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雨小说 > 萌妻十八岁 > 第二千零三十章双喜临门

第二千零三十章双喜临门

一秒记住【飘雨小说 www.pyxs.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查流域去了,让童玥教授发疯也行。

    医务人员就这样在旁边,看着。童玥教授折腾一番之后发现没有任何的动静,也就放弃了。

    一下子坐在地上,嚎啕大哭起来。

    在童玥哭的时刻,医护人员就将副总裁的尸体盖上白布,推向了停尸间。

    童玥教授终于明白了,终于肯相信副总裁已经离开了人世。

    童小颜跑了进去,非常的伤心,扶着小姨,让小姨趴在自己的肩膀上痛苦地哭泣。

    这童玥和外甥女两个人痛哭一场之后,缓缓从抢救室里面走出来。此时此刻总裁在外面等候着。

    总裁叫了车子,三个人就这样离开了。

    回到家里之后,教授一直呆在房间里面就没有出来过。

    一直就这样陪着孩子。也不吃饭,也不喝水也不怎么地。

    大小姐担心孩子被饿着。

    也担心小姨出问题。所以也就敲了敲门。但是教授一句话也不说,里面一点动静都没有。

    童小颜敲了一下门之后,还是没有听见小姨有任何的反应。或许小姨,哭累了,已经睡着了呢。

    还好贝儿越来越听话了,睡得很好。也许知道小姨出了事情,或许知道童玥很不开心。

    所以贝儿一见到小姨之后,就没有哭过,非常的安静,躺在婴儿车里面睡觉。

    童小颜也就没有再敲门了。缓缓走回来客厅。此时此刻老太太也挺正常的,坐在客厅里面看见孙女走了过来。

    立马非常的小声,对孙女说道:“孩子,你小姨怎么样了?在房间里面不会出事吧?”

    童小颜叹了一口气,然后扭头看了看小姨的房间门。

    最后走向了外婆,坐在外婆的旁边,伸手搭在外婆的膝盖上,一双眼睛非常的温顺,看着外婆说道:“外婆,小姨不会有事的。”

    小姨是一位通情达理的女子,一定会知道事情的轻重的。小姨绝对不会想不开。

    只是有些伤心的事情必须要有时间去平复。

    “真的么?”

    “外婆,你给小姨一点时间,很快就可以活过来的。”

    也许爱上一个人,真的会走心。当自己爱的人离开了人世间,才是真的伤心。

    “小颜,外婆,你们饿了吧?我去做饭。”

    卓秦风就这么说了一句话。客厅里面的每一个人,几乎是目瞪口呆。今天奇怪的事情真的太多了,然后最奇怪的事情就是这。

    总裁什么时候会做饭?但是总裁不是说着玩的,总裁真的站了起来,往厨房里面走去。

    而且踏进厨房之后,非常熟练拿起来围裙系上。

    然后又弹出一个头对客厅里面所有人,说道:“只要给我半个小时,保证做一顿丰盛的午餐给你们吃,行吗?”

    不相信我是吧?要相信我的,最近我也报了一个厨艺班。我成绩还不错呢。

    卓秦风认为,天底下没有不会做饭的人,最关键是要学习。花时间。

    然而大小姐却不是这么认为的。大小姐认为,不会做饭的人就是不会做饭,根本就不可能不会做饭的人也变得会做饭。

    如果说只要花时间学习就可以把饭菜做得很好吃的话,那么这个人一定就是会做饭的人。

    这是大小姐的结论,也是大小姐活了20年多出的一个这么样的理论。客厅里面所有人都对总裁有所期待。

    但是期待是非常低的。也就是说只要饭能够熟了,菜能够煮熟,吃到烂就可以了。

    至于能不能好吃,那肯定是不好吃的。所有人都有心理准备。

    当然了,姚之航躺在沙发里面正在玩着手机,发现总裁冲进的厨房,姚之航似乎也有些不高兴,毕竟经过这一次的劫难,大小姐表面的态度,要和总裁一路走下去。

    再也不会有什么机会了。

    所以姚之航也是放弃了。不过放弃了心里也不舒服。然后现在发现总裁变着法儿讨好大小姐,既然觉得嗤之以鼻。我就不相信你的菜炒得好吃。

    “哼!卓秦风会炒菜的话,那么我今天就不吃饭。”

    说完之后,姚之航就将手机扔掉了。然后躺着闭上眼睛接着睡觉。大小姐看了看,摇摇头,也不说话。

    外婆看了看,满脸的笑。外婆是过来人,当然知道这种年轻人情情爱爱的事情。这活到这一把年纪也见多了。

    只不过老太太还是不说出来。这一家人都在等待着总裁做饭。

    半个小时之后,总裁真的把饭菜端了出来。

    一桌子的菜。当然了有些菜本来就是熟食。

    卓秦风只需要从冰箱里面把熟的拿出来,然后加工一下,加一些配料进去就可以了。当然也有几个菜是总裁烧出来的。

    看得出来都比较干净。而且没有烧焦的迹象。

    从这个表面上看上去,菜还是挺好吃的。至少颜色比较好看,红的绿的黄的什么颜色的都有。而且菜的汤也是非常的清澈的。看不出来脏兮兮的。

    再说,这一锅饭,老太太咬了一下,还是吃得了的。

    老太太满脸的笑容,点了点头。看了看总裁说道:“没有想到你真的会做饭?之前你不是不会做饭吗?怎么?为了追我孙女?”

    卓秦风得到老太太的赞赏,自然是高兴得不得了。

    立马看了看大小姐,抛了秋波,然后又看向老太太说道:“外婆,是这样的,因为小颜说,喜欢会做菜的男人。而且之前席语君也很会做菜。所以我不想输给任何的男人。”

    “童小颜说过?”

    “当然。就去报了一个厨艺班。但是没有想到还挺有天赋的。是我自己都比较意外的地方。外婆,以后就让我来做饭好了。”

    说完之后,总裁又看了看大小姐,此时此刻大小姐,居然非常的深情回望总裁。

    “叮咚!”

    当一家人正在其乐融融吃饭的时候,忽然之间门铃响了起来。总裁立马起身,冲过去开门。

    门一打开,总裁吓了一大跳。因为有一个穿着制服的中年男子站在门口。

    而且满脸的严肃,手里还拿着家伙。总裁的心里“咯噔”了一下。

    有谁犯法了吗?警察来这里干嘛的?是来抓人的吗?总裁吓得脸色惨白。

    家里可不能再出别的事情了。

    然而警察走了进来,环顾四周,看了看这房子,点了点头。

    似乎要找的人没有看见。

    “卓秦风,警察,我叫雷鹏。”

    “呃……雷警官,一起吃饭吧。”

    “不了。”雷鹏一脸严肃,摇了摇头,“把童玥教授叫出来,有些事情通知童玥教授。”

    案子结果出来了。

    说完之后,总裁就点了点头,然后走向了教授的房间门口,使劲地叫喊教授。

    但是童玥没有一点点的回应。总裁还说了,警官来了,但是童玥还是没有任何的反应。好像出事了。

    总裁使劲地敲打房门。

    雷鹏凭自己以往的经验,知道一定是出情况了。所以立马就冲向了童玥的房门。然后将总裁拉到一旁。

    最后伸手敲响了房门。依然没有任何的反应。雷鹏退后了两步。最后抡起脚,一脚踹了下去。

    房间门就开了。完了之后冲了进去。发现教授躺在床上,手臂上不停流血。

    这血流了多久?放眼望去,地上、床上也都是血,只不过孩子躺在婴儿车里面似乎现在笑呢。

    孩子什么都不知道,并不知道母亲自杀了。

    雷鹏见到此种情况,赶紧联系了急救,然后直接抱起童玥。最后慌慌张张冲出了学校门。

    站在学校门口稍等了一下,车子就赶过来了。童小颜、卓秦风和警官去了医院。而保姆以及老太太就在家里看着孩子。

    在抢救室门口,三个人焦急地走来走去。等待着医生抢救。大概是半个小时过去了,医生终于走了出来。

    医生松了一口气,满脸的笑容。三人终于松了一口气。看医生的表情都可以看得出来应该是没事的。

    大小姐立马跑了进去。发现小姨躺在床上奄奄一息。不过看得出来应该是没有问题。因为护士在旁边忙着挂水。

    而小姨,听见脚步声,也缓缓睁开眼睛。

    此时此刻雷鹏和总裁对已经进来了。童玥也就努力睁开眼睛,护士将床那一头摇起了一点点。教授想说什么话来着,雷鹏立马就阻止了。

    然后雷鹏对教授说道:“童玥,已经查出来了。想害童小颜和害死查流域的人,其实并不是童菲菲,而是路雅丝。我们已经逮捕了她。”

    路雅丝?

    大小姐和总裁听了之后,无比讶异。而童玥也明显有些意外。

    童小颜和卓秦风送雷朋离开。

    ——

    童玥出院那天,冷凌寒提议办了家宴。

    欧阳洋洋和奚梦瑶带着欧阳志颖来了。

    童幽沣早早来到厨房里帮卓秦风打下手。当然,姚之航、程瑞、杰弗妮、程星也在洗菜、切菜、配菜。

    卓识带着姚佳丽拉了一车彩礼过来,说是顺便给卓秦风提亲。

    席中,童幽沣接过贝儿,抱在怀里喂饭。

    童玥有一些担忧,说道:“你会带孩子么?”

    童幽沣笑笑,说道:“今天我刚刚签了你们学校,以后和你轮流带贝儿,我慢慢学。”

    “怎么,童生影视副总裁不当了?来教书?”

    “对,我爸还年轻,再说有妹妹童佳一帮忙,不缺一个我。但是贝儿却父亲。”

    “……”童玥沉默。

    “喂!大家安静,听我说两句!”

    姚佳丽站在客厅中间,拿着话筒大喊。

    众人“唰”的一声看向姚佳丽。

    姚佳丽拍了拍话筒,喜形于色,说道:“向大家报喜了!双喜临门!接下来童生影视即将开拍,由秦风和小颜两家公司冠名的一部家庭伦理剧,由我和三位学生以及程星,还有欧阳志颖、卓漪澜主演。”

    客厅里一片掌声。

    姚佳丽接着又说道:“这不是重点,重点是明天开始准备秦风和小颜的婚礼,下个月完婚!”

    童小颜猛地站了起来,说道:“姚佳丽老师,太快了吧?”

    卓秦风立马站起,说道:“妈!小颜害羞,您安排就是。”

    童小颜瞪了卓秦风一眼,卓秦风笑,试着握住了童小颜的手。

    刚开始,童小颜有一些反抗,慢慢地松懈下来,最后两只手紧紧握在一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