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雨小说 > 权倾南北 > 第二二六八章 内府扩张带来的问题

第二二六八章 内府扩张带来的问题

一秒记住【飘雨小说 www.pyxs.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尉迟贞麻利的下榻,白皙的小脚丫趿上鞋子就要跑。

    溜了溜了。

    “你跑的掉么?”李荩忱一把把她拽了回来,“今天下午朕要出去和你姊姊一起接见各商铺掌柜,你就乖乖在这里整理奏章。”

    “臣妾遵命。”尉迟贞笑嘻嘻的答应。

    自家姊姊虽然不能说很凶,但是让她抓住小辫子之后好好地收拾自己一顿还是有可能的,为了避免这种风险,尉迟贞果断的选择不见面。难怪原来总是听陈宣华和杨妙抱怨,有个姊姊在头顶上盯着你干活,甚至还盯着你的一举一动,果然不是什么好事。

    尉迟炽繁随驾前来长安,可不是和尉迟贞一样每天赖在陛下身边,三天打鱼、两天晒网,干活是假,抱着陛下睡觉是真。

    她身为内府经济上的大总管,内府每一笔资金流动都需要她的准许的。

    这些时日,尉迟炽繁更是带着内府的人手在关中各个州府兜了一圈,一来核查本地内府机构的账务,二来也相当于代表皇后视察内府的发展情况,顺带还有医院和书院的建设,也在考察范围内。

    书院和医院虽然脱离了内府,但是还是和内府有千丝万缕的关系。

    不然这一次内府也不会一下子再出动杨妙和元乐尚两个人分别去负责这两方面的事情。

    趁着陛下在,内府当然也是想要抓紧完成对整个关中甚至于邻近的汉中和西北地区的医疗、教育方面的调查。

    内府作为大汉发展最快的部门,这些年来最大的问题,实际上并不是某一个地方有没有足够多的医院和书院。至少现在,医院和书院还有慈善堂等内府的主要职能部门已经遍布大汉各处郡府,并且开始向各处县城甚至于小村落延伸。

    像是东部沿江、沿运河周围的村镇之中,书院和药房之类的也都是一应俱全,只不过像是南中、岭南等等尚且还算比较偏远的地方,以及河东、幽州等等大汉刚刚收复的地方,这些机构还没有完全就位罢了。

    大汉能够建立起来完整且牢固的统治,实际上和这些能够从根本上改善民生的机构有着很大的联系。

    为什么封建王朝的统治远远没有近现代国家来的稳固?不就是因为国家的财富以及国家所有的医药、教育等等事关一个人生老病死、一个人求学上进的所有事物和渠道都掌握在少数人的手中么?

    只有少数人才能看得起病,只有少数人才能求学上进,那么统治者又有何资格去奢求平民老百姓能够为这个王朝的生死存亡抛头颅、洒热血?

    换一个皇帝,不还是那样么?

    百姓所求的,不过是吃饱喝足,不过是安稳日子。

    朝廷往往连这些都满足不了,一个人生病就意味着家道中落甚至于妻离子散,如此,又如何能够让百姓忠心于朝廷?

    看上去大汉通过内府不过是组建了几个大家之前听所未听、闻所未闻的机构,但是实际上正是这些机构解决了封建王朝固有的民生的问题,让百姓能够安心为这个王朝和这个民族的发展出力。

    因此有朝廷的支持、有工商业在背后提供的资金流,再加上明显看到好处之后大力支持的地方政府,内府的发展也在情理之中。

    可是发展过快自然也就带来了新的问题。

    快速的扩张意味着这些机构在建设的时候过分的依赖于本地的一些世家和地头蛇,而自然就会有很多滥竽充数之辈被塞进来,除此之外,内府的各项政策、各项规章制度,带来的也不止有好处,也会触动到很多人的利益,因此越是往下,往往推行越是困难。

    从上往下是改革,从下往上是革命。

    改革往往简单却不彻底,革命则意味着王朝的颠覆和流血牺牲。

    李荩忱想做的当然是改革,但是改革就必须要从上到下贯彻落实,做到“上行下效”而不是“欺上瞒下”。趁着自己御驾巡视的机会,李荩忱当然也是给内府撑腰,让内府能够尽快清查这周围的一切问题,尤其是资金流动、人员任用以及政策落实上,每一项出现问题往往都意味着这个内府机构并不能有效地发挥作用。

    当然,李荩忱起到的主要作用只是撑腰和震慑,真正在其中指挥工作的还是尉迟炽繁等内府的自己人。

    这是自查,也是陛下明知道内府存在问题之后给内府一个改过自新的机会,毕竟之前想要快速发展,总归是会出现一些问题的。

    当然,这一次检查之后,发现的问题都还有机会更正,抓住的人经过思想教育之后如果愿意悔改,还能够降职或者处罚之后继续任用,等到再下一次由御史台出面进行巡查的时候,就不会手下留情了。

    ——————

    “累么?”李荩忱看着马车中紧张翻阅几本账本的尉迟炽繁,忍不住轻轻环住她的腰肢,“你看你,这几天都瘦了。”

    尉迟炽繁无奈的说道:“臣妾这些时日也是把周围的州府都跑了一圈的,累点儿也是正常,久在宫中,都已经快要不知道下面糜烂成什么样子了,内府到底还是发展太快,导致底下人才良莠不齐。”

    李荩忱皱了皱眉:“之前没有听你说下面的情况很糟啊。”

    尉迟炽繁顺势靠在李荩忱的肩头,伸手指着下面提交上来的一份报告说道:

    “问题关键还是在人才的任用上。内府的资金也不是非常充足,这些人贪污受贿的可能倒是并不很大,毕竟出了一点儿问题,就有可能引起上面的注意,关键还是在人上。

    内府至今缺少一套适合的人才选拔制度,再加上即使是在上层也往往都是我们姊妹几个说什么就是什么,下面自然更是如此,不少地方都已经变成了主事之人的一言堂,人才任用,全凭他们的意思,这自然不行。”

    李荩忱点头:“这在情理之中,毋庸自责,不然的话朕还需要御史台有什么用?”

    “可是不能什么事都需要动用御史台啊。”尉迟炽繁咬了咬唇,看着李荩忱。

    李荩忱顿时故作不明,轻轻咳嗽一声:“御史台不行么?”

    老夫老妻了,一看陛下的神情就知道这家伙在开玩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