中了一般,在颤抖着,痉挛着。

    “许啸天。”

    柳絮,慢慢地伸手,将自己眼角上的泪水擦干净,脸上的深情,却显得有些冰冷:“你知道我现在……最想要干什么吗?”

    看着眼前的这一个梨花带雨的成熟娇妻,许啸天的心有一阵的刺痛!只是,即使他想要走过去拥抱自己的妻子,他也不敢。因为,此时他已经没有了那一个资格了!

    “我……不知道。”

    确实,对于妻子这样奇怪的表现,许啸天的确是始料未及的。原本,按照妻子那痴情的性格,许啸天还以为她会不顾一切地扑上来呢!可是却没有!

    她没有。

    “我想——杀了你!”

    柳絮咬牙切齿地说道:“你知道这些年来,我死怎么样将女儿辛苦拉扯大的吗?你知道这些年来,我肩负着多少沉重却原本并不属于我的责任吗?”

    她拳头紧握,严重的泪水,却又一次汹涌而出!

    在他们夫妇的身后,楚惊云微微摇头,对于许啸天的状况,他是最清楚不过了!不要说是他,如果换做是自己,楚惊云也不一定保证自己有勇气再见自己的女人!

    不过,值得骄傲的是,现在能伤得了楚惊云的人,暂时还没有出现!即使是神无情,楚惊云没有信心打败她,但是却有足够的能力保护自己。神无情再厉害,她也不过是一个人而已,而不是一个神!

    楚惊云甚至在想,总有一天,他要将神无情从高高在上的位置拉下来!将她狠狠地压在自己的身下,十分粗暴的撕开她的衣服,将她彻底蹂躏一番!

    远在西大陆的神无情,她的身体,忽然微微地抖动了一下。一种很奇怪的感觉让她有点惘然,脑海之中,竟然在这一刻想到了楚惊云。

    不过,在她眼前的,却是跟楚惊云同样有着恐怖潜力的男人。

    “那你认为,我这次来西大陆,找你是为了什么事情呢?”

    神无情的语气一如既往的冰冷。仿佛对于所有的人都没有一点的感情。除了面对楚惊云的时候,那种十分微弱的异样。

    “无情仙子,这是咱们第一次见面。”

    穿着龙袍的那个男人,表面上看起来显得很平静,但是他却无时无刻都在警惕着神无情。“请允许我自我介绍,我叫王阳,是西大陆新的领袖!”

    说到最后,他忽然张开了双臂,就好像,自己此时已经站在了西大陆的最顶峰了一般!不过,事实上确实如此!

    “嗯,然后呢?”

    对此,神无情的表情依然没有太大的变化,双眼之中,就好像是十分平静的湖面,并没有意思的波澜。她淡淡地看着眼前的这个叫做王阳的男人,心中却那他跟楚惊云相比较。

    论身形,好像是他比楚惊云高一点。论样貌,是楚惊云更生一筹。至于武功,这一点神无情也不敢确定。不过他们应该在伯仲之间。

    不过,说实话,楚惊云跟他两个人,给自己的感觉,神无情却认为,是楚惊云比较危险一些!因为,你从来不会知道,楚惊云下一步究竟想要做什么!他不争名逐利,但是城府却深得可怕!

    而这个王阳,至少,自己一眼便看到了他的野心——征服两个大陆!

    这是很大的欲望。

    只不过,一只露出了狰狞獠牙的老虎,跟一只眯着眼假寐的雄狮相比较,哪一个更加危险?

    王阳就是那只炫耀着那双獠牙的老虎,他要让所与人都知道,得罪他的人,绝对没有好下场!

    而楚惊云,就是那一只假装睡觉的雄狮。你根本不会知道,他什么时候会露出他的獠牙!这才是楚惊云的恐怖之处。让人防不胜防的感觉,还有一种被他掌握的感觉。

    “不管你的叶希你到底有多大,但是有一句话我想要告诉你的!”

    神无情轻轻地转身,并不看王阳脸上忽然露出的表情,冷声道:“如果你想要入侵东大陆的话,最好在出境云还没有下定决心之前才主动出击!”

    “嗯?”

    王阳有点诧异地看着原本应该属于东大陆的神无情,诧异于她为什么要高速自己这些东西呢? “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无情仙子你可是东方大陆的人呢?为什么,要告诉我这个?还有,为什么你说,要在楚惊云还没有下定决心之前?”

    “因为,楚惊云现在,还没有下定决心要像你这样征服两个大陆。”

    王阳的剑眉一挑,预期之中有点怒火,有点不忿:“难道无情仙子你的意思是说,我根本就斗不过楚惊云?”

    “我只是在陈述一个事实。到底,你有没有能力赢得过楚惊云,这还是一个未知之数,不要是吗?不过,你想一下,从你得到楚惊云的资料开始,他有没有可以为了某些权利而做什么事情么?”

    “……”

    王阳的脑海之中忽然闪过了一丝危机,他自言自语地说道:“从一开始,楚惊云没做的一件事情,好像都是被迫的一样。唯一是他主动做的,便是他收下了很多女人!但是我不明白,你究竟想要说什么?”

    “我只是想要告诉你,别太小看楚惊云了!不然的话,你会输得很惨的!”

    王阳忽然怒火中烧:“楚惊云!我是绝对不会让他继续逍遥下去的!”

    闻言,神无情的脸上,忽然露出了奸计得逞的笑容。

    “那么,我十分期待,你们两个同样惊采绝艳的宿敌之间的对决!”

    身躯ing那高挑绝美的身子,微微跨起步伐,她的脚看起来好像还没有踏在地上,但是人却已经远在几十米开外的位置了!

    “神无情!”

    王阳忽然紧紧地握住了拳头,“我一定会将楚惊云,彻底地虐杀!”

    想到了这一个念头,他的双眼之中,忽然闪过了一丝强烈的暴戾!

    “王阳!”

    忽然,从神无情刚刚离开的方向,传来了一声清脆的嗓音。一阵脚步声由远而近。王阳不由得抬起头来,在这里,还敢直呼自己名字的女人,也就只有一个!

    但见远处,一个身材修长,穿着一身雪白罗裳的成熟妇人匆匆忙忙的走了过来!她脸上的表情看起来很急,可是却让人怎么也无法忽略她身上的那一种熟女风情!

    “娘,你过来干什么!这样在皇宫之中大呼小叫的,让那些奴才看见了成何体统!”

    王阳面对着自己的母亲,平时的傲气根本就不管用。

    “你给我说清楚,为什么要将你小姨子跟表妹关起来!”

    苗卿娘的手指直指着儿子的脸,脸上气得一阵苍白:“你今天要不给我一个理由!我就跟你拼了!”

    王阳好像是早已经知道了自己母亲的目的了一般,他的表情丝毫没有退让,反而冷声道:“娘,当初,可是效益她自己亲口承诺的,如果任务失败了的话,她甘愿接受任何处罚!现在呢?小姨她不但没有成功,而且……而且——”

    说到最后,王阳的脸上忽然露出了一个十分狰狞的表情。

    “而且什么?”

    苗卿娘此时根本就没有留意自己儿子的表情,她是真的被气疯了!没有想到,离开西大陆多年的妹妹跟自己的侄女一回来就被自己的儿子关起来了!

    这个苗卿娘,正是苗翠娘的亲姐姐!

    天!原来如此!难怪苗翠娘会这样想要杀死天朝的那些武林中人,原来她竟然是西大陆的人!还是这个王阳的小姨!

    苗卿娘继续怒声道:“你给我说啊!你是不是想要将娘亲气死才甘心?”

    说话之间,苗卿娘的胸脯在几句的起伏着,那双充满着份量的豪乳,真的大得惊人!此时将她胸前的服撑得鼓鼓涨涨的。

    头上,扎着一个端庄典雅的妇人髻,一身的气质,一看就是那些身处豪门的贵妇。

    “娘,我不需要向你解释什么!这是我自己的权利!”

    王阳有点儿生气:“既然任务失败了,那么就要接受惩罚!不然的话,你让儿子以后怎么服众!”

    王阳甩了甩衣袖,竟然不顾自己母亲的愤怒目光,毅然转身而去。

    留下了大殿之上,那身材十分高挑而成熟的艳母!

    身为母亲的她,此时真的有一种想要跟自己的儿子同归于尽的想法!她怎么也没有想到,自己的儿子居然会是这么一个无情之人!

    不过,同为母亲,此时宁楚涵确实满心欢喜!

    楚王府之中,此时成群莺莺燕燕。

    那些士兵,将周围保护得里三层外三层。

    “这种感觉,真是不好受。”

    宁楚涵看着在不远处说着话的众女,看着自己的女儿出席请跟楚若熙,杨玉兰她们几个在逗着自己的孙女玩耍,宁楚涵心中便升起了一种十分荒唐的感觉!这都是什么跟什么啊?自己,竟然就这样当奶奶了?

    可那个小女婴,不就是儿子的女儿吗?

    “乱了,都乱了!”

    宁楚涵脸上露出了一阵无奈的苦笑。她心中也同事在抱怨着,楚惊云将来究竟还会做出什么样的禽兽行为来呢?现在,他的女人之中,关系已经够乱了!真的很乱!

    母女,姐妹,主仆,姑嫂,人妻……一大堆复杂得让人十分头痛的关系,宁楚涵实在是感到了错愕了。只是,她自己也知道,这是一定要适应的。

    因为……自己也是……其中一员。

    轻轻地抚摸着自己拿微微隆起的肚子,宁楚涵的脸上充满着一阵慈祥母亲的笑容:“孩子啊孩子,你知道么?你的爹爹,真的是一个十足的混蛋!”

    说到“爹爹”两个字,这成熟美妇的脸上,情不自禁地飞起了两抹动人的红晕!成熟的娇躯,微微显得有点丰腴,因为她的肚子,已经有一点隆起来了!

    这是自己的孩子!自己跟情人的孩子!

    宁楚涵,感觉到自己是那样的罪孽深重,但是却有感觉到那样的刺激!不管怎么样,肚子之中的孩子是无辜的。这是……他们那禁忌爱情的结晶!

    不过,此时的宁楚涵,她真的不曾想过,若干年以后,她总算是知道,楚惊云到底有多么的禽兽了!因为那些年后,正是她现在肚子之中的这个女孩子的十三岁生日,而楚惊云却竟然……

    不过,对于未来的事情,谁又知道呢?

    就好像柳絮,她从前怎么也不曾想过,自己的丈夫竟然uhi跟自己说:“我不是男人。”

    这样的话!

    “你、你说什么?”

    柳絮的大脑一阵空白,刚刚,丈夫脸上的悲痛,哀伤,以及深深地愧疚表情,让她感觉到了一种窒息的感觉!

    许啸天微微侧过身去,声音之中蕴含着太多的悲凉了:“我说,我已经……不再是一个完整的男人了!”

    不再是一个完整的男人了!

    这句话对于那些云英未嫁的小姑娘来说,她们可能不会知道是什么意思。但是对于柳絮这个成熟美妇来说,意思再明显不过了!

    “这就是,你失踪了十多年之久的原因?”

    柳絮忽然觉得,老天好像在跟她开了一个十分过分的玩笑一般!

    “絮儿,你的身体的媚灵,我已经——”

    许啸天的话,只说了一半,却被柳絮怒声打断道:“许啸天!你究竟知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你还当我是你的妻子吗?”

    “絮儿!难道,你就真的想要自己变成一个人尽可夫的荡妇,然后痛苦地死去?”

    许啸天的心,在滴血。

    而一直在旁边的楚惊云,忽然摇着头,他心中直叹气。此时他心中有一丝不忍,但是却竟然又有一丝庆幸!至于,庆幸什么,没有人知道。

    转过身去,楚惊云离开了这里,行到了一处清幽的山谷之前。他忽然对着天空吹了一声口哨。

    “吱吱……”

    回应他的,却是远处大树上面的两只小小的身影。

    正是那一只滑翔鼠跟小猴子。这两个灵物!

    “终于回到家了吧?”

    楚惊云笑着说道:“现在尽情玩吧,我们再过几天就要回去了!”

    楚惊云抬头环视了四周,却见曾经的茂盛山林依然存在,现在更是变得葱葱郁郁的,一眼看不到内里。

    就是在这个十分隐秘的地方,楚惊云曾经生活了十五年之久!

    他的传奇,就是从这里开始!

    所以,他很感激许啸天,因为,是他给了自己这个机会!让他有能力问鼎武道的最顶峰!只是,想到了自己哭泣的师娘,楚惊云心中却又一阵唏嘘。

    他心中很矛盾!他既庆幸自己的师父已经是一个太监,但是又在同情自己的师娘。

    对于美丽的女人,每一个男人都会有一种强烈的占有欲!无论是谁也不会例外的!

    远处,许啸天跟柳絮所在的地方,忽然发出了一声巨大的声响,就好像是一块大石头裂开了一般让楚惊云感到双腿之下的大地也在微微颤抖了。

    “真的开打了?”

    楚惊云微微有些错愕,马上想着原来的方向跑去!

    却见,此时这一对夫妇正在对视着。柳絮的脸上,布满了泪水,而许啸天的嘴角却溢出了一道血迹。

    “为什么不还手?”

    柳絮双眼之中那种怨恨忽然增大了起来!她真的没有想过,自己跟丈夫再次见面,会是这样的一种结果!曾经的憧憬,曾经的感情,好像只存在于虚幻之中一般,让她怎么也无法相信,这个就是当年深深爱着自己的丈夫!

    “你有权力……杀了我!”

    许啸天微微地闭上了双眼,因为,与其过着这样的痛苦,他还不如选择死了。死在自己妻子的手上,这也应该算是一种解脱了吧!

    “你以为我不敢?”

    柳絮双眼之中的怒火升到了最高!

    “你动手吧!”

    许啸天依然闭着眼睛,他在等待着自己的妻子,亲手了结他生命的那一刻。活了那么久,在临死之前,见到自己最爱的妻子,也算是死而无憾了!

    “师娘!”

    楚惊云却在这时闪到了许啸天的身前。

    “惊云,你让开吧!”

    许啸天看着楚惊云的背影,忽然说道:“让她动手吧!只是,我曾经拜托你的事,希望你一定要答应我……帮我,清除你师娘身体之中的媚灵!”

    “许啸天!”

    柳絮再也忍不住了,她的身影一闪而动!

    她真的是对这个丈夫恨死了!

    自己身体之中的媚灵,怎么样才能够清除?那就只有一个办法!跟楚惊云发生那种不伦的肉体结合!

    自己可是许啸天的妻子啊!可是他却居然亲手将自己送给别的男人!

    “先冷静一点好不好?”

    楚惊云心中的怒火,也不知道为什么竟然会在这个时候被激发!他是真的生气了!即使师娘她心中对于丈夫在失望,也不应该做出这样的事情来!

    “冷静?”

    柳絮眉头一挑,但是却忽然冲着丈夫击出了重重的一掌!

    “小心!”

    楚惊云可是被师娘着突如其来的举动吓了一跳!因为,此时自己的师父就站在悬崖边上!

    “砰!”

    师娘的掌劲,攻起了一块大石,竟然直接冲向了许啸天的身前!

    只是,许啸天他……居然没有做任何的反抗!

    “蹦!”

    只见那一块巨石,在撞击上他的身体之时,栋梁的传递,让他整一个人都飞出了悬崖之外!

    下面,是深不见底的万丈深渊!

    那一刻,原本以楚惊云的速度,应该可以勉强赶得上的。只是,不知为什么,他的身体却微微愣了一下!就是这么一下,却已经太迟了!

    师父的身体,已经开始加速往下掉了!

    “你这个疯女人!”

    楚惊云忽然双眼圆睁地等着自己的师娘,他没有发觉自己心中升起的那丝邪念,缺件这一切都归于自己师娘的错!虽然自己一直不愿意当面称呼许啸天为师父,但是在他心中,许啸天可是比起自己的便宜老爹还要亲近的人!

    也不知道楚惊云是不是忘记了,他竟然没有呼唤那一只会飞行的滑翔鼠!或许,他认为已经赶不上了吧?

    双眼充满着血丝的楚惊云,忽然闪到了还没有反应过来的师娘身边,双手一把将她提了起来!

    “这样,你满意了吧?”

    对此,柳絮,只是泪流满脸,却竟然咬着银牙并不说话!任由楚惊云提着她的衣服将她的成熟胴体提起!

    真的愤怒了!

    楚惊云心中的那丝邪念,终于找到了爆发的理由!

    但见他竟然双手抓住了师娘的衣襟,用力一扯!那衣服,又怎么可能敌得过楚惊云的力度呢!但见原本将师娘的胴体包裹起来的衣服,一下子被他撕裂到了师娘的腰间!

    曾经见过一次的肚兜,包裹着那双充满着诱惑力量的双乳,颤抖着,跳跃着出现在自己的眼前!

    “啊!”

    被楚惊云这样的侵犯吓了一跳,柳絮本能地想要挣扎!只是,楚惊云此时就好像是一头发狂的猛兽,将自己的师娘一把推倒在地上那柔软的小草之上!

    他的身体,就好像是泰山一般,压在了师娘的成熟胴体之上!他的魔爪,此时正用力地,紧紧地将师娘胸前其中一只酥胸给重重地抓在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