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雨小说 > 总裁专属,宝贝嫁我吧! > V251.左擎宇说:你若多活几天也许我就不委屈了6000

V251.左擎宇说:你若多活几天也许我就不委屈了6000

作者:浮华尽褪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加入书签
一秒记住【飘雨小说 www.pyxs.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苏澈叹了口气,看向她。

    “最平凡的日子,反而最真实,这才是你最想要的,对吗?”

    苏子衿握住他冰凉的手,点了点头……

    “这才是你……最想要的……”苏澈闭上眼睛,重复道。

    ……

    苏子衿离开苏澈病房的时候,苏澈已经睡着窠。

    佟俪站在病房外的走廊里,背对着窗子。

    苏子衿关上病房的门,走到佟俪面前。

    “妈已经睡了……”最终还是佟俪先开了口。

    苏子衿点了点头,说了声:“谢谢……”

    佟俪苦笑着转过身看向窗外,苏子衿亦走一步上前,并肩和她站在走廊里的窗口前。

    外面路上的行人多了起来,吵杂声从下面传上来。

    佟俪静静的望着街上的人.流,自言自语道:“我没想到这一天会来的这么快……”

    “……”苏子衿转过头看着她,不言不语。

    佟俪自嘲的笑了笑:“当他对我说一句谢谢的时候,我才意识到,在他心里,我终究是外人……”

    “嫂子,你想多了,我了解我哥,他是从心底里感激你对他的照顾,和对我家人的照顾。”苏子衿说道。

    佟俪弯了弯唇角:“可我最怕听到的就是这一句,子衿,我爱你哥的时间并不比顾楠短,你知道吗?”

    苏子衿诧异,她一点也不知道。

    佟俪半转过身看着她:“那时候我们都还小,你哥总会在通往你家的胡同里拦住跟在你身后的男生,每年的6月1日他都会从国外飞回来,一个人坐在你初中时放学必经的那条林荫小路上等待,一等就是一整天……”

    苏子衿愕然,佟俪竟然都知道。

    佟俪继续说道:“那个时候,我会假装不经意的从他身前走过,最多的时候一天在他眼前出现过7次,可在他的印象中,依旧没有我的影子。”

    苏子衿收回目光,听着佟俪继续说着,目光却放向窗外。

    佟俪说:“他知道自己得了胃癌,放弃了与你订婚的打算,而刚好是那天,我在医院看到了他从胃肠科拿着诊断结果走出来。我们撞在了一起,是我把检验结果从地上帮他捡起。我觉得这是上天对我的眷顾,我默默的喜欢了他那么多年,他又重新出现在我的眼前……”

    佟俪脸上带着笑,似在回忆。

    “可当我看着上面的检查结果时,我脑子瞬间空白……他急着走,从我手里拿回化验单,说了声谢,就要离开,是我在身后叫住了他……他用奇怪的眼神看我,问我怎么知道他的名字。我指了指化验单……”

    “我不明白我哥怎么会得这样的病,他还那么年轻……”苏子衿喃喃自语的说道。

    佟俪长长的叹了口气,说道:“在医院的休息区,阿澈拿着电话看着你的号码迟迟的拨不下去,是我抢下他的电话,帮他关了机……他说他的未婚妻在等着他回去举办订婚仪式……”

    佟俪笑的很苦。

    “那个时候的阿澈很无助,我从没见过他那个样子……我也不知道当时哪来的勇气,对他说,别怕,有我在,我会帮他……”

    说到这里,佟俪止住了话茬,目光也看向窗外。

    苏子衿脸上的自责不难看出,她轻声问道:“如果我当时不和左擎宇在一起,惹他不开心,他还有没有活下来的希望?”

    佟俪摇了摇头,道:“我不知道……我和他结婚后,他对家里谎称去蜜月旅行,其实,我是陪他在医院做手术,我们并未离开景城……”

    苏子衿转过头看向她。

    佟俪迎接着她的目光,继续道:“阿澈的胃部被切去了三分之一,手术以后,医生说一定要注意休息,合理饮食,保持心情舒畅。如果半年之内不复发,扩散的可能性能降到25%以下……”

    苏子衿心情压抑:“阿澈是我的亲人,如果当初告诉我这一切,让我做什么都可以……”

    佟俪无奈摇头:“现在说这些还有什么用呢?阿澈不希望你知道……”

    ……

    苏子衿和佟俪回到病房时,顾楠正从里面走出来。

    在见到佟俪时,顾楠还是错开了和她对视的目光,看向苏子衿问道:“你怎么样?没事吧?”

    苏子衿摇了摇头,含糊的说了一声:“没什么事……”

    顾楠点头,回头朝着里面的苏澈看去。

    苏澈正在接受医生的检查,眼睛只睁开了一会儿,便又累的合上了。

    “阿澈今天许是太累了,你们都回去吧……”

    这话是从佟俪口中说出来的,没人有权利反驳。

    顾楠和苏子衿离开医院去取车的时候,苏子衿在医院的门口看到了左擎宇。

    左擎宇并没有下车,而是落下了车窗,目光朝着她的方向望过来,似乎在等待她的回应。

    苏子衿与他对视了片刻,顾楠的车正驶过来。

    收回目光,苏子衿毫不犹豫的上了顾楠的车……

    不远处的左擎宇轻叹了一声,看着顾楠的车消失在视线以外,终于对着前排的老赵说道:“老赵,我们走吧……”

    老赵奇怪的回过头来,问道:“我们不是来接苏小姐一起回左老爷子那用餐的吗?”

    左擎宇闭上眼,将头靠着座椅上,说道:“这个时候,她估计是没这个心情了……”

    老赵静默了片刻,最终还是启动了车。

    ……

    路上,顾楠朝着苏子衿的小腹看了一眼,问道:“子衿,你这几天吃保胎药了吗?”

    经顾楠这么一提醒,苏子衿才想起自己还怀孕这件事来。

    这几天她始终没有从悲恸情绪里缓过劲儿来,哪还记得吃药。

    见苏子衿不语,顾楠没说什么,心里自然有了答案。

    许久以后,顾楠才开口,道:“阿澈为了能让你幸福,付出了这么多,你应该好好对待自己,这样他才能安心的走……”

    苏子衿的眼泪终于在顾楠的这句话后流了下来,将脸埋在自己的掌心里,呜咽道:“楠楠,我真的接受不了这样的事实……”

    顾楠也在哭,咸涩的眼泪模糊了双眼,她只能把车停在路边。

    车内的氛围空前的压抑,除了悲伤的泣哭声,顾楠咬白了嘴唇,也说不出一句话来安慰。

    苏子衿哭的累了,趴在副驾驶前的储物格上发呆。

    顾楠将纸抽盒里的最后一张纸巾抽出递给了苏子衿,自己则用手在脸上抹了一把。

    “子衿,从我懂的男女之事时起,我爱了阿澈整整10年,今年我已经25岁了……我曾经以为,我是不是太过于执着,阿澈都不爱搭理我……可如今我不这样想了,10年来,为这样一个男人,我值得……”

    苏子衿缓慢的抬起头,看向她。

    顾楠的眼泪再一次止不住,啪嗒啪嗒的落下来,说道:“刚刚我握住阿澈的手,没想到他竟然反握住了我,你知道吗?我等了10年,这是他一次握我的手……”

    苏子衿安静的倾听。

    “我以为他糊涂了,把我当成了你,可是他说他没有……他认得我,他说我是顾楠,是那个留着齐刘海短发的顾楠……”

    顾楠泣不成声,几次说不下去,却依旧坚持要说完。

    “他说,我在他印象里还是那个十四五岁,整天和你呆在一块的女生,和他妹妹没有什么分别……”

    顾楠伸出手,将眼睛上的泪水擦掉,可很快,视线又重新模糊。

    她尽量想让自己笑着说完,嘴唇的弧度却总不自觉的下降。

    “他说,他不愿意和我接近,并不是因为讨厌我,而是明知道不能给我未来,不想耽误我而已……子衿,你说我怎么那么傻……”

    苏子衿歪着头看着顾楠,木然的说道:“你本来就很傻,阿澈从不是那么小气的人,我早就跟你说过……”

    顾楠终于咧着嘴,露出了一个难看的笑,点了点头,道:“过了今天,我不会再有遗憾,纵然阿澈最终都要离开我们,但我也会面对,因为他希望我能好好的生活,给自己一个全新的将来,我会按照他说的去做,不会让他失望……”

    苏子衿迟钝的点了点头,最终抵不过困意,睡在了顾楠的车里。

    两天两夜没合过眼的苏子衿,这一觉睡的很沉。

    当左擎宇将她从顾楠的车里抱出来时,她根本无意识。

    顾楠站在门口,看着左擎宇将苏子衿抱回了卧室,许久都没说一句话出来。

    左擎宇将她放在床上,轻吻她的额头,低声在她耳边说道:“子衿,我很抱歉没法和你解释,是我答应了苏澈,我无法拒绝一个垂死之人最后的请求……”

    苏子衿的睫毛动了动,左擎宇小心的将手从她的身下抽出。

    站在床边静静的看着她片刻,左擎宇最终还是转身离开。

    客厅里,顾楠站在沙发前,等待着左擎宇从卧室里走出。

    在看到顾楠时,左擎宇的脚步终是停了下来,一手插在西裤的口袋里,半转过身,看向她。

    “左先生,我有句话一直想问你……”顾楠开口说道。

    “说!”左擎宇言简意赅。

    顾楠上前一步,与他保持不到两步远的距离后,站定,抬起头看着他的眼睛。

    “如果子衿不是夏侯堂的女儿,当初你还会不会接近?”顾楠直言不讳。

    左擎宇的眸子眯了眯,注视了顾楠片刻后,才开口道:“不关你事……”

    顾楠说不愤怒是假的,猩红着眼睛死死的盯着左擎宇,拦住他的去路,情绪有些激动的说道:“如果利益大于爱情,那么我请求你放过子衿,苏澈为了放手,已经搭上了自己的命,左擎宇,你不能这么狠心,吞了阿澈的公司,还要把子衿当成你进攻夏氏的又一枚棋子!”

    左擎宇的脸色铁青,定定的注视着顾楠,冷声道:“你懂什么?!”

    说完,绕过她,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只留顾楠一人站在客厅里,一脸悲愤。

    ……

    病房里,苏澈的手动了动,将伏在他床边睡着的佟俪惊醒。

    佟俪猛的从椅子里起身,看向苏澈一脸痛苦的表情,头也不回的跑到走廊去,去喊来了医生。

    医生在这个时候也无能为力,癌症病人到最后的这个阶段,其实活着就是一种折磨,他们见惯了。

    佟俪哭着给医生跪下,求他们让苏澈减轻痛苦。

    医生无力摇头,只能对着身后的护士,说道:“开一支阵痛针吧,除了这个,用什么都已经没有必要……”

    佟俪捂着口鼻,哭的压抑,看着护士将针头埋进他的手臂。

    片刻后,苏澈似乎安稳了下来,佟俪扑倒他身边,将他的手臂抱紧,贴在自己的脸上,无声流泪。

    苏澈的嘴唇动了动,费力的抬起另一只手臂,去抚摸佟俪的脸颊。

    佟俪的身子抖了抖,抬起头看着苏澈那张已经不再俊挺的脸,上面除了一派死灰,再无生气。

    佟俪凑近了身子,才听清苏澈口中说的是些什么。

    “平凡,真实……你最想……要的……”

    这几天,苏澈的口中总算无意识的在重复这样一句话,只听到一个词,就知道一定又是这一句。

    佟俪脸上的眼泪已经干涸,有些紧绷,她点了点头,温柔的说道:“阿澈,我懂你在说什么,省些体力,好吗?”

    苏澈看着她,摇了摇头,终于开口:“你不懂……”

    佟俪不明白苏澈的意思,只静静的看着他,说不出一句话来。

    许久以后,苏澈还深深的喘息了一会儿,认真的注视着佟俪,说道:“佟俪,可不可以再最后帮我一次……”

    佟俪用力的点头:“你说,无论你让我做什么,我都愿意。”

    苏澈终于弯起了嘴角,在佟俪的记忆中,这是他笑的最好看的一次……

    ……

    三月七号的傍晚,余霞映满了半边的天,橘红色,好看的紧。

    苏子衿坐在苏澈的病床前,看着瘦骨嶙峋的他,问道:“在想什么?”

    苏澈已经很虚弱,要靠呼吸机来帮助完成最基本的喘息。

    今天,他看着苏子衿的眸子特别的亮。

    “想吃你做的馄饨……”

    苏子衿的鼻尖微酸,苏澈已经10几天没有进食了,突然想吃,让她觉得害怕。

    苏子衿点头说好,指了指窗外,对他说道:“哥,你看晚霞多好,我推着你去窗前看看?”

    苏澈无力的摇了摇头,道:“不看了,风景再好,也与我无关了……”

    苏子衿想哭,却依旧对着苏澈笑:“怎么会无关?凭你的意志力,我相信能够战胜病魔,哥,你别急着走,好吗?”

    苏澈点头微笑,答应道:“好……”

    苏子衿心里更酸。

    将被子拉到苏澈的腋下,苏子衿低头对着他说道:“你等等我,我回去给你煮馄饨,三鲜馅的好不好?或者是香菇的?”

    苏子衿在努力的征求苏澈的意见。

    苏澈闭上眼睛,已经连抬起手臂的力气都没有,说道:“就三鲜吧……”

    苏子衿点头,和门外的护士交代了一声后,才转身离开。

    ……

    左擎宇在接到苏澈电话的时候,是在下午的4点半。

    他刚从会议室走出来,助理无恒就已经将手机递给他,说道:“是苏子衿的大哥……”

    左擎宇愣了一下,从无恒手里接过电话。

    电话里,苏澈的声音很弱,用了很长的时间,只说了几个字:“我想见你……现在……”

    “……”

    左擎宇赶到医院的时候,苏澈还在昏迷。

    医生站在病床前,对着坐在椅子里的左擎宇说道:“没多长时间了,左不过就是这几天的事,能坚持到现在已经不错了。”

    左擎宇点头,看着插在苏澈身上的各种管子,还有心脏检测仪器在时不时的“嘀”的一声响。

    医生安静的离开,病房里只留左擎宇和苏澈二人。

    左擎宇坐在椅子上的姿势换了换,低下头,声音沉稳的说道:“从没有想过我会这么胜之不武,如果说对比陆少铮,我更忌惮的人是你,你听了会不会恨高兴?”

    床上的苏澈动了动,许久以后才睁开了眼。

    左擎宇起身,帮忙把他的枕头调高一点,这样看起来,苏澈还有点精神。

    看到左擎宇坐在他面前,苏澈艰难的弯了弯嘴角,问道:“来多久了?”

    “半个小时……”左擎宇回答道。

    “公司那边顺利吗?”苏澈问道,

    左擎宇点了点头:“比你想象中顺利的多。”

    这句话多少带着点安慰的成分,苏澈不傻,又怎会听不明白。

    点了点头,苏澈说道:“能不能帮我把床再摇起来一点?”

    左擎宇没说什么,走上前,帮忙把床板抬高,又帮他将身后的枕头整理了几下,尽量让苏澈靠在上面舒服些。

    苏澈客气了说了一句:“谢谢……”

    左擎宇没有回答,坐回来原位,淡淡的看着他。

    苏澈朝着左擎宇腕上的手表看了一眼,问道:“几点了?”

    “5点40。”

    苏澈点头,片刻后又问道:“公司的事,子衿没有怪你吧?”

    左擎宇一脸似笑非笑的看着他,并没有回答。

    苏澈倒是浅浅的笑了起来,自言自语道:“怪也无妨,总有一天,她会明白我的用心,倒是委屈了你……”

    “你如果能多活几天,说不定我就不委屈了。”左擎宇依旧一脸似笑非笑的看着他。

    苏澈笑笑,缓慢摇了摇头道:“抱歉,我等不到了……”

    左擎宇不语,不置可否。

    片刻后,左擎宇开口,问道:“你找我来,是想和我道别?”

    苏澈静静的看着他,仿佛已经用尽了全身的力气。

    “如果非要我说实话,我真不愿意再看到你……”苏澈弯着嘴角,费力的说。

    左擎宇点头,他信苏澈所说的是实话。

    “谁愿意在自己的敌人面前,表现这么孱弱的一面?我苏澈活了30年,从没有这么失败过……”

    左擎宇闻言笑了起来:“把我当成敌人,你真不明智……”

    苏澈点头表示赞同:“是啊,实在不够明智,但如果在死前我能赢一次,费尽全身力气,我也愿意一试。”

    左擎宇笑的一脸平静,起身笑道:“可惜,你没这个机会了……”

    ……

    走廊里,苏子衿和佟俪正一起朝着病房的方向走去。

    中途遇到了刚刚从苏澈病房走出的左擎宇,苏子衿和佟俪明显的一愣。

    苏子衿手里拎着给苏澈煮好的馄饨,是苏澈想吃的三鲜馅,她还特意在里面放了虾仁。

    左擎宇身前,苏子衿停住了脚步,四目相对间,苏子衿的眸子里没有多少温度。

    佟俪看了左擎宇一眼后,对着苏子衿说了一句“你们聊吧,我先进去看看阿澈……”后,就先绕过左擎宇朝病房里走去。

    “你怎么来了?”苏子衿开口问道,语气里有掩饰不住的情绪。

    “是苏澈叫我来的……”左擎宇语气平淡的陈诉事实。

    “……”苏子衿不语。

    很快,苏澈病房里传出什么东西落地的声音,紧接着就是佟俪歇斯底里的呼喊了声从病房里传出来。

    “阿澈,你怎么了?你醒醒……医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