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雨小说 > 御心香帅 > 第180章 月夜,那柔情

第180章 月夜,那柔情

作者:风流香帅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加入书签
一秒记住【飘雨小说 www.pyxs.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嗯?”

    陆天凤的目光忽然转向了某一处,她总觉得,有一种十分奇怪的声音,而且,那种被窥视地目光也稍稍被收回了一点。可是,她的身体却异常的敏感,在某处黑暗的地方, 一定有某个人在窥视着自己!

    “阁下到底是什么人?”

    陆天凤忽然对着周围十分黑暗的地方拱了拱手,那一身大家风范的确让人敬佩。“既然阁下亲临我峨眉山,隔壁遮遮掩掩呢。游客到来,天凤一定列席欢迎!”

    “这个女人,真有意思!”

    此时楚惊云跟师娘隐藏在黑暗的地方看着陆天凤的一举一动。而师娘却趴在他的面前,腰肢被他的双手牢牢地环住。

    “别、别说话!”

    双手撑在地上的师娘回首白了他一眼。

    因为距离的关系,此时陆天凤根本就不知道楚惊云到底在什么地方。只是,她却生出了一种危机感。自己怎么说也是峨眉派的掌门,但是现在自己却居然连对方的位置也发现不了!要是他想要偷袭的话,那么自己能不能阻挡?

    此时一阵阵的凉风吹过,但是陆天凤却依然一动不动。她甚至闭上了那双眼睛,似乎想要用心去感受对方躲藏的位置。站在迎风口之上的她,此时承受着那一段吹拂而来的风儿,仙玦飘飘,很有那种飘逸除尘的感觉。

    而且,一直以来都居住在峨眉山的她,更是多了几分山中的灵秀之美。配合上她举手投足之间自然焕发的种种成熟风情,的确是那样的迷人,那样的风情万种!让人忍不住多看着几眼!

    “师父!”

    柳雨晴此时正带着一群弟子匆匆忙忙的赶过来。可是陆天凤却挥了挥手,道:“你们……都给我退下。哪儿来的,就回去哪儿。今晚的事情,你们就不要管了。”

    “可是,师父——”

    柳雨晴还想要说些什么,但是在对上自己师父的眼神之后却只能点了点头,道:“那……师父你小心一点。徒儿告退。”

    虽然不明白为什么师父要让自己离开,但是柳雨晴却也不是那种没有头脑的人。

    风,很轻很轻。

    吹拂在脸上,显得那么柔和,那么舒适。

    仰望天空,望见一轮圆月,但不是我们常说的一轮皎洁的圆月,天空中有层层清云,如烟似雾,弥蒙在月光下。月晕恰恰是这圆月与清云的红娘,牵于二者之间,淡淡的点上一圈,既不喧宾夺主,又有万般娇态。

    不过,这样的美景,此时陆天凤却根本就没有心思去欣赏了!对于这个隐藏在暗中的人,她感觉到!那双眼睛,正在一动不动的注视着自己,可是她却根本就不知道,对方躲在什么地方!这才是陆天凤最害怕的!

    新月似芽,半月如瓢,圆月如西子之明眸。此时的月光石那么的明亮,可是在月光照耀到的地方却根本就发现不了任何的异样!

    正当陆天凤准备有所行动的时候。忽然,云生月隐,整一个峨眉山显得那样的神秘而迷离。淡淡的月光已经被云层慢慢的隐去,但是却依然可以看到天空之中的那一团光亮!

    风,依然吹着。

    原本变得有点儿昏暗的天空,慢慢地变得再次明亮起来。夜色笼罩着大地,苍穹中,那轮被遮掩着的明月依然悬在那里。此时,听不见秋虫的低吟。

    楚惊云将自己的肉棒快速地抽动着,强烈的冲撞着师娘的身体!

    在师娘浑身一抖,达到了激情顶峰的时候,楚惊云还是停了下来。将是娘拥入自己的怀中,在她的耳边吹了一口热气:“师娘,你说,那个陆天凤,能不能够发现我们呢?”

    “你……”

    此时这个被搂住的美妇脸上,充满着还没有推下去的激情红晕。她浑身无力,即使想到刚刚自己在爆发的媚灵影响之下,有一次跟他做出了那些苟且之事,她现在浑身酥麻得连一根手指头也不想动了。

    “下西风黄叶纷飞,染寒烟衰草凄迷。”

    楚惊云忽然低声你难道。

    而原本正在警惕着的陆天凤,她的身体却忽然狠狠地颤抖了一下!因为,她竟然发觉,这个声音,是从四面八方传过来的!根本就分不清到底是哪一个方向!此时她虽然身体没有移动,但是呼吸却已经开始慢慢地变得急促起来了!背脊上甚至还渗出了豆大的冷汗!

    “阁下到底是谁?”

    即使心理素质再好的人,面对这样诡异的情况也不免有点心乱,此时她真的控制不住,身体在轻轻地颤抖着。

    “嘤咛……”

    怀中师娘,忽然发出了这么一声充满着醉人的娇吟,她的身体被楚惊云抱在怀中,胸前的那双充满着他手掌印的酥乳正重重地积压在他的胸前,充满着弹性的美妙触感让楚惊云感到了自己的慾火开始在不断地飙升!

    “师娘,我真想这样一辈子抱着你,不让你离开!我答应过师父的,我会照顾你,一辈子!因为,你是我的女人!”

    楚惊云此时好像是跟自己的师娘说话,又好像是在自言自语宣誓一般,一只手搂住了师娘一手盈握的腰肢,另一只手则是攀上了师娘胸前的一座高耸娇挺的雪乳之上!

    “尘中见月心亦闲,况是清秋仙府间。凝光悠悠寒露坠,此时立在最高山。碧虚无云风不起,山上长松山下水。群动悠然一顾中,天高地平千万里。少君引我升玉坛,礼空遥请真仙官。云帡欲下星斗动,天乐一声肌骨寒。金霞昕昕渐东上,轮欹影促犹频望。绝景良时难再并,他年此日应惆怅。”

    此时天色微明,虽有云雾笼罩,但山势仍依稀可辨。周围的情景,也没有什么遮掩,但是就在这样的坏境之下,陆天凤却感到了自己浑身都是虚汗!

    身材高挑的她,即使这样站着不动,却也充满着一种动人的丰韵!尤其是,她那双亭亭玉立的美腿交叉而立,那防备警惕的姿势十分优雅,一身玲珑浮凸的曼妙曲线尽然展现出来!

    真的很美。

    楚惊云的目光甚至还不愿意从师娘的身上移开!他的一只手依然握住师娘的一只欲乳,另一只手则是请亲的抚摸着师娘的那双修长的美腿,目光时而落在了陆天凤的身上,暗暗将她跟自己的师娘相比较。

    师娘的美,是成熟而冷艳,让人忍不住想要去冒犯她,让她时刻半尺冰冷面具的脸上露出银荡的表情,那样的一种征服感,在师娘的身上得到了很好的体现!

    而陆天凤呢?她看起来没有青春少女的羞涩,充满了一种十分成熟动人的丰韵,让楚惊云不由得多看了几眼,目光似乎透过她身上的衣服,窥视她内里的冰肌玉肤一般!

    尤其是,此时陆天凤她的呼吸急促之间,让胸前的那一双高高耸立着的美乳都在颤抖着,起伏着,不停地荡漾着乳波的诱惑,似乎在向着隐藏在黑暗之中的楚惊云招手一般。

    “楚惊云!”

    忽然,怀中刚刚从激情之中恢复过来的师娘,伸出了一只手,就住了楚惊云的衣襟,脸上却是在微微红晕之余多了几缕惨白!

    她很想要哭。即使再坚强的女人,在这个时候也想要寻找一个温暖坚强的依靠!她真的不知道自己应该怎么办了?即使,跟丈夫以外的男人,发生这种充满着人气禁忌的越轨接触,她却居然有一种依依不舍的感觉!

    虽然,这种感觉很大程度上来源于她身体之中的媚灵。但是柳絮却不得不承认,自己的身体,自己守贞了十多年来的熟女娇躯,此时已经被楚惊云彻底地玷污了!

    甚至,还在自己的丈夫面前!

    柳絮感到了无比的屈辱!

    但是,除了这样的一种恨之外,她却又感到了一丝丝的心悝刺激。这让她根本就不知道自己到底想要什么!一颗芳心也迷乱起来了!此时,被楚惊云抱在怀中的感觉,很安全,很舒服。在微微显凉意的秋风之中,她的身体确实那样的灼热。

    因为,她发觉每当自己呼吸的时候,自己胸前的那双雪白娇乳总是不断地冲击着楚惊云的胸膛,柔软而充满着挤压的弹性,一道道触电般刺激让她的脸上更加红晕了!

    “师娘,你又想要了?”

    楚惊云双手紧了紧,将师娘的身体更加用力的搂抱在自己的怀中,从自己的手臂去环住她,用自己的胸膛去紧贴着她,嘴巴凑到了她的耳边,轻轻地吹着热气,时而又伸出了舌头,在师娘的耳珠之上轻轻地舔弄了一下。

    “锵!”

    陆天凤,忽然将自己挂在眼见的那一柄佩剑拔了出来,结合月光的朦胧,闪耀着道道寒气。“既然你不愿意出来的话,那么我就只能够逼你出来了!”

    虽然不知道楚惊云躲藏的实际位置,但是陆天凤却根本就不需要知道,因为此时她的身体已经从原地跳了起来了!手掌的宝剑猛然挥出,横扫千军之势首先便冲击向南边的那一棵参天大树之上!

    “这个疯女人!”

    楚惊云低声咒骂了一句,但是此时,在怀中的师娘却竟然跨出了一条修长的美腿,竟然用双腿夹住了楚惊云的腰间,坐在了他的身上,双手更是主动地勾住了他的脖子,“别管她!”

    “啪”一声,楚惊云的手掌重重地搭载了师娘的哪一个高挺丰满的屁股纸上,双手却托着她的身体,让师娘像树熊一样挂在自己的腰上,两人的身影一闪而逝,消失在原地!

    在那边!

    陆天凤此时的敏锐触感让楚惊云感到惊讶!他刚刚抱住了师娘的娇躯一离开陆天凤便已经跃上了这一座屋顶了!

    “哈哈,可惜她的速度太慢了,你说是吗?师娘?”

    楚惊云此时跟师娘以“猿猴上树”的姿势结合在一起,他双手抱住师娘,附身在她的樱唇之上吻了一下,然后又从原地消失了!

    因为,陆天凤已经追了过来了!

    夜已深。刚躺在床上的宁楚涵却被这久违的雨渐渐感染了。我独自一人悄悄起身站在窗前,冲上一杯香茗,慢慢欣赏这久违清凉的雨夜好了。

    已经很久没有见到过这样的美景呢!

    宁楚涵双手托着自己的下巴,身上的依着很单薄,只是在身上微微披了一件外衣而已。内里,白色的内服将她的酥乳跟肚兜包裹着。

    “快点回来吧,小混蛋!”

    宁楚涵的脸上,露出了一丝幽怨,在没有情郎拥抱着自己睡觉的夜晚,她总是会失眠。而且,这样的时刻,当真是度日如年。她真的不晓得,自己从前是怎么过的!

    跟楚惊云所在的峨眉山不一样,此时京城毛雨纷飞。

    雨渐渐大了,云渐渐地将原本皎洁的月亮遮掩着。使天空显得更加暗淡。这时的宁楚涵仿佛已经进入了另一个世界,大脑也已被这清凉气息所清洗。

    眼前,忽然好像出现了一个人影般。

    “我就知道,你会出现的。告诉我,这是梦境,还是现实?”

    宁楚涵忽然站了起来,她连山的笑容是那样的灿烂。美艳得恍若仙子一般,一举一动,丰姿尽展,一颦一笑,回顾千万!宁楚涵此时目光在忽然出现的情郎的身上。成熟艳丽,风姿卓越的她徐徐走来,款步姗姗,那婀娜多姿的曼妙身段让人垂涎三尺!

    直到宁楚涵走到了身边,男人这才微笑着伸手将她拉近了自己的怀中,一手搂住了她的腰肢,另一只手则是按上了她丰满高翘的玉臀:“想我了?”

    “没有!”

    此时宁楚涵感觉到自己的放喜事那样的甜蜜与满足,她双手撑在了他的胸膛上,微微抬起头,那成熟的气质让人怦然心动,美妇人的韵味更是让人着迷!

    “告诉我,是不是想我了?”

    男人的魔爪继续在美妇人的玉臀之上轻轻抚摩,身体更是紧紧的贴在她的郊娇躯之上,让两人的身体,紧密的贴合在一起,很近很近。

    夜深了,家家都熄灯入眠一切都静下来了。这时整个天地就成了雨的表演舞台!

    雨滴落在地上发出“哒,哒,哒……”

    的响声;雨打在窗台前发出“啪啪……”

    的声响;雨落在树叶上,树叶也与它们共同欢歌:“沙,沙沙……”

    那和谐、幽雅,使多少人赞叹不已。而今晚的这场“交响曲”虽然显得有少许杂乱,但独特;虽然不太和谐,但自然;虽然不太幽雅,但朴素。这不正是大自然的特点吗?虽然知道眼前的情景只是自己的一个梦境,但是宁楚涵却仍旧欣赏着,任大脑在美中陶醉、任心潮在美中起伏、任自己尽情感受着情郎的独特气息。

    在不知不觉之间,毛毛细雨却已经停止了。

    一缕轻柔的月光透过窗子,撒在了窗台上。窗台宛若镀了银一般。天空之中零星点缀着的几颗星星正在闪闪烁烁的,更给这月夜增添了几分诗意。

    小湖中间是一座鬼斧神工的山石,在月光的洗涤下,更加情趣盎然,如画一般。月儿映在墨绿色的池底,被水一洗,显得分外明澈、高远,就像蒙娜丽莎迷人般的眼睛令人心驰神往。

    一阵风拂过,在平静的池水上划出一道浅淡的波痕,池水微微漾起,清吻着山石,发出轻轻的金属般的撞击声,在宁静的夜中显得分外的轻悠……

    但是,此时房间之中却是一片的柔情蜜意。

    楚惊云将怀中充满着动人的成熟美母轻轻放开,让她靠在自己的身上:“娘,现在感觉怎么样?有没有个更加想我?”

    宁楚涵俏脸羞红,双手抓住了儿子的衣襟,依偎在他的怀中,倾听者他的心跳,看着这个紧抱着自己的男人,那轮廓分明,刀砍斧削的俊脸,她伸出一双雪白修长的藕臂,环住了楚惊云的脖子,整一个成熟丰韵的胴体在他的搂抱之下完全贴在了他的身上:“想!娘很想你!还有,我们的孩子也是!”

    说到最后,这一个美艳成熟的俏妇的脸上,变得更加的红晕了!

    “嗯,我知道。我也很想娘亲你。真的。”

    楚惊云环住美母的纤纤柳腰,胸膛轻轻的挤压着她那双胞满高耸的欲乳。看着她眉目含情,俏脸荡春,双脚支起,微微嘟着性澸红润的樱桃小嘴,慢慢地向自己靠来。

    “我们的孩子,会很快就出生的,到时候,你就不用再为以前的事情而感到忧心了!”

    楚惊云捧着母亲的脸,温柔地轻抚着她的俏脸,道:“娘你记住,你是我的女人,知道么?你的生命,会是最完美的!还有,你是属于我的,谁也抢你不走!”

    说着,他低头吻住宁楚涵的红唇,舌头挑开她的牙关,轻轻地用力往里面探去。

    宁楚涵的双手情不自禁地搂住了儿子的虎腰,贝齿微张,丁香小舌主动地伸了出来,温顺地任由着楚惊云纠缠吮吸,小嘴之中不时发出一声声的娇呼闷哼。她的娇躯慢慢地变得火热起来,阵阵酥麻的电流轰击着她的身体。那双手臂更是不由自主地紧紧搂住他的虎腰。

    充满着深深柔情的湿吻让这母子两人都有点儿情不自禁了。楚惊云让怀中的美妇人靠在自己的胸膛之上,双手环住了她的柳腰,让她倾听着自己的心跳,感受自己的体温。

    楚惊云那结实宽厚的胸膛顿时展现在她的眼前,她胸前剧烈起伏,喘息不已。娇媚之态,现于眉目。她抬起了羞红的俏脸,嫣然一笑,却是羞涩之中尽带媚态。

    “今晚,我抱着你睡!”

    楚惊云的脸上,露出了一个十分温柔的笑容,看着近在眼前的这一个脸红的母亲,他忍不住再次凑了上去含住了她娇艳的朱唇,轻轻吸吮着,用舌尖顶开她的贝牙入侵了过去。

    月色,依然是那样的迷糊朦胧。夜色中,江水静静的,呜咽着向天尽头淌去,渐渐的融入了无边的黑暗中。刹那间,月伴潮生,世界瞬间明朗起来了。明朗的月,明朗的水,是美的朦胧,美的让人联系。置身其中,一丝舒爽便不知不觉的渗遍周身,无法自拔,也不愿自拔。

    此时的宁楚涵她的双手紧抱儿子的脖子,仰面主动吮吸着他的舌尖,同时又将自己檀口之中的津液过渡到楚惊云的口中,丰满成熟,柔软娇嫩的胴体微微颤抖着,俏脸之上的神情迷醉含春,誘人之极。

    分开了母亲的那双雪白修长的大腿,楚惊云将自己的肉棒狠狠地刺入了她的阴道之中!

    银色的月光下,一片静谧而又生机勃勃。花草似乎都睡去了,但如果细细听着,变回听得到,空气中充满了她们的窃窃私语和低声笑谈。那一片似雪的锦绣,是花海般的美丽,因为空气中漫是馥郁,而且,月亮还给了她们一袭细细的面纱。

    花都是美的,朦胧的花更是美的。流水载起落花,娇美之外别有一番柔情。雪样的花海,温柔的流水,恋人般的般配。淡淡的月光,使得世界变的精致,也使世界变的朦胧。

    此时房间之中所发生的一切,就好像是一片洁白柔软的沙滩清梦般的虚无,却又难以置信的真实。

    这月,这花 ,这朦胧的情景,构成了这充满让人心动的春夜。

    天和地都沉默,寂静中别有一番誘人的柔情,恋人般般的宠着这月,这花,这夜。

    拥抱着这个美少妇的男人也好,被男人拥抱着的这一个美妇也好,都在不知不觉中,已陶醉在温柔的夜里,意识逐渐模糊了,整个身心在不断弥散,仿佛已融化在浩瀚的宇宙之中……

    “嗖!”

    楚惊云抱住了师娘从地上跳起,但是却好像可以放慢了速度,因为后面的陆天凤已经越来越接近了!

    “这婆娘,真的很有意思!”

    楚惊云哈哈一笑,双手抱住了师娘的身体,又一次加快了速度。

    “那你是不是很想要……尝尝这样的滋味呢?”

    柳絮的脸蛋上泛着一阵阵酡红,姣美性澸的她此时却好像变得放浪起来,双手抱住了楚惊云的脖子,却用自己的那双酥乳去摩擦挤压着他的胸膛。

    “师娘,现在别乱动!”

    楚惊云可是感觉到了慾火攻心了,但是他却又感觉到十分刺激,这样的一种追逐,似乎蛮有趣的。

    夏芸曦觉得自己很累很累。一走进自己的房间之中,她马上变迷恋上躺在床上的那一种感觉了。她的身体累,因为长途跋涉。她的心也累。因为,有一个男人的身影试图闯进自己的内心!

    将自己的外衣脱去,夏芸曦躺在大床上微微地闭上了双眼,脑海之中却尽是最近所发生的点点往事。

    不堪回首。

    从前她真的没有想到,自己会有这么么一天!自己会有当着丈夫的面前被进入凌辱,当着儿子的面前,跟儿媳妇一并躺在男人的身下婉转承欢!

    “楚惊云!”

    每当念出这一个名字的时候,这个峨眉仙子总是咬牙切齿的。她的拳头紧紧地握住,但是她的意识却在涣散。真的,她很累了!

    敞开的窗户,让天上的月光倾泻而下。

    此时夏芸曦已经进入了短暂休憩的哪一个梦之中了。呼吸平缓的她,就这样躺在大床之上,身上盖着一张被子,上下起伏着的那双雪乳却在不断地制造出道道十分誘人的乳波。

    “站住!”

    楚惊云抱住了师娘,越过了一棵棵大树,但是身后的陆天凤却依然穷追不舍。此时她好像铁了心一样想要抓住楚惊云一般!

    在朦朦胧胧的月光之下。

    两道身影在不断地追逐着。不过楚惊云却一下子拉开了两人之间的距离,山神躲进了一个敞开窗户的房间丙炔无声无色地关上。

    “嗯?”

    关上么窗户,房间顿时变得一阵阵漆黑,什么也看不到。

    但是,楚惊云却在朦朦胧胧之间,看到了在大床之上,此时竟然躺着一个凹凸有致的成熟酮体。尤其是,她在呼吸之间,是的胸前的那双耸立而起的娇挺雪乳深深地吸引着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