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雨小说 > 残王霸宠:重生逆天小毒妃 > 第1744章 纯粹的心

第1744章 纯粹的心

作者:云念小小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加入书签
一秒记住【飘雨小说 www.pyxs.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1744章 纯粹的心

    之前司徒浩成就喝了不少,现在再陪着司徒浩月喝,又灌了不少酒下去。

    酒水穿肠走胃,激起一阵阵的辛辣感,那种感觉让司徒浩成不大舒服,连连作呕,可他吐出来后,头脑却越来越清醒。

    想着司徒浩月说的那些话,想着之前在司徒浩鸿的囚禁中,夏倾歌安排人将他救出来……

    他心里难受的无以复加。

    倒是司徒浩月,他喝多了之后,就直接睡了过去。

    隔天一早。

    按照之前的安排,大家准备着继续做事,对司徒家严防死守,免得再出意外。同时,水长老也想带着司徒浩月去药池林瞧瞧。只是在凝香阁找了一圈,都没瞧见司徒浩月的影子。

    还是夜天绝和司徒浩岚两个人,相对了解司徒浩月。

    “他怕是在司徒浩成那。”

    听和夜天绝的话,司徒浩岚点头,“昨晚上,我瞧着他拎了酒出去,应该是去小十二那了。小十二办的那事,对他影响不小,他要是不真的去跟小十二说明白了,他心里肯定一直放不下。”

    水长老闻言,微微点头,他又瞧了瞧时间。

    “那这样,天绝,浩岚,我先通过暗道去药池林,等司徒回来的时候,你们让他去那里找我。”

    并不放心水长老一个人去,夜天绝微微思量,这才道。

    “水长老,要不还是我跟着你去药池林吧,白日里,上善大师和云长老都在凝香阁,应该不会出事,咱们速去速回,也好有个照应。你一个人过去,万一遇到什么事,连个帮手都没有,这我不放心。”

    夜天绝的话,也是大家的意思,只不过上善大师却道。

    “天绝还是留在凝香阁,陪着倾歌丫头吧,我和水长老走一趟。若是入了夜,我们还没回来的话,天绝你再带着雪球和浩月,一起去药池林找我们。”

    上善大师的话,听着寻常,可细细去品,却又隐隐觉得有些深意。

    疑惑的看向上善大师,夜天绝眉头紧锁。

    “大师,你是不是算出了什么?”

    “没有,”冲着夜天绝摇摇头,上善大师面上一派云淡风轻,“只是有些直觉,多提醒两句而已,别太担心。我精通五行八卦以及机关数术,水长老武功好医术好,我们在一起,应该不会出什么问题的。”

    应该,这两个字有时候就是一种讽刺,很多应该的事,都没有按照原本的路线走,也没有按照正常的样子去发生。

    这世上哪有什么应该?现实才是硬道理。

    夜天绝心里明白这个道理,也正因为明白,他心里的不安才越浓。

    不过,既然上善大师已经开了口,那就意味着,即便他真的算出了什么,那他的选择应该也是最好的。听上善大师的,按照他说的去做,大约也是最好的选择。

    冲着上善大师和水长老点点头,夜天绝迅速道,“那就劳烦大师和水长老了。”

    “都是应该的,不必说什么劳烦不劳烦的。”

    与人方便,与己方便,救人也是救自己,这就是他们的处境,最直观的现实。

    水长老淡淡的说了一句,随即和上善大师一起出了凝香阁,两个人直接奔着药池林的方向去了。

    在水长老走后没多久,司徒浩月便回来了,喝醉了酒,在桌子上趴了一夜,他浑身难受的厉害。原本打算回来后泡个澡,能清醒清醒,舒服舒服的,可一听司徒浩岚说水长老和上善大师两个人去药池林了,而他因为喝酒耽误了事,他心底不禁一激灵。

    连连抬手,猛拍自己的头,司徒浩月嫌弃的恨不能给自己两巴掌。

    “喝酒可真误事,早知道,昨晚上我就不去找小十二了,跟他倒是把话说开了,可却把正是耽误了,还弄得浑身难受,这不是自己找罪受。”

    一边说着,司徒浩月一边往外面瞧了瞧,之后他才看向司徒浩岚道。

    “三哥,水长老和上善大师走多久了?要不我去追他们吧?”

    “还是别了,你在凝香阁歇着吧。”

    几乎是在司徒浩月开口的瞬间,司徒浩岚便摇头否定了他的提议。

    “之前,水长老要自己去药池林,天绝都没让,可见他心里是担心的。你要是自己直愣愣的往药池林冲,他指不定得怎么担心呢。而且,上善大师走之前的话,似乎也有些意味深长,天绝怕是在怀疑药池林不大安慰,可能要出事,你这个时候跑过去,不是更让他担心?”

    听着司徒浩岚的话,司徒浩月沉沉的点了点头。

    只是,他心里更不是滋味了。

    “三哥,上善大师走之前,都说什么了,怎么就不对劲儿了?上善大师算无遗漏,不会真的要出什么事吧?”

    要是水长老和上善大师,都平平安安的从药池林出来,那也就罢了,他最多不过是因为醉酒误事,耽搁了些事情,偷了个懒而已,没什么大不了的。可若是水长老和上善大师在药池林里出了事,那岂不是就是在替他受罪?他怎么能安心?

    越想,司徒浩月的心里就越慌,那种感觉让他坐立难安。

    司徒浩岚瞧着他那模样,就仿佛瞧见了刚刚的夜天绝,只不过,夜天绝比司徒浩月更懂得克制情绪,也更冷静。

    微微叹息了一声,司徒浩岚迅速道。

    “你也先别胡思乱想,事情也不见得就那么糟糕,且再等等看吧。你要是真的心里不安,就过去找天绝聊聊,他心里也不安稳。我寻思着,为了稳妥起见,他肯定会留后手,做些安排的,你过去找找他,或许能帮上些忙。”

    听着司徒浩岚的话,司徒浩月没耽搁,一溜烟就跑出去,找夜天绝了。

    瞧着司徒浩月的身影,司徒浩岚不禁笑着摇了摇头。

    司徒浩月这性子,说风就是雨,虽然也经历了不少事,但始终不如夜天绝看上去沉稳。不过,偏偏就是这个模样,也挺真实挺可爱的。历经沧桑,还能有一颗纯粹的心,也是很难得的。

    心里想着,司徒浩岚转身去了小药房,去忙他要做的事了。

    如今这个时候,没有人能够闲下来。

    夜天绝、夏倾歌他们不行,同样,他也不行。能多做一点事,就能多分担几分,他必须得抓紧时间动起来……